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約甜妻:嫁殘疾老公後我挺孕肚》[契約甜妻:嫁殘疾老公後我挺孕肚] - 001反正我不要面子

「少爺,今天的慈善晚宴來的都是A市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你可千萬不要和老爺子鬧。」

商少厲轉着輪椅的手頓住,唇角露出一抹淺淡的冷笑,嘲諷之意十分明顯。

低沉磁性的嗓音緩緩響起,「金叔,我的性子你應當很清楚,若不是看在多年的情分上,前幾日你替他來傳的那些話,就足夠讓你吃一壺的。」

候在商少厲身後略上年紀的男人頷首垂眸,原本挺直的後背也略微彎了彎,恭敬地回道:「謝少爺寬容。」

「少爺,雲家的二小姐已經到了,要不我先引她過來給你過過眼?」

商少厲眉眼輕抬,看向老金的目光已是不耐。

若是換了別個,他方才的警告已經足夠震懾,但老金不同,對於老金而言,沒有什麼比完成老爺子交代的任務更重要。

老金身子又彎了彎,似是抱歉地笑了笑,「那就等晚宴過後我再帶她過來給少爺看看。」

「我不會答應聯姻,這一點你們應該很清楚,今晚我為什麼會答應出席,你清楚,他更清楚。」說罷,商少厲轉動輪椅離開。

話語間的語氣已不是簡單的冷漠疏離,老金沒有再跟上去,商少厲的底線,他還是清楚的。

看着商少厲去往的方向,老金抬頭望向樓上轉角處的VIP包廂,面色從容地轉身離開。

……

「喲,這不是我們雲家剛認領的二小姐么?瞧瞧這一身穿的,不知道的我還真的以為是哪家的千金呢。」

「江嬌,你這妹妹這麼一看,長的還是挺水靈的,怪不得能攀上商家這棵大樹呢。」

「你也說了,這麼一看,再一看還不是山雞一個,喬妍妍,這妹妹你喜歡你就認,可別噁心我。」

穿着一身白色修身魚尾裙的雲蘇抬眸朝不遠處的幾個長舌婦看了眼,雙手微微收緊,若不是母親逼她來,她才不稀罕這個什麼雲家二小姐的身份。

對面幾人發現雲蘇望向她們,頓時更囂張了。

那個名叫喬妍妍的女人走在前頭,手裡端着的香檳晃了晃,距離雲蘇一米之遙時,猛然朝雲蘇潑來。

雲江嬌剛揚起得意的笑容,下一刻笑容卻僵在臉上。

看着眼前幾個女人臉色都變了,雲蘇微微扭頭,沒看到人,垂眸,看見被潑了一身香檳的商少厲。

「噗……」雲蘇一時沒忍住,笑出聲來。

商少厲緩緩抬眸,「很好笑?」

雲蘇抬手捂住揚起的嘴角,控制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抱歉,我不知道身後有人,察覺到危險因素,條件反射就躲開了。」

解釋的很真誠,真誠的讓人不忍計較,商少厲看着眼前的女人,舉手投足之間的熟悉感讓他多年的理智有瀕臨瓦解的節奏。

「對不起商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方才……方才我是不小心手滑了。」喬妍妍連忙解釋。

雲蘇撇嘴,手滑?除非大家都瞎了才會相信這見鬼的解釋。

若不是她現在行為舉止都要扮演着另一個人,她怎麼都得懟上幾句。

商少厲抬手揮了揮衣服上的香檳,「若是喬家明日破產了,商某說只是不小心下錯了命令,喬小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