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 - (9)弱者也是強者

「這是怎麼了?可是撿到靈石了,怎麼笑得這麼猥瑣?」

紀成淵看着江采難以抑制的笑意,那嘴角,都快與太陽比肩了。

江采瘋狂搖着頭,拽着他往外走,「被你無與倫比的帥氣折服了,這總行了吧?走了走了,我今晚還要練習御劍。」

「你找完了?不準備聽聽我看到了什麼嗎?」

紀成淵神秘地低下頭,低聲告訴她。

江采以為他找到了什麼有用信息,趕緊拉着他走出大殿,來到殿外得古樹下,「你看到了什麼?」江采興沖沖地抬頭看着他。

紀成淵微微欠身,就看到她眼眸亮晶晶地看着自己,這雙眼真好看呀!好似蓄滿了漫天的得繁星,撲閃撲閃的,又好像純凈通透的寶玉,不染半點污穢。紀成淵一時愣了神,隨即扶額,這修仙界膚白貌美的女修那麼多,他怎麼就因為一個傻女子晃了心神,難不成是最近遇到的美人兒太少了?

江采半天沒得到回話,不解地用胳膊示意他說話,「磨磨蹭蹭的,你莫不是在忽悠我?」

紀成淵輕笑出聲,「怎麼會呢?我是看到凌霄殿的霍掌門成了三次親,次次娶得都是修仙界響噹噹的美人,心裏羨慕得緊呢。」他說著,聲情並茂地發出一聲喟嘆。

江采徹底無語住了,這人當真是沒個正形,「我走了,再見」

「拜拜小白菜,今夜那玉清峰得安師姐約了我共賞明月,共話仙途,就不奉陪了」紀成淵向江采揮着手再見,然後哼着歌離開了。

江采走在回去的路上,越想越心酸,為什麼紀成淵那傢伙生活這麼豐富,而她還是個忙於學業得苦逼,最悲傷的是,他的修鍊也沒落下,御劍飛行也甩了她一截,當真人比人氣死人,能不能給她換個女主劇本,最好是那種牛逼哄哄的,家裡有皇位繼承的,她已經不想努力了,嗚嗚——

雖然是這樣想的,但是江采還是乖乖去訓練了。

當太陽晃着眼的時候,只有一種情況——她的早訓要遲到了!江採在床上一下子蹦起來,意識到這個事實後麻溜地穿戴好,然後向集合地奔去。

還好還好,江采呼了一口氣,上面的師兄明熠還沒有開始示範。

「今日祉息師叔會同我們一起訓練,各位師弟師妹們認真對待」明熠說完,嘴裏念完咒語,意念閃動,然後佩劍便飛了過來,他豎起食指和中指,「起——」便站在了劍上,在空中飛了起來。

轉了幾圈後,明熠停了下來,「好了,大家開始練吧,我就在旁邊,有不懂的來問我」

江采歪過頭去看到了祉息,剛想打個招呼,卻被人群擋了起來。江采只得作罷,然後撥動着手中的劍,江采試像昨晚那樣,凝聚着意念,腦中想像着劍飛起來的模樣,然後「起——」

看着已經離開地飛起來的劍,江采激動地在原地跳了幾下,劍起來了,哈哈哈——成功了!隨即她注意到旁邊的人圍成了一圈,江采有些疑惑地走了過去。

人群中圍住了一人,一個師哥的聲音傳來,「師叔既能成為掌門的弟子,定有比肩三大仙師的本能,不如讓我們這些弟子開開眼?」

「是啊,像溫犧那樣的絕頂天才都沒能成為掌門的弟子,祉息師叔應該更勝一籌才是,哈哈哈——」

人云亦云的聲音傳來,他們這些話聽着可不像恭維的,反而嘲諷意味十足,江采擠到了最前面,終於看到了被人群包圍的祉息,他只是垂着眼,對周圍的一切置若罔聞。

一個弟子一腳踢開了他手中的劍,「哈哈——什麼師叔呀?我剛才看了半天,不過是個連御劍都不會的廢物!」

「是啊,如今這蒼華山誰不知道,掌門的新弟子,祉息師叔,莫說御劍了,整整學了七日,連意念都凝聚不了」

「我說怎麼今日才來咱華清峰,敢情是被另外兩峰趕過來的唄——」

四周的嘲笑聲四起,有些言語惡劣不堪,幸災樂禍的人不置可否,事不關己的人冷眼旁觀。江采皺着眉看着他們,所以總是他一個人在最晚的時候去膳堂是因為這樣嗎?江采轉身擠開人群,準備退出去。

祉息在那人踢開他的劍他抬眼時便看到了她,只是一瞥,然後看着她走出人群,他神情平靜,卻好似多了幾分陰冷。

江采把劍踮起腳放在一個高高的石階上,又在上面壓了一塊石頭,然後推翻劍的同時跑到人群最外層喊了一聲

「明熠師兄你來了!——」

人群立刻散開,在那邊聽到動靜的明熠趕緊飛了過來,「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

有幾個師哥心虛地擺擺手,「沒事兒——沒事兒——」

「那今日的訓練就先到這裡,你們先去休息休息」

「是——師兄」

大家走完了,江采才挪到石階那裡,蹲下正準備把劍撿起來,一隻手卻先她一步。

「小白菜,沒想到你這麼熱心啊——」紀成淵把手中的劍遞給江采,挑了挑眉,「剛剛我都看到了哦,是你故意扔下的劍引明熠師兄前來」

「是又如何,我不是熱心,只是他們剛才的行為,與霸凌有何區別」江采毫不退讓地直視着紀成淵。

「小白菜,無論在哪個世界,弱肉強食都是亘古不變的的真理,剛才是一場對弱者的霸凌,我不否認,或者換個說法,在這個世界,弱者就會被霸凌,若哪天你也成為了一個弱者,尤其是擁有別人的眼紅的東西的弱者,那麼——你也會被霸凌」

紀成淵悠悠地看着空中,「對着強者彎腰屈膝,對弱者展示敵意,在你沒有讓別人臣服的能力時,要麼是附和者,要麼是參與者,若是不自量力,那麼你就會成為所有人眼中的異類和公敵,他們就會轉移對象去攻擊你」

他理了理衣角,轉頭看着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