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帶空間穿書後成了人生贏家》[七零:帶空間穿書後成了人生贏家] - 第4章 鬧事

文思語手放在院門上,聽着外面傳來的聲音,心裏不禁一陣冷笑。

「我也不想來找思思,但是你看看我閨女,還有她舅媽的臉,都是她給打的,她爹剛走她就這樣無法無天,我這個做舅舅的再不管教管教,之後不知道成什麼樣樣子呢!」

喋喋不休的陳柱,聽到身後傳來的開門聲,轉身便看到文思語一臉虛弱的樣子,像是一陣風就能吹倒似的,整個人直接僵在了原地。

一直跟文家關係好的張玉,看到文思語一副要倒下的樣子,連忙上前一把扶住她。

看着文思語的樣子,張玉心裏不禁一酸,這孩子爹才剛走幾天,原本漂漂亮亮乖巧的姑娘,就變得下一秒要跟着去了一樣。

「思思,昨天上午不好好好的嗎?怎麼一下午沒見,就成這樣了。城子城子,還去叫你秦全叔,讓他準備好牛車我們去醫院。」

說著便要扶着文思語離開,但是陳柱哪裡肯讓像是她走,今天就是來要錢的,讓這小賤人走了,他找誰要錢去。

上前直接攔在兩人面前,「文思語不能走,我這賬還沒跟她算呢,你想帶她往哪走?」

張玉看着對面那人的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趕緊給我滾開,有你這麼當舅舅的嗎?沒看到思思都這樣了,不去醫院要是出問題,你付得起責任嗎?」

「我付什麼責任,她出不出事,就算死了跟我有什麼關係,你也趕緊給我滾開,小心連你一起揍。不處理完我這事,她今天就別想離開這個村子。」

陳柱本就是個愛面子的人,被一個娘們喊滾,瞬間覺得被下了面子,什麼話都開始往外說,甚至還想動手。

文思語見狀往前走了一步,擋在兩人之間喘着粗氣,氣若遊絲的說著,「舅舅,不知您今天過來,是處理什麼事?」

「還處理什麼事,你自己做過什麼你不知道嗎?」

說著陳柱拉過一旁的媳婦女兒,指着她們臉上的傷,「昨天你舅媽和妹妹,好心來看你,就算你爹沒了心裏不舒服,也不能下手這麼狠吧!你看看你給她們打的,現在吃飯都成問題,你說說怎麼賠償吧。」

文思語看着他那不要臉的樣子,自己昨天可沒怎麼打她們的臉,這些傷她可不認,再說就算是她打的,她也不會去認的。

「舅舅你在說什麼,昨天舅媽是來看我了,她們對我不是打就是罵,還把我打暈了,要不是我命大自己回了家,怕不是我命都沒了。」

陳柱可不管她這麼多,當年他娘說過文家有錢,而且可能還有不少值錢的東西,現在文家就剩個小屁孩,這一切還不早晚都是他的,他現在只不過是提前要到手而已。

「你也別給我裝,我說你打了就是打了,趕緊拿錢,我也不要多,就給我一百塊錢還有你這個房子就行,不然我們就去公安局,到時候把你送到農場改造,哪裡可不是小姑娘能去的地方。」

聽到男人話里的威脅,還有看向房子時滿眼的貪婪,文思語有些後悔去裝可憐了,恨不得直接一腳把他踹開,但是這樣跟原身差別太大,她怕被人當成妖怪。

而且往往人們最同情的就是弱者,自己以後還要在這裡生活很久,所以一切還得要從長記憶,一些不入流的手段,還是比較適合夜晚行動。

文思語看向不遠處的院牆,心裏便開始盤算了起來,她這麼「虛弱」,跑過去差不多得五秒左右,而她旁邊的張嬸就在她手邊……

文思語嘴角輕笑,無力的抬起頭,看着不遠處嘚瑟的「舅舅」,然後悲痛欲絕的說道,「舅舅舅媽就這麼容不下我嗎?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們才會放過我?既然這樣,那我還是隨着我爸去了吧!」

說著就要扭頭往牆上撞去,還沒等她邁出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