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司》[青天司] - 第7章 龍紋令

此話一出,眾人瞬間陷入了喧嘩之中。

「五公主要親自旁觀案件?難道是要為那少年打抱不平?」

「怎麼可能?你不知道五公主性情古怪嗎?估計又是閑得無趣,想要湊湊熱鬧。」

「有道理,五公主要真為那少年打抱不平,直接一句話就可以讓律令司放了少年,何必再這麼麻煩?」

一旁的呂志文也皺起了眉頭,腦子飛快的運轉起來,五公主旁聽案件判決,這倒不是頭一遭,在皇城那邊不下數次。

只不過,她此次是先答應了少年的兩個條件,這才要旁觀,是在警告他們公事公辦?還是有其它意思?

再或者,五公主真的認識這少年?

不應該啊,真的認識的話,她完全可以讓律令司放走少年的。

看着那離去的背影,呂志文搖了搖頭,實在想不出來,五公主的性格實在太古怪,做的很多事都是匪夷所思的,憑他的腦袋,很難猜出來其中深意,還是交給司主他們頭痛去吧。

「來人,帶他回去。」呂志文對着幾名律令司弟子吩咐道。

「領隊,要給他帶鐐銬嗎?」一名律令司弟子跑過來輕聲問道。

呂志文思索片刻,淡淡道:「不用了,他中間應該是不會跑了,直接帶回去。」

得到命令,幾名律令司弟子將李慕白圍了起來,為首那名弟子給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李慕白微微一笑,將油紙傘夾在胳膊下,向著律令司的方向走去。

「他們走了,這下完了,這少年怕是再也出不來了!」

「可不是嘛,韓慶生這幾年進去多少次了?哪一次不是他自己出來,和他對峙的人不是死刑就是流放邊境,要不就是幾十年的牢獄之災!」

「就是可惜這少年了,長得挺英俊的……」

「希望三天後五公主旁聽會發生奇蹟吧……」

看着被律令司弟子圍在中間的李慕白,獨臂中年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神色黯然。

就在獨臂中年打算離開之際,李慕白卻毫無徵兆的向著這邊撞來!

在他旁邊的那名律令司弟子在毫無防備下,直接被撞倒在地,李慕白則是順勢栽在了獨臂中年身上。

獨臂中年下意識的出手扶住他,「小心。」

「多謝了。」李慕白對着獨臂中年眨了眨眼,帶着一抹微笑離去,完全不像是即將入獄之人。

「小子,你別耍花樣!」聽到動靜的呂志文急忙趕了過來,生怕李慕白逃竄出去。

其餘律令司弟子也是進入戒備狀態,隨時準備出手。

「不好意思,腳滑了。」李慕白帶着人畜無害的笑容回到了原位。

呂志文皺了皺眉, 看了眼雲淡風輕的李慕白,淡淡道:「安分點。」

話音落,律令司弟子再次朝着律令司出發,這一次,呂志文親自走在李慕白的身側。

看着李慕白離去的背影,獨臂中年嘆了口氣,當他準備回家時,忽然感覺懷中多了點東西。

帶着疑惑向著懷中摸去,一張紙條赫然出現在手中。

獨臂中年眉頭緊皺,看了看四周,將紙條攥入手中,裝作什麼都沒發生似的向著家走去。

另一邊,再次回到客棧的青鳳有些埋怨道:「小姐,你為什麼不讓我教訓一下那傢伙呢?你看那傢伙多高傲!」

「你打的過他嗎?」林紫芸答非所問道。

青鳳愣了一下,如實回道:「我也不確定,但我教訓一下,他還敢還手不成?那麼多律令司弟子呢,除非他不 想活了。」

她是公主的貼身侍女,也是貼身護衛,其境界早已抵達了當今武道第四境逐空境的巔峰,隨時有可能跨入第五境,比起律令司的呂志文要更強一些。

可當他面對那個夾着破油紙傘的少年時,心中卻會升起一種心悸感,這是一種身體本能的危機感。

林紫芸端起煮好的茶水,品了一口道:「他連武閣的人都敢打,甚至廢了靈龍盟分舵的舵主侄子,你說,他還有什麼不敢的?」

「這……」青鳳想反駁,可又找不出理由。

連當地的地頭蛇都敢打,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