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 - (7)我靠廚藝征服修仙2

江採在回去的路上打着呵欠,她真的還沒好好休息過,當真是惱人。無論在哪兒都想睡個昏天黑地。

月色撩人,她剛想走近湖邊,卻看到那裡有兩道身影。

「仙師當真是貪心,五百個弟子的靈氣就想和我凌霄殿做生意!」

一個黑衣黑袍的人對着旁邊白衣的人嘲諷道。

江采站在樹後,盡量放低自己的呼吸,救命——她是不是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東西,她會不會被殺人滅口呀!她壓低視線掃了掃腳下,這個時候,她可千萬不能動,萬一踩到個樹枝什麼的發出點聲響,她可就完蛋了,一般主角肯定是沒事兒的,但作為炮灰可就不一定了。

「那閣下想如何?」那白衣人影回道。

「這個嘛,還得看仙師誠意,至少得是八百弟子的靈氣,哦,要是能多幾個八階弟子就更好了。」

「你!——」

江采捂住了嘴,弟子的靈氣,她好像聽說過有些邪惡的修鍊方法,便是吸食他人靈氣,吸食的慧根越高,修為增長越快。早已被列為禁術,且一旦有人練習幾大門派便合力絞殺,人人談之色變,怎麼會被人這般輕易談起?難道那個凌霄殿偷習禁術?還有這個仙師,究竟是什麼仙師?

樹影重重,月色朦朧,江采看着那轉過身來的白袍身影瞪大了眼,怎麼會!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是她——湄愔仙師?她是一派仙師,若是和這駭人的禁術攪到一塊,那這整個修真界怕是要大亂了。

江採的心怦怦直跳,心裏亂得不成樣子,那兩人已經離去,她雙手捂住了嘴唇,冷汗從額上不停向下流。

「小白菜,是你嗎?你怎麼在這兒?」

江采看着來人,趕緊放開雙手大口呼氣,「呼——呼——呼——」

紀成淵看着她混亂的模樣,拍了拍她的頭,「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告訴我,我罩着你——」

江采喘好了氣,直直看着他,你可真是我的大福星,「扶我起來——我沒力了。」

紀成淵聽到此話,拉住了她的手,把人拽了起來。然後拉起江採的衣袖,胡亂地幫她擦着頭上的細汗。

江采緩過神來,感覺到自己被提起的衣袖在臉上擦得亂七八糟,頓時掙開了他,「那個,問你個問題?」

「什麼問題?你說嘛!」紀成淵一邊看着她,一邊又把她往前拽了一下,「先走吧,邊走邊說,不然被我的愛慕者們看到了,還以為我們在約會呢。」

他語氣有些急切,好似真的有他的桃花在周圍似的。江采有些無語,這個自戀鬼。

「怕了你了,走吧。」

「你要問什麼?」

「你知道凌霄殿是什麼嗎?」

紀成淵低頭想了一會兒,凌霄殿呀!這你都不知道,這可是這個世界收藏靈器丹藥最豐富的門派,那可真是應有盡有,富可敵國,咱們蒼華山派數一數二的大派,每年也要購買幾千萬靈石的寶物呢。」他轉頭看向她,「怎麼?你對這個感興趣?」

江采搖了搖頭,眉頭緊皺,「不是——只是,這凌霄殿就沒傳出過什麼不好的傳聞?」

「這凌霄殿的門主霍群,那可是出了名的仁善道義,關於他還有一個故事,叫折膝救子,不過嘛這救的不是兒子,而是他的侄子,聽說呀他之前曾是憫生派的弟子,不過那門派一夕之間被人滅了門」

「只是他剛好出門歷練,便免了一場災禍,只是聽說他來時聽說他師兄留有一子被擄了去,他便跪在各大門派前求了一夜,這才得了大家合力救出了他那侄子。從此也就多了這麼個美名。」

江采聽他說完,心裏有些疑問,「那滅憫生派的是何人?」

「這個直到現在尚未可知,只是九大派去救人時都只看到那人一身黑袍,對了,好像左手中指上有個黑色骨戒,極其詭異。」紀成淵彈了一下她的腦門,「好了,你這笨腦袋就先歇會兒吧,你若想知道些什麼,我明日帶你去藏書閣如何?」

江采贊同地點點頭,確實她所聽到的事太過複雜,她還得理清一些事情,然後再慢慢搜尋蛛絲馬跡,越少人知道越好。只是——她忽地反應過來,有些氣惱地看着他,你才笨腦袋,她在原世界好歹也算學霸一枚,這人一天天的,老給她一堆奇奇怪怪的綽號。

「那我走了,明日記得帶我去,拜拜——」江采說著,向寢殿方向走去。

紀成淵立在原地看着已經走遠的人,然後轉身看着從樹後走出來的人,「仙師怎麼這般嚇她,萬一把她嚇哭了怎麼辦?我可不太會哄人呢」

湄愔並理睬紀成淵調侃的語氣,只是看向了平靜的湖面,「越是平靜的湖面,底下越是波濤洶湧,有些事,先有個疑心的準備總是好的」

湄愔看着他,「你記得,只要在沒找出那個人之前,你就要護好江采,其他的,我自會解決。」她說著,便離開了。

紀成淵點頭答應,看湄愔翩然離開的背影,心裏湧出異樣的情緒,怎麼辦呢?突然不想離開這裡了,可是,他不是男主啊,這樣的話,當真是毫無可能的嗎?

翌日下午,膳堂外早已排了許多弟子,聽說這膳堂來了個廚藝無雙的女弟子,只幾日,來嘗過的人皆是讚不絕口,各峰的弟子都想來嘗嘗口味。

江采指揮着身旁的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