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 - (8)藏書閣里的秘密

江采走出門,看着那伏靠在樹旁的人,風過樹梢,紫藤蘿曼妙而其,如同捲起的珠簾,魅惑至極,而那樹下的青衣少年含着一小節枝條,雙手不羈地抱在胸前,洒脫又恣意。惹得路過的女修頻頻回首。

「小白菜,快過來!」紀成淵向她喊道,一隻手在空中揮動着打招呼。

江采聽到他的聲音,加快了步子向他小跑而去。

這該是一幅很美的圖景吧,少年在紫藤蘿下揮手,朝氣又熱烈,純凈明媚的少女滿臉笑意向他奔去,祉息走出門口便看到這副情景,眸中所有情緒褪去,一如平常那般,冷漠又空洞。

原來所有的好只是因為她是一個善良的人,而不是因為,只對他仁慈。

呵——

須臾,他轉過身離開了膳堂。

江采感覺到身後好似有一道目光,回過頭卻毫無一人,心裏閃過疑惑,是她最近太疑神疑鬼了嗎?

紀成淵拍了拍她的腦袋,「看什麼呢,這麼出神?不是說要帶你去藏書閣?走吧——」

「你弄到了幾張令牌?我們不會被趕出來吧?」江采嘆了口氣,這蒼華山的藏書閣憑令牌進入借閱登記,令牌是蒼華山十二峰的圖案,只不過華清峰青色暗紋,玉清峰紫色暗紋,醉清峰黑色暗紋,不同的等級修為又有不同的鑲邊,親傳弟子為瑪瑙,其餘依次為翡翠、珍珠、玉石,金器、銀飾、銅飾。

他們如今只是門外弟子,一年後考核達標才有門內弟子的令牌。不過可以通過一些必要的方式,還是可以從其他師兄姐那裡借的令牌來用。

「這般小瞧我?怎麼著我如今也算是新入弟子里的人氣王,你這膳堂小廚娘的美名還得多多靠我哎——」

江采白了他一眼,膳堂小廚娘!「我可謝謝您嘞——」

江采實在四周一些時不時飛來的眼光,輕輕拽了拽紀成淵的衣袖,低了低頭「走吧走吧,趕緊走吧——」

紀成淵從袖子里拿出了一枚令牌,「諾——好好拿好,丟了你可得賠三萬靈石。」

江采聞言小心翼翼地拿在手心裏,三萬靈石?靈石破損丟失補辦也才一萬靈石,這差價,賺得也太狠了,賠不起,賠不起。

他們來到藏書閣前,藏書閣位於五大峰之間,巍峨挺拔,整整十層,高聳磅礴,雕樑畫棟,瓊樓玉宇連綿百里,氣勢恢宏。閣的四周仙氣繚繞,霞光普照,光彩異常。

江采和紀成淵登記完後便進去了,中間是鏤空的設計,四周樓台相連,隔絕在第十層之下,整個大殿寬闊明朗。

江采碰了碰紀成淵的手臂,「紀成淵,關於凌霄殿的書我們分開找,找到後再看完記下,然後告訴我。」

「不是可以借閱嗎?借回去慢慢看不行嗎,何必這麼麻煩?你是不是惹到凌霄殿得認了?偷偷查人家?這麼神神秘秘的。」紀成淵略帶無語地看着她。

按照那晚她偷聽到的,仙師和凌霄殿的人暗裡合作禁術,她要是光明正大地借關於凌霄殿得書,那不明擺着告訴別人:我偷聽到了你們得談話,快來抓我呀!她又不是傻逼。在心裏默默腹誹着。

「唉呀,這不我們也是借別人令牌進來的,得低調低調點嘛。」

紀成淵好似接受了她的理由,作狀贊同地點了點頭,「也對,那開始吧。」說完,已經向那一排排書架走去。

江采也走進了第二層,江采看着書架上的提示,都只是一些簡單的民間雜錄,要找關於凌霄殿的應該可以從這個世界的修仙門派匯總來入手,這樣想着,她又來到了第三層,哎——真的有,江采把那本《十大門派簡述》拿了出來。

都只是一些很簡單的常識,這個修仙界如今有十個門派,出去蒼華山派之外還有攬玉閣、天穹之巔、幻英宮、月影樓、十重闕、羅極島、靈渠谷以及凌霄殿,江采着重看了一下凌霄殿,提到一些關於其姻親,門派發展及門中長老概況。

江采有些頭疼,凌霄殿掌門霍群曾是憫生派弟子,一個被滅門的弟子是如何才能再短短四十年之間就建立起起一個修仙界數一數二的門派呢?這其中與那禁術定有一絲關聯,可是,蒼梧掌門已經閉關,湄愔仙師又與那黑衣人有關聯,她該怎麼調查下去呢?

她隨即搖搖頭,即便是有什麼陰謀,與她這個炮灰有什麼關係?拯救世界是主角才做的,說不定讓她發現什麼秘密,第一個死的就是她,那她就回不來原世界了,直接這個世上就沒有江采這個人了,要不她安心苟下去得了?這麼心理安慰着,江采把書放回原處,默默走開了幾步,咬咬牙,算了,死就死吧。

好奇害死貓也罷,沒有主角光環也罷,做個明白的死鬼總比做個糊塗的死鬼要好聽得多,江采心裏天人交戰,然後退了回去,再次把書拿了出來,翻到凌霄殿那一頁,陷入了沉思。

掌門霍群的侄子柳季生,如今凌霄殿的左使,也就是憫生派遺孤當初被救時已經六歲,應該已經記事了,可是她如何才能接觸到他呢?

江采繼續向其他層樓走去,搜尋其他有用的書,忽然在八層時一個角落的紙張吸引了她,她走上前去抽了出來,心突突地跳了起來,她掐了掐自己保持冷靜。

紙張已經泛黃破損,上面清晰地記錄著,魔主印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