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 - (8)藏書閣里的秘密(2)

封印之時,三大禁術流落各地,百年前憫生派曾遭一劫,門中弟子皆如枯槁,靈氣全無,憫生派掌門合力當時的九大派共查事因,只是苦查無果,且憫生派不久後滿門被滅,自此,吸靈之術銷聲匿跡。

各大派一致認為是憫生派門內有人偷練禁術走火入魔,連那滅門的黑衣人也極可能是門中偷習禁術之人,憫生派從此背上罵名,從修仙譜上除名。

江采忽地通體冰涼,如墜冰窖,心裏的恐慌蔓延全身,彷彿血液凝固了一般,這張圖紙絕對不可能無緣無故出現在這裡,並且恰好被她看到,那麼說明,是有人故意為之,這世上,知道她會來查凌霄殿的人,只有——

江采向下看去,只見紀成淵翻開一本書百無聊賴地看着,不時還透過書架和另一邊的女修打着招呼,江采心裏立刻否決了,紀成淵看着弔兒郎當的,而且他們都是剛到這個世界不久,他沒那麼長的時間做這些事,那麼只有一個原因了。

她那天偷聽被發現了,是湄愔。

江采拿着手中的圖紙,抬眼望去,只見藏書閣第十層的門大開着,湄愔站在門前,整以瑕地看着她。

江采差點被嚇得大叫出聲,不知所措地站着,平復了一會兒心情,然後走上了第十層。

湄愔好似等了她很久,看着人走到她面前,溫和地笑了笑

「進來吧」

江采聽話地走了進去,有些忐忑,但是不知道出於什麼心裏,她會沒由來地相信湄愔,信任這個不會殺了她,難道女主都有這樣的魔力嗎?可以讓人無條件信任。

湄愔一揮手,第十層的玄門慢慢關閉,底下的樓層和聲音被徹底隔絕。

「小采兒——」

「你已經知道了吧?那麼我便留你不得了哦,這第十層其他弟子進不來,即便裏面發生了什麼,外面也聽不到」

湄愔說著,慢悠悠理了理衣袖。

江采一下癱坐在地,完了,她不會這就死了吧,她在眼裡蓄滿淚意,一下子撲到湄愔腳下,抱着她的小腿,「姐姐饒命啊——我以後就是個啞巴,你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你讓我上天我絕不入地,你以後就是我親姐姐,嗚嗚嗚——」

江采頓了一下,「親媽也成——嗚嗚嗚——」

湄愔撲哧笑出聲來,「這是幹嘛呢?逗你呢,快起來——」

湄愔雙手往下扶着她的肩膀,想把她拉起來,江采臉上還掛着淚痕,湄愔拿出手帕,替她擦了擦臉上斑駁的淚水。

江采慢慢起身站了起來,濕漉漉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湄愔以,「真的嗎?」

湄愔無奈地點了點頭,「以後不唬你了,別哭了」

江采聞言開心地點了點頭,笑得像個傻子一般。哈哈哈——以後又學到一個求饒保命小妙招,她真是個小天才。

湄愔拉着她到桌前坐下,「沒有什麼想問我的嗎?」

湄愔把桌上的點心推到了江采面前。

「那個,湄愔姐姐,那個晚上那個黑衣人是怎麼回事兒?你要是有什麼苦衷你可以告訴我的,只是禁術太過邪乎,你不要一個人扛着。」

「嘗嘗,這是祝霖師兄的手藝,等你日後成了他的弟子就有口福了。」

湄愔拿了一塊遞給江采,江采接過咬了一口,眼神頓時亮了亮,祝霖仙師?沒想到啊,修為好,樣貌好,就連廚藝也好,這不是男主江采都覺得可惜。

「在那日入門大典後,我又到了夢境中,那個魔頭會吸靈之術,我便下山去了凌霄殿,想問問霍掌門是否知道一些當年有關憫生派的事情,好探查除是誰在掌握此禁術。」

「可是,我就像那晚的你一般,聽到了那段對話,我便知曉凌霄殿與此有干係,我即便去了也問不到什麼有用的訊息,所以我回到了門中」

湄愔說著,又看向了江采「我原以為你或許能知曉什麼,畢竟你在我夢境里那般特別,所以我找人與我演了那齣戲讓你聽到,可是你只是來了藏書閣,就連我剛才那般嚇你,你也沒什麼破綻,所以,我才確定,你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湄愔說完,無奈地嘆氣。

江采忽然反應過來什麼,是了,湄愔那麼好的修為,一派仙師,她一個連御劍都還不會的傻帽偷聽,湄愔怎麼可能發覺不了。好吧,現在才發現也不是什麼壞事兒,起碼,她被排除了是反派的猜測。

「所以,要查查四十年前憫生派滅門的事兒嗎?」

「嗯」湄愔點頭,「先不忙,當務之急是你先習點法術,一年後的考核你得留下來成為入門弟子才行。」

好吧,不能擺爛了,她在山下開飯店的願望破滅了。

「我會留下來的。」江采略帶打氣回道。

「好,那你先回去吧,以後有什麼疑問或者事情直接來找我即可」湄愔摘下了腰上的一塊玉佩,「有這塊玉佩,你可以自由出入我的長落殿」

江采睜大了眼睛,雙手捧過玉佩,如搗蒜般點着頭,然後退出了房間里。她把玉佩放在自製的兜里,然後又拿出來放進衣袖裡。這麼重要的東西得好好保管。她這算是抱上女主的大腿了吧?江采克制住了露出嘴角的笑意,向第一層的大殿走下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