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 - (6)我靠廚藝征服修仙(2)

嗎?在那個河邊,你給了我半個果子。」江采說著,邊筆划出果子的樣子。

「嗯。」他說著,點了點頭。

記得就好,俗話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那半個救命果的恩情,她還是要慢慢還的。「這個沒關係的,我天賦也不好,測試沒通過才罰到這膳堂打雜,沒事,我以後多掙些靈石,也給你買些丹藥法器。」

祉息聽着她的話,不知為何,心裏有些悶悶的難受,好久了,沒有人這樣安慰過他,這樣溫和的話語,很久了沒有聽過了。

翌日,江采看着面前的幾人,有些驚訝,那個紀成淵沒有和他們一起來?

「菜師妹,你昨日的菜式不錯,所以我們今日又來了,還幫你帶了幾個師兄弟,怎麼樣啊?」

「謝謝師兄——」江采擺出了一個自我感覺不錯的笑容。然後把木耳炒山藥打在他們盤中。

「唉,師妹,你多打點兒。」

江采可算體驗了一把自己打菜不手抖的滋味兒,再舀了一勺放入那師兄盤中。

「師妹,還有我們呢——」

旁邊的幾個師兄紛紛喊話,江采一一點頭,然後打入他們盤中。

「怎麼樣,就說沒有誆你們吧,這位小師妹的菜清香可口,當真是一絕!」

「那師妹再給我來點,師兄明日還來——」

「讓我先嘗嘗——」

許是這邊動靜太大,一些剛進來的師兄弟紛紛圍了上來,「各位師兄師姐們,先排隊啊,一個一個來,別太擁擠呀。」

江采看了看面前的人群,不得不出聲穩定一下秩序。一些聞言不太相信的人也加入了隊伍中,想試試到底是個什麼滋味。

江采打了一份又一份,感覺手已經酸痛了,看着將要乾淨的盆底,向後面的人開口,「師兄,師姐們,去嘗嘗其他的的吧,或者明日再來,這個膳台已經沒有了。」

眾人聞言慢慢散去,昨日那幾個師姐走到了她面前,「那個師妹,下次可不可以先給我們留幾份,我們也想嘗嘗。」

「這個呀——先看各位師姐學得怎麼樣哦——」江采賣着關子道。「各位師姐先先跟着我來吧。」

江采把她們帶到了後廚,那幾個師姐把靈石交了她,江采手裡托着靈石放入荷包里,看着她們,「各位師姐怎麼稱呼呀?」

為首那個點頭道,「我們都是玉清峰的弟子,我是雲黎」

「月央——」

「莫毓——」

「純英——」

湄愔仙師門下的弟子,江采一一記着她們的名字。「各位師姐們,這下廚嘛,首先最重要的便是熟悉各種器具和食材,今日在這後廚裏面各種東西,你們需要先把它們擦拭乾凈後再擺放整齊,這樣就完成這第一步了。」

「真的嗎?你不會是誆我們替你打掃吧?」莫毓師姐略帶懷疑的眼光看着江采。

「咳咳——」江采輕咳兩聲,「怎麼會呢?想當初我和紀成淵第一次相識,便是在那膳台之上,他嘗了我的菜式後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對我的廚藝佩服的五體投地,日日對我死纏爛打。如今只是在教你們基本功,怎麼會是誆你們呢?」江采臉不紅心不跳地胡扯,紀成淵啊,我謝謝你啊,今日損了你的威名,我以後再好好補償你。

雲璃看着她一臉真心得模樣,贊同地點了點頭,看了看身邊的人,她們對視一眼,貌似再說,為了以後的雙修之路,拼了!然後,開始整理打掃起來。

江采坐在旁邊的靠椅上,「月師姐,那個盆要先用熱水燙一遍——」

「雲師姐,那個盤歪了,再對齊一些——」

江采拍了拍旁邊的扶手,可惜了,還差盤瓜子。她也不算誆她們,畢竟每次下廚前後,確實需要整理和打掃,她只是在紮實她們的基本功,嗯,對,就是基本功。

江采看了一會兒,估摸着時間走了出去,又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熟練地然後坐到了他面前。

「我以為你已忙完走了。」他輕聲開口。

「快了,我現在也算是個搶手的大廚了。」江采有些得意,喜悅之情溢於言表。她看着他盤中清淡的素菜和湯,「怎麼只打這些?」

「我來時,你的膳台已經沒有了。」

他的聲音很低,江采還是聽見了,她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然後從後背遞出一個食盒,「喏——給你留的。」

祉息看着她手中遞來的食盒良久,然後接了它,「謝謝你,江采。」他眸中閃過各種情緒,只是在抬頭一瞬收斂乾淨,恢復了平時模樣。

「別客氣啦,我先走了,你可是第一個敢吃我東西的人,我以後有吃的都會給你留一份的,明天見。」江采站起身來,擺着手,然後走進後廚。沒有看到身後那人複雜又糾結的目光。

太陽漸漸沒入山頭,四個師姐已經把後廚整理乾淨了,江采滿意地點點頭,「不錯不錯——幾位師姐可知道什麼盤碟裝何種菜品了?材料可認熟識了?」

「菜師妹,我們已經大致熟悉了,不過可能上手還不太熟練。」雲璃師姐回道。

「沒事兒——我先讓四位師姐熟悉七日,七日後我便開始教你們一些菜式。」

「多謝師妹——那今日我們先回去了。」

「不謝不謝。」江采向她們打招呼,然後慢慢離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