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鬼的諸天之旅》[窮鬼的諸天之旅] - 第2章 此招名為釣魚(2)

江海宏突然有點知道為什麼這兒如此受推崇了,回去得趕緊和老爺說說,這縣裡有高人在。

「誒誒,宏哥兒快看,有大美女,咳咳,不是,都被你帶歪了,是佳人。」馬遵凡突然輕聲湊了過來,暗中比了個手勢,示意江海宏趕緊往後看看。

「奇了怪了,在街上也有很多好看的吶,也沒見你這麼激動啊?」江海宏鄙夷了一聲,扭過頭看了一眼後,就定住了。

「宏哥兒?」馬遵凡起身伸手越過桌子,拍了拍江海宏的胳膊。

「別吵,我在想孩子名字呢。你覺得是叫江宏圖好呢?還是江小白好呢?」

馬遵凡:「……快把你的豬哥樣收一收,別搞得沒見過漂亮妹子似的。」

「草列,哥什麼世面沒見過,幾個硬盤的見識是和你開玩笑的?…我這是在想詩詞呢。」江海宏嘴硬道,可惡啊,一時不查,竟然被這傻小子嘲諷了。

「呵呵。你又在說聽不懂的胡話了。」馬遵凡鄙夷道。

「哼哼,從今日起,我要奮鬥了!」江海宏拿過茶壺,倒滿之後,咕嚕嚕的喝了幾口,豪言壯志。

「又來了,哥,這話你都說了好幾遍了,見個漂亮妹子你都這麼說。」馬遵凡不由得扶額道。

「不,這次我是認真的。」江海宏斟酌了兩杯淡茶,遞了一杯過去。

「???你來真的?」馬遵凡接過茶水,不由發愣道,看着架勢,這次好像是來真的?當即便擺正了神色,沉聲道:「哥,不是我打擊你,之前你看上的幾位富家女子,說實話,你若真想娶,倒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從馬家獨立出來,我們再資助一番,這門頭便是立上了,門當戶對便可娶得。」

馬遵凡說完這話後,喝了口茶水,潤了潤嗓子,將語調壓低道:「但剛剛那位大小姐可不一樣,那一身衣着綢緞,哥哥我沒看錯的話,用的應當是宮裡的特供的料子,我爹的縣令七品官位,這種料子的衣服也不過兩件,你想想她家裡是個什麼情況?官家最看重的便是門當戶對,你若想娶她,光憑我之前說的法子還差的遠呢。」

「…那依大哥之間,小弟應該怎麼辦呢?」江海宏又倒了杯茶水過去,開玩笑,大丈夫能屈能伸,誰能辦事自然誰是老大,要是這事兒辦成了,別說大哥了,喊爹都行。

「大哥我觀那女子應當是十三餘的樣子,努努力,三年內爭取衝上四品,哦不,有點高了,嗯,五品官,等等,也不對,按你的年齡可以再降點,六品官位就有較大把握了。」馬遵凡想了想,比劃道。

「…算了,小二,來壺烈酒罷。」江海宏擺了擺手,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趴在桌上,這該死的世道,究竟什麼時候才有科舉啊。

「誒誒,宏哥兒,別那麼沮喪嘛。」馬遵凡見江海宏一副頹然的模樣,不由安慰道。

「誒,你不懂。哪怕我現在想要入仕途,也得從末流作起,就算你爹照拂我,正式入九品也得一年以後了,九品小吏到七品縣官,少說也得兩年,七品到六品,誒,得有個三五年才行,到時候恐怕她早為人婦,我心甚痛。」江海宏一副捶胸疾首的樣子,懂的越多,心就越痛。

「可你平時不是最喜歡說什麼丞相嘛?還說…」

「對哦,那沒事了。小二,換一下,改淡酒罷。」

店小二:……這兩鳥人在說啥?

店內三樓。原本在樓下躺着聽曲的掌柜此時正恭敬的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少女緩緩地翻閱着菜單。

許紙鴛將菜單合上,輕聲道:「這單子做的不錯,用心了。」

「哪裡哪裡,都是本分。」掌柜連忙接語道。

「不知管家想吃點什麼?」許紙鴛順手將菜單遞了過去,問道。

「既是考察,不如每一樣都來一份?」許管家建議道。

「也好,那便每樣都來一份。順便將廚房內的調料也送一份上來。」許紙鴛淡淡地點了點頭,又將菜單遞給了掌柜。

掌柜接過單子,道了聲後便匆匆忙忙趕到後廚。

「今個兒咱們的東家,大小姐來了,託大小姐的洪福,整個縣裡的活計,就屬我們這兒最是舒心,今日還請諸位大廚齊心協力,拿出最好的菜品來,咱也好多討幾分賞錢。」掌柜的短短几句話,既點明了主旨,又談及了利益,整個廚房頓時熱火朝天幹了起來。

「來幾個人,將這裡的調料每種取一些,裝在碟子里送上去。」掌柜見眾人的熱情都被調動起來,便又安排了幾個店小二取調料。

「嗯?掌柜的這是做什麼?」一大廚問道。

「哦,東家要求,這調味料也需取上一些,她要看看。」掌柜的回了一句,想了想又補充道:「這菜品平日里怎麼做的,今日還是怎麼做,以往為三樓特地準備的醬料就不要加了。」

既然許管事特地提到了考核二字,那大小姐想要嘗的,自然是日常菜,而不是特製菜。這點掌柜還是聽得明白。

「來來來,這邊這邊,將這鍋菜多盛幾個碗筷,送二樓車隊那邊去,這碗三樓我自己送上去,來個托盤。」

隨着掌柜在底下不斷的招呼,一盤盤飯菜擺了上來。

「嘗嘗?」許紙鴛將面前的大顆粒鹽推了過去,白里泛黃,顆粒粗大,應當是沒提純過的粗鹽,安居縣隸屬沿海,應為海鹽。

「這…要不嘗嘗菜先?」許管家一臉難色,這哪有嘗調味料的啊?

「…唔…咸中帶苦,但苦味不是很明顯。」許紙鴛拿起筷子沾了沾鹽顆粒,嘗完之後,又轉手夾了點糖飴。「emm…不夠甜,還夾着一些土味。」

「這膏你嘗嘗。」許紙鴛默默的將油光發亮的碟子推了過去。

「這…有點膩?」許管家點了點膏,嘗了嘗後,不確定的說道。

「……我自己嘗罷。」許紙鴛翻了翻白眼,拿起筷子又沾了點,「…算了,不會,跳過。」

「嗯,不錯不錯,大有可為。」許紙鴛嘗遍全部常見的調料後,在隨身的帖子上寫寫畫畫後,得出了結論,心情大好。

「管家用膳罷,掌柜的也坐,這一桌子菜,怪多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