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司》[青天司] - 第8章 第一把火

老人似乎是生病的緣故,出氣多進氣少,渾身上下有着多處淤青,再加上視線昏暗的緣故,以至於李慕白沒有第一時間發現。

「他這是怎麼了?」李慕白忍不禁問道。

他的多年經驗告訴他,老人身上的淤青,是來自外傷,而那呼吸頻率的微弱,似乎是內傷所致,一個在牢籠里內外傷都有的人,是犯了什麼大案子嗎?

少年看了眼老人,眼中帶着少有的同情道:「他家二十齣頭的姑娘在結婚當天,被韓慶生那個畜生給霸佔了,姑娘也是個烈性子,事後二話不說就投河自盡了,新郎是個孤兒,沒權沒勢,單獨去找韓慶生要個說法,結果被活活打死。」

「都死了?」李慕白微微皺眉。

少年點了點頭,繼續道:「是的,新娘新郎都死在了大婚當天,這老頭心裏苦啊,眼看一家子就要迎來幸福日子了,結果出了這一檔子事情,他心裏氣不過,就來律令司告韓慶生,誰知道,律令司的人根本不理會。」

「律令司不接案子還是接了不處理?」李慕白沉聲問道。

提起這個,少年臉上也浮現出幾分怒氣:「那狗日的律令司根本就沒接案子,問都不帶問一下的!老頭沒辦法了,整個城裡跑,能告人的機構全都告了一遍,這事被韓慶生知道了,就帶人打了他一頓,就這,老頭也沒放棄,甚至打算去郡城那邊繼續告,靈龍盟的人怕事情鬧大,就托關係把老頭抓來了。」

「本以為老頭就此作罷,不曾想,他天天在牢獄裏大喊大叫,罵那韓慶生和這狗腿子,律令司這邊不滿了,他一喊,獄卒就棍棒伺候,一周下來,老頭硬生生被打成了內傷加外傷。」少年指着老頭臉上的一口紫色淤青道:「這不,臉上的那道淤青,今天早上才挨的。」

李慕白眉頭微皺,看着地上的老人,心中有說不出的感受。

二十齣頭的年紀,正是青春年華,結婚當天,更是大喜的日子,等待她的本該是美好的未來,幸福的餘生,可她做錯了什麼?要以這種方式來懲罰她?

新郎是個孤兒,熬過了那麼多坎坷,明明就要苦盡甘來,卻在大喜當天帶着屈辱死去,他又做錯了什麼?

老人將女兒撫養長大, 最終卻白髮人送黑髮人,本該安享晚年的年紀卻在獄裏被人毆打重傷,他又有什麼錯?

他只是想替女兒申冤啊!難道這也有錯?

就因為他們沒錢沒權嗎?就因為他們是普通人嗎?所以連申訴的地方都沒?連個公平都落不到!

作惡的人逍遙自在,受害者反而被關進大牢,這大夏律令,是糊弄鬼呢?!

李慕白心中暗暗下定決心,臨天城的所有機構,他必然徹查到底!

不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嗎?

那就讓這第一把火,先燒在臨天城吧!

就在李慕白被押走半個時辰後,靈龍盟分舵的舵主邀請了判決司的副司主喝茶。

白茶樓內。

「老韓,我也不給你打馬虎眼,這次的事情,只能判決司來判,城主府那邊是不能插手的。」

說話的是判決司的副司主夏延鋒,在他對面的肥胖中年人則是靈龍盟在臨天城分舵的舵主,韓正平,也就是韓慶生的叔叔。

「是因為那五公主嗎?」韓正平用那胖的流油的手倒了杯茶水問道。

「對,如果不是她突發奇想要旁聽,這件事完全可以由城主府來管理。」夏延鋒點頭回道。

他們律令司與靈龍盟關係匪淺,大部分人受過靈龍盟的「資助」,甚至連他都是藉助靈龍盟在郡城那邊的話語權,提到副司主之位的。

當然,這所謂的「資助」不止他們律令司一家,整個臨天城的官方勢力,幾乎都受過不同程度的資助,其中力度最大的當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