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 - (9)弱者也是強者(2)

采,「這樣說,你可會明白?」

江采沉默了良久,什麼又能稱之為強者呢?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所謂的強也終究會被更強的戰勝,那麼便要永遠做一個「沉默」的聰明人、永遠人云亦云嗎?

「紀成淵,你說得對,我現在不是強者,我也不知何為強者,可欺凌弱者絕不是強者所為,我知道我的能力有多少,所以我會思考我的行為是否在能力範圍之內,就像剛剛,只是很簡單的把明熠師兄吸引過來阻止一場鬧劇,因為我可以做到,且沒有讓自己陷入什麼境地,所以我做了」

江采擦了擦劍上的灰塵,

「不是成為強者就能為所欲為,弱者也會變強,弱者也可以是強者,即便是微薄之力也算是盡了自己的能力。」江采看着手中的劍,這是她的想法,她也在為此踐行着,即便在一個故事裏她只是一個不起眼的炮灰,但是她也在努力成長,即便不是主角又怎麼樣呢?她所看到的,遇見的,面對的都是她的人生,那麼她便是自己的主角,是別人眼中的弱者,是自己心裏的強者。

紀成淵拍了拍江採的腦袋,有些無奈「說不過你,我也沒說你做的不對,只是希望你能好好修鍊,少惹些麻煩」

「好了——我回去睡個回籠覺,你下午好好聽藥理,我的筆記就靠你了,拜拜——」

「你又逃課!」江采看着他走得瀟洒的背影,朝着虛空中他的方向踢了一腳,這個狗東西,氣死了,老是白嫖她的筆記就算了,考得還比她好。

半空中一道樹影降下一道弧度,忽而又恢復原狀。

江采正在心中默默吐槽着,然後看到了向她走來的人,有些尷尬,「祉息,你還沒走呀?」

「嗯——沒走」祉息點頭,然後怔怔地看着江采。

江采被看得有些疑惑,不自在地摸了摸臉上,她臉上有什麼髒東西嗎?不會是早上太匆忙臉沒洗乾淨,或者眼睛裏有東西?

「剛才,謝謝你」

江采見他移開了眼,趕緊揉了揉眼睛,然後迅速抹了抹臉,聽到他好像對自己說了什麼話,「什麼?」然後她抬起臉時,看到祉息已經向前走了。

額,這些人為什麼每天都那麼急,一眨眼的功夫便走了。

一月後,江采已經開始教四位師姐如何炒菜了,並寫了幾份菜譜讓她們自己練習,由於每日來她膳台打菜的人越來越多,江採的的菜很快便沒了,李伯樂呵呵地看着,並說為了大家都能享受美味的菜式,幾個膳台的菜全變成了她掌勺,江采欲哭無淚地接受了任務,劉伯回來後,見到她一個小姑娘每日幸苦,便召集大家寫了封獎勵書給了仙師,江采喜滋滋地領到了五百靈石的補助。

江采攪了攪製作的果醬,天氣炎熱,即便是修仙,對於他們這些道行不夠的也只能心靜自然涼,那何不犒勞犒勞自己呢?江采把果醬舀出放在碗中,磨了磨桌上的冰塊,盡量磨成冰沙的模樣,然後放在果醬里,攪拌一下再抹上自己打的奶油,完美——

「菜菜——你又做了什麼好吃的?」莫毓如今已經成為每日最早來後廚的了,她看着桌上的東西,眼中充滿好奇。

江采一時也被問住了,該怎麼說呢?草莓沙冰奶昔?算了算了,還是簡單點吧,「冰甜點,你先來試試」

莫毓聞言,拿起了桌上那份,「我那些姐妹昨日還央着我帶些你做的點心,如今你又出新品了?哈哈哈——我才是最有口福的那個」莫毓說著,就着勺子舀了一勺放入口中,眼神立刻亮了起來,「嗯——真不錯,酸酸甜甜的,又解渴,還不膩」

「好呀莫毓——你又早退,今日我可是瞧見了」月央看着那吃得正歡的莫毓,故作不滿地嘟囔道。

「這不來的好不如來得巧嘛,剛好菜菜做了新東西」莫毓絲毫沒有被抓包的羞惱,拉着月央坐下品嘗。

「我還沒進門就聽到你們的動靜了,菜菜那麼好的廚藝都沒堵住你們的嘴?」雲黎和純英也來了,對着她們說著玩笑。

「雲姐姐,純姐姐,你們快來嘗嘗,外面天熱,剛好解解暑」江采看到她們人來齊了,便拉着雲黎和純英坐好,給她們一人舀了一份。一個多月的時間,江采發現她們原來都是吃貨,怪不得當初被她那麼簡單就忽悠了,不過越來越熟識,她們對她的稱呼從菜師妹變成了菜菜,江采也自然地稱呼她們姐姐了。

「菜菜,我們剛剛來的時候,那外面進膳堂的隊伍已經長長地排着了,都是奔着你的手藝來的,你現在可是一眾弟子心裏的膳堂西施——」雲黎對着江采打趣道。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膳堂西施,這是哪個人才想的,我們菜菜要做也做華清一枝花」莫毓開口吐槽。

江采這下是真的嗆到了,咳咳——什麼鬼,華清一枝花?老廚娘還差不多。

須臾,她們吃好後便開始整理菜式,江采讓修為最高的雲黎把她打好的一份一份的冰沙用法力冰住,不讓它融化,然後把所有的菜和冰沙搬到膳台,一切準備就緒後,便開始工作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