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寡婦劉慧雲》[漂亮寡婦劉慧雲] - 第2章 遇到春玲

就在這時,劉春玲來了。

慧雲聽小孫說完,正打算起身。她看到春玲走過來,就擺着手叫了一聲「春玲」。兩個人離開市場,向河堤走去。

河堤下面是柳毛河。河面不是很寬,卻延綿幾百公里。據說,柳毛河的發源地就是這座城市。

慧雲看春玲的心情不大好,說道「還冷戰呢?」

「我和他真是過夠了。這是幹啥呀!一天一天的,連點熱情勁都沒有。」

「你別事事的了。你家小夏不就是老實巴交的人嘛。人家認干,能把錢給你拿回來就行唄。」

「兩口子過日子,光知道掙錢就行啦?那我要他還有什麼意思呢。」

「小夏也是,連媳婦都不會哄。」慧雲看了一眼春玲,然後挎着她的胳膊繼續往前走。

小夏,叫夏璐。是一家煤礦工人,每天做着三班倒的工作。春玲自從有了孩子,沒怎麼上過班,在家做全職媽媽。

夏璐從上班開始,也沒休息過。工作一直是勤勤懇懇的,掙了錢,連同工資條一併交給春玲。

起初,春玲看夏璐盯班盯點的上班,又一毛錢不差的把錢拿回來,她很是滿意。那時候,她覺得自己找了個好老公。每天都沉浸在幸福當中。

可後來她發現,夏璐只知道上班掙錢。晚上很少主動碰她,隨着婚齡越來越長,她總有一種說不出的壓抑在困擾着她。

因為這事,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讓她心裏特別煩躁。無名火說來說來。每到這時候,夏璐都會說「你又咋了,我又沒惹你。」

和慧雲成了鄰居以後,春玲幾乎天天都和她在一起。時間久了,兩個人也就無話不說了。慧雲的私生活也就讓春玲知道了。

馬春剛和慧雲在一起的時候,更多的表現就是野性十足。這讓春玲對慧雲羨慕不已。對夏璐的怨氣也就更大了。

怨氣歸怨氣。心煩的時候,說點難聽話也就過去了。夏璐也不和她計較,春玲自然習慣了這種生活模式。

可讓春玲最受不了的,就是夏璐對她做什麼事都太放心了。放心到她有事不回家也不說主動去關心一下她,或者問問她怎麼沒回家什麼的。

這不,馬春剛去世的時候,春玲一直陪伴慧雲,一連幾天都沒有回家。還是她走的時候,告訴他說這幾天她要陪陪慧雲。

按一般來說,妻子晚上不回家,老公肯定會多打幾個電話的。可夏璐認為媳婦不回家是有原因的。問也是白問,不如不問。給她空間,讓她做她喜歡做的事情。

夏璐是一片好心。可是一片好心卻讓春玲覺得他根本就不知道心疼自己,關心自己。等慧雲那邊稍微安定下來,她才回到家裡。

回來以後,夏璐看到春玲也沒有什麼驚喜。更不像馬春剛那樣一下就抱住慧雲,然後瘋狂地去親吻慧雲,再把慧雲扔到床上,迫不及待地獸性大發。他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一句「怎麼才回來。吃飯了嗎?我做的魚,你去吃吧。」

春玲看了一眼夏璐,心裏不是滋味地說「不餓了。」然後就去床上躺下了。

到了晚上,春玲示意他。他懶洋洋地說自己很累,然後草草地結束了戰鬥。

為這事,事後春玲在夜幕的掩護下,也掉過幾次眼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