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執靳少嗜我如命》[偏執靳少嗜我如命] - 第1章:異夢

坐落於偏郊樹林里的奢貴莊園里,別墅內設極盡奢華,四面高高的牆壁在柔軟的地毯上投下暗沉的陰影,穿過寬敞冷清的走廊,盡頭是開放式的廚房和南向的花園,腳下是大理石的台階和名貴的地毯,氣派又溫馨。
花園內的綠植藤蔓纏繞,少女陷進於景,身姿窈窕,奔跑在一片清新花園裡,可愛且充滿活力。
過了最初的朝陽,天色漸暗。
一座莊園的背後,一片綠樹叢林中卧躺着兩個刀疤上臉的中年男人,面目兇狠,手邊是兩個從農民家裡撿來的老舊煤氣罐,隱藏在樹叢里,兩個刀疤男對視一眼,起身。
他們身材臃腫,用器具把罐身破口,給兩個煤氣罐做最着後的手腳。
其中一個男人不屑地沉喝:「煤氣罐里鐵定裝假燃氣了,麻子,一會往高處拋,記住,閥門着地。」
被叫麻子的男人應聲,把器具重新放回衣袋,他們開始扛着煤氣罐往小山峰的最高處走。
太陽光將要飄去,將暗的小山脈,呈現出別有風味的景象,可以看出莊園的主人很會選地段。
兩個中年男人一起俯瞰下面,被黃昏包裹的莊園。
麻子撇撇嘴,他突然有點不舍,去破壞這麼靚麗的莊園。
「夥計,要不然算了吧,咱也是上有老下有老的,這事要鬧大了,我可負不得責啊。」
旁邊的男人往他胸口上錘了一拳,力道有些重,麻子捂着胸口後退了好幾步,喪着臉還想再次勸說:「夥計,我說咱還是走吧,靳家有錢有勢的,到時候不要蘇家少爺和關小姐要的莊園沒保住,咱被發現了,靳家也要咱的命啊!」
麻子說著,就要下山。
「麻子!
做嘛呢!
回來!」
旁邊的中年男人朝他喝道。
麻子身影頓住,過一會,像是認命了一般嘆一口氣:「罷了罷了,隨你吧。」
拖着步子走回去,中年男人給他一堆引火柴,要他帶下山去。
麻子只好再跑下山去,把引火柴偷偷放在大廳口周圍,過程小心翼翼,索性沒有造出動靜來。
回來的時候正見男人凶着臉就要把手裡的煤氣罐往下扔,嚇得麻子直喊:「大哥!」
男人回頭,只斜了他一眼,像在看一個怕死者一樣笑起來,他對下面的麻子說:「麻子喲麻子喲,別怪兄弟無情,咱也是托老關家的意思嘞!
快爬上來哩!」
「大哥!」
兩個煤氣罐最終被一起扔下山。
「砰——」 天空炸開了一團火,山上站着的男人譏笑着,在烈火中漸漸模糊了長相,只剩下一雙陷進眼窩深處的小眼睛,和寬鼻翼下的厚鬍鬚…… 山下,熊熊火光蔓延進大廳室內。
靳肆遠本來在廚房裡給簡蘿憐炒她最愛吃的馬鈴薯,眼神不注意的一瞥,就瞧見了那熾烈的紅光,他反應極快,迅速關火關電閘,扯下一旁掛鈎上的毛巾打濕,捂住口鼻後迅速往花園的方向跑。
「簡蘿憐!
簡蘿憐!」
靳肆遠扯着嗓子大喊。
花園內沒人應。
本應跑出別墅到寬闊的地方避火,靳肆遠卻折返大廳,花園口的玻璃大門隨之關閉,因過度受熱而開始發出吱吱的聲響。
簡蘿憐是上了樓的,她在二樓的房間里小睡,很快就開始呼吸不通暢,等坐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