《契約甜妻:嫁殘疾老公後我挺孕肚》[契約甜妻:嫁殘疾老公後我挺孕肚] - 002同意聯姻

「你的意思是說,少厲同意聯姻的事了?」

書房內,一道略顯老態的嗓音響起,明顯有些意外。

老金點頭,「是,少爺親口對我說的,不過他說聯姻可以,不婚宴,一年時間一到就離婚。」

商辭摘下眼鏡擱在桌面上,手指在桌面上輕敲了兩下,隨即說道:「只要他同意聯姻,乖乖領了證,其餘的,隨他。」

「只是這樣,以後雲蘇那孩子……怕是要受委屈了。」老金有些擔憂地說道。

提起雲蘇,商辭似乎有些猶豫,目光望向桌上的相片,情緒似是低落不少,「若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我又何須如此籌謀,罷了,就當是為了給她圖個心安吧,省得將來我到了泉下都沒有顏面見她。」

老金見狀,說道:「你的心意,她會知曉的,剩下的事情,我會辦妥的。」

「對了,你去知會一聲那孩子的母親吧,就說她想要的我商家給她,也好讓她心裏有個心理準備。」商辭望着相片沉聲說道。

……

雲蘇剛回到雲家,鞋都還沒來得及換下,迎面而來的便是一個重重的巴掌。

「雲蘇,你是不是想存心毀了我們雲家?」

給她扣這帽子的正是雲江嬌的母親江嵐,雲江嬌的母親。

雲蘇雙手握拳,看見從裡頭走出來的母親林晨,強行壓下了想要還手的衝動,「江姨,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不明白?我看你清楚得很!爸,就是她,當著商少厲的面在晚宴上潑了我一身酒,簡直是把我們雲家的臉都丟盡了!」雲江嬌手挽着雲父的手從樓上下來,語氣十分咄咄逼人。

聽到雲江嬌的控訴,林晨連忙為女兒解釋,「天和,這其中肯定是有什麼誤會,雲蘇不是這樣的人。」

「林晨,你這是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女兒撒謊冤枉她了?我可是問過了,江嬌說的都是實話,雲天和,你今天若是不給江嬌討回公道,我跟你沒完!」江嵐怒聲吼道。

面對妻子的怒意,雲天和朝雲蘇說道:「雲蘇,給你姐姐道歉。」

意料之中的結果讓雲蘇忍不住笑出聲來,「憑什麼?我潑她可是商少厲指使的,你們這麼有本事,去讓商少厲道歉,在這兒逮着我不放有什麼意思?」

「蘇蘇!」林晨連忙打斷雲蘇的話,「不管怎麼樣你也不能這麼對你姐姐,還不趕緊道歉!」

雲蘇聽了這話,難以置信地看着林晨,眼眶瞬間紅了。

因為林晨的表態,讓雲蘇感覺被孤立了,她怎麼都想不到,母親為了眼前這個騙她無意做了小三的男人,讓她妥協至此。

「我說了,要道歉,去找商少厲。」雲蘇轉身出門。

林晨見狀,連忙跟了上去。

雲蘇剛出門便被林晨拉住,「你要去哪裡?」

「去哪裡也比待在這兒強!你這麼想趕着上門當小三被人羞辱那是你的事!我沒有那麼下賤,被人抽了右臉還要把左臉湊上去!」

「啪」的一聲,雲蘇的臉上又挨了一巴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