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帶空間穿書後成了人生贏家》[七零:帶空間穿書後成了人生贏家] - 第5章 村長(2)

感覺讓文思語感覺很奇怪,像是整個人只剩下軀幹,失去了靈魂一樣。

但是不得不說就她說的這些話,對自己還是有很大的利處,而且現在的她只想感覺把事情解決,不想跟們這些無關緊要的人做過多的糾纏!

畢竟大多數事明面上是做不了的,只能等到夜黑風高的時候,才容易去辦。

「全叔,我現在只想好好的生活,我想讓您給我出個證明,我想跟他們斷親,我不希望他們以後再來糾纏我。」

秦全看着文思語頭上的傷,還有她那蒼白的臉色,看着地上兩人的眼神更加的陰沉。

「你先去醫院,這件事全叔給你解決好,絕對給你想要的結果。」

然後又對着張玉說道,「辛苦你帶思語去醫院,牛車和證明我已經準備好了,你們直接過去就行。」

「好,思思我們現在就去醫院」,說著張玉扶着文思語就要離開。

文思語看着還沒關的房門,自己身上還沒有錢,「張嬸,我想進去換件衣服,順便去拿一下錢。」

張玉本想自己身上有錢,直接拿着先用就好,但是看了眼文思語身上的衣服,確實有些藏要換一件。

「行,張嬸在院子里等你,那你先進去換件衣服,自己要是不行的話,記得喊我啊。」

說著扶着文思語朝着院子里走去,把她送到房間後,自己又回到了院子里。

文思語見人出了房間,直接把門反鎖了起來,打開櫥櫃的的鎖,從裏面隨手拿了一件換上。

按照腦子裡的印象,在柜子里翻找了一下,在裏面一堆棉衣中間,找到了兩個信封,一個裏面全是錢,另一個裏面全是全國的票據,文思語沒有仔細的數,全都放進了空間里。

然後又打開柜子里側暗格,從裏面拿出一個盒子,根據記憶裏面都是原身娘去世前,交給原身的一對鐲子,還有幾個耳環,所以文思語也沒打開,直接放進了空間里。

最後打開柜子里最顯眼的盒子,把裏面的錢票也都拿走了。

並不是她想要貪這些東西,而是在剛剛那兩個人鬧的時候,她看到有幾個人,不懷好意的一直盯着她家,所以她害怕她去鎮上的時候,那群人會來偷東西。

文思語又在房間翻找了一下,還真讓她又找到了一個信封,聽到門外的催促聲,她也沒來得及去看,直接塞到的空間里。

「思思,衣服換好了嗎?需不需要張嬸幫忙?」

文思語拿着兩把鎖,把自己的房間、原身爹的房門全都鎖了起來,轉身對着張嬸說道,「不用了張嬸,我好了,我們走吧!」

張玉上前扶住文思語,兩人並排着走出院子,然後直接把院門緊鎖,擋住了外面某些人探究的目光。

文思語把鑰匙裝進口袋,實際是放進了港口空間里,因為顧及她的身體,原本等在村口的牛車,被牽到了她家門口。

而她那舅舅、舅媽也已經不在這裡,原本圍在這邊的嬸子們,也全都不見了蹤影。

「秦全帶着他們去陳家莊了,這些事情你不用擔心,交給你全叔就行,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去醫院,我扶着你上去,慢點,別扯着身上的傷」,張玉小心的扶着文思語,生怕一不小心再傷着她。

文思語看着牛車上的被褥,心裏帶着些許感動,「張嬸謝謝你」。

看到文思語坐好後,張玉這才爬上牛車,「謝什麼謝,跟嬸子這麼見外,現在天慢慢變冷了,別給你凍着了」,說著拿起厚衣服給她裹上,生怕她這脆弱的小命,再受到二次傷害。

幫文思語整理好後,對着前面趕車的馬二說道,「辛苦馬大哥了,我們可以出發了。」

文思語本來還打算在路上,向張嬸子打探一下村裡的情況,因為她在原身的記憶里,只看到了每天上學放學,還有在家裡做飯等爸爸回來。

原身對村子裏的情況一無所知,唯一知道的可能就是,村長、村支書這些人是誰,其他的人際關係一概不知。

但本來精神抖擻的文思語,在牛車與泥路愛的碰撞中,不知不覺間睡了過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