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鬼的諸天之旅》[窮鬼的諸天之旅] - 第1章 紙鴛收心(2)

p>

「少來了,王老頭家也就十來畝地,這牛養得起嗎?養的好嗎?怕不是到時候得砸自己手裡。好不容易碰上個好人家,有了點閑錢,還是穩妥點,先把地買回來。」人群中又一老頭給出了主意。

正當眾人還在談論時,有一人指着不遠處牽着馬匹緩緩走來的兩人道:「誒?那不是許大管家嗎?要不問問?」

「誒,對對對,許大管家為人和善,讀過的書又多,問他准沒錯兒。」眾人相互一合計,對視一眼,王老頭便起身迎去。

「許大管家,勞駕,不知可否賞臉,借問個事兒?」王老頭對着兩人抱拳作揖道,態度恭敬。

許管家先是小幅度側轉頭看了看許紙鴛,見她微微的點了點頭後,便迅速地轉了回來道:「哈哈,王老言重了,咱又不是什麼大人物,談不上什麼賞臉不賞臉的,你這麼說,可是生份了啊,還請前方引路。」

「是是是,小老兒的錯,許大管家這邊請坐,這位小姐也請坐。」王老頭連忙用袖子擦了擦兩張石凳,接着又拿過旁人遞過來的茶杯,擺在了二人眼前。

至於為啥不問許紙鴛身份嘛,一句話,不該問的別問,做好禮數招待就行。

「不知王老想問何事?」許管家接過茶水,詢問道。

王老頭連忙將剛才談論的話語挑着說了一遍,問道:「依大人所見,不知小老兒該是買牛養着,還是贖回田產?還請大人指條明路。」

有意思,許紙鴛捧茶的手稍稍一頓,若有所思的看了王老頭一眼,隨即又看了許管家一眼,然後品茶看戲。

「原來是這麼件事兒。王老啊,咱們合作這麼多年了,也不誆你,這牛雖然能賣個好價錢,但能出的起錢的,這縣裡怕是沒幾家,到時候兜兜轉轉,怕是賺不得什麼,何況想賣牛的,也不止你這一家。若真想養,還得多考慮考慮。」許管家說完便喝了口茶,看了看王老頭的反應,嗯,不能說毫無波瀾,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想必早有了答案,只不過有種想搏一把,又不敢的心態在,自己這話倒是徹底穩住了他的心思。

「謝許管家解惑。」王老頭起身微微一拜,算是謝過。

「若無它事,我等就先行告辭了。」許管家起身扶了扶,出言道。

「小老兒送你。」

「不必不必。」

在客套一番後,村裡眾老頭看着兩人騎馬走遠,又紛紛開始議論道:「王老頭兒,你真不養了?」

王老頭嘆了口氣,說道:「誒,許家不收,那便是養不得。」

眾人又問:「許家何時說不收了?」

王老頭翻了翻白眼,道:「之前我問許大管家指條路子的時候,若是許家想收,早就說了,又何必說其他幾家?何況縣裡其他大戶可沒許家那麼和善,到時候咱怕不是還得倒貼賠本,大伙兒還是安心種田罷。」

「誒,可惜了這麼條路子。」眾人嘆道。

「散啦散啦,都這個點兒了,該回家做飯啦。」眾人隨即又調笑一聲,紛紛散去。

而在回車隊的路上,許管家正一臉疑惑地在前方帶路,許紙鴛看着對方一副想問點兒事又不敢的樣子,輕笑道:「管家何必生份?有話直說便是。」

許管家不好意思嘿嘿的笑了兩聲,問道:「咱們就這麼回去了?」

「嗯?不然呢?」許紙鴛反問道。

「不再看看別的?咱們進村就轉了那麼一點地兒,小姐您其他地方的產業都還沒看呢。」許管家疑惑道,之前大公子來的時候,可是挨個都看了一遍。

「……不必看了,你們做的挺好。」許紙鴛見對方還是一臉疑惑的樣子,又補充道:「之前的老農應當是長工,前些年需賣地度日,想必家中積蓄全無,如今才不過二年,便湊齊了贖回二畝地的四十兩白銀,他光憑家裡的十幾畝地的收成,除去日常開支用度,最快也得七八年之久,足以說明你們還是將我的事情,放在了心上。」

「……小姐聰慧。不過這田,當真均價還了?不往上加點?」許管家饒了饒頭,縣裡其他大戶可是至少往上翻了十兩才肯賣的。

「一畝田種糧的收成也不過半兩銀子,區區兩畝薄田,均價還了也就還了。當是千金買馬骨了。」許紙鴛擺了擺手,又道:「你是不是還想問為何縣裡的大戶總買田?」

「額…是的。縣裡大戶低價買,高價賣,可我觀朝上有名聲的世家人從來只是買,卻少見他們賣的,這錢他們不賺了嗎?」許管家不好意思道。

「哦?你這觀察力挺不錯的吶。原本這話,你當問大哥才是。我呢,也只能給你講講其中的兩層。」許紙鴛拉了拉馬繩,將速度降下了點,這馬現在還沒有馬鐙,騎着真是吃力。

「這第一層呢,便是低買高賣。田,什麼時候都能賣的出去,不愁買家,少的是賣家。以往災年的時候,田價被壓到了二十兩一畝,更有甚者出價十兩一畝,受了災的農民沒辦法,地里沒了收成,不賣田得餓死,尋常年間便是抬高價格,三十兩是常態,有的到了四十兩甚至五十兩一畝,這一來一去便至少是二十兩的差價。縣裡的大戶便是看到了這一點,才偏愛買田。」

「而第二層呢,便是世家的核心學說了,雜家。田地產糧,有了田便有了糧食,而當市場上賣的糧都是一家的時候,那糧價便是可隨意定得,現在糧價是一兩銀子四石,往後世家若是完成了布局,一石糧食四兩銀也不是什麼稀奇事,該買的還是得買。裏面的頭頭道道,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我也只能言盡於此。」

「那第三層呢,就是屬於世家的不傳之秘了,許管家想聽嗎?」許紙鴛面帶微笑看着管家,和氣的問道。

「…不敢不敢,能了結我心裏困惑已屬大幸,剩餘的不敢奢望。」許管家連忙搖頭,內心直呼卧槽,原本只是抱着玩笑的心態問問,沒指望許紙鴛能說出個所以然來,說出第一層已然是不易,自己也是當上了管家後才知道裏面的利潤到底多大,沒想到人家直接給你衝到了第三層,這第二層自己確實能聽,但裏面的內容細想之後便是膽戰心驚,這第三層怕是真聽不得了,真要聽了,自己的人生可能就到頭了。

「嘻嘻,管家莫要緊張,這第三層,沒人敢明說。你真問了,我也不會說噠。」許紙鴛笑道,「安啦安啦,車隊就快到了,中午請你吃飯呀,就去我那兒的酒樓吧,正好嘗嘗味道。」

「一切聽大小姐安排。」許管家拱了拱手,大小姐雖然年紀不大,但學問可是真材實料,自己的一些小心思,還是早早的收起來罷。

「甚好。」許紙鴛點了點頭,轉身就躲進了馬車裡,這一路奔馳而來,怪冷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