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晚蕭楚玦》[戚晚蕭楚玦] - 第10章(2)

p>兩個女人掩嘴嬌笑起來。

「不過我覺得倒是正好,我有一個師姐在人事部,我聽她說,咱們秘書處只招兩個人,也就說,我們三個人當中有一個是要被淘汰掉的,她要是真能成功上位,我們兩個不就省心了嘛。

「真有這回事啊?」

「我師姐說的,應該不會有錯了……」

兩個人的聲音伴隨着腳步聲越來越小,應該是走遠了。

蘇遙這才推門出來,打開水龍頭,淡定的洗着手,內心裏卻也開始盤算起來。

如果真像她們所說的,三個人之中只能留兩個,那麼她就更加努力才行,她必須保住這份工作。

晚上,依然加班,只過不今天還好,只到了七點半點就結束了,她心裏算計着時間的往回趕,甚至在上山的時候也皆盡全力用跑的。

然而,還是晚了。

九點零一分,她眼看着佟管家在她面前關上了大門。

「少爺說了,九點關門,差一分都不行。

門板檔住了屋內華麗的燈光,她站在漆黑的廊下,如螢火蟲般的燈光暖不了人心。

剛剛一路小跑上來,此時的腿酸脹的有些難受,她轉身去了旁邊的藤下,在鞦韆上坐了下來。

這個鞦韆在這裡已經很多年了,她剛來陸家的時候就喜歡來這裡盪鞦韆。

還記得有一次,她讓他推自己,結果他用力過大,自己從鞦韆上飛了出去,還好別的地方沒摔傷,只有一張小臉在地上擦的跟花貓一樣。

陸伯伯把他狠狠的訓了一頓,後來好長一段時間,他都對自己愛搭不理的,可那時候她還小,依然跟屁蟲一樣的纏着他。

她的腳在地上用力一蹬,自己盪了起來。

夜風習習,像是瞬間把她帶回到了那個時候,那時候她還小,爸爸在,弟弟在,還有他……也沒有像現在這樣恨她。

鞦韆上的她沉溺於過往,卻忽略了站在二樓陽台上的男人。

夜色中的他像是尋覓獵物的獵人,如墨一樣的雙眸緊緊的盯着鞦韆上的人,片刻不曾離開。

鞦韆漸漸的慢了下來,蘇遙的眼皮也越來越沉,她趕緊停了下來,換坐到了藤椅上。

可才坐下來便想到了那天在屋裡看到的畫面,他和簡夢瑤也是坐在這裡。

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但從簡夢瑤幸福的笑容便可以猜想到,他定是說了什麼好聽的話。

而他,從未這樣對過她。

夏日的蚊蟲多的厲害,趴在藤桌上睡了一夜,細白的手臂遭了殃。

陸家的傭人起的早,大門四點就開了.

她起身進了屋,撲到床上繼續睡,只是再醒來的時候嗓子干疼的厲害,連喝了一大杯水也不見緩和。

脖子上的印子淺了一些,可還是露不得,只是她的衣服實在是少的可憐,唯二的兩條能看的裙子都碎的不能再穿了。

無奈之下,只得把學校統一發的白襯衫翻了出來,心裏盤算着有空要去置辦幾件便宜的上班能穿的衣服。

她進了廚房,大家都在忙活,張媽看到後重重的把手裡的蔬菜擲進了盆里,一雙白眼狠狠的沖她橫了過來。

「呸!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不知道又要去勾引誰。

蘇遙本想拿了東西就走的,可想想又停了下來,轉過頭來神色清冷的看着她,「所以你是因為沒有辦法花枝招展的勾引別人,才想方設法偷別人東西的嗎?」

「你!」張媽氣的想破口大罵,可又怕再把管家招來,只能咬牙切齒的說道:「你有什麼好得意的,等着簡小姐進門做了少奶奶,看你還有什麼臉在這個家待下去!」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