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 - (6)我靠廚藝征服修仙

第二日,江採在白日練習完後便趕到膳堂幫忙,來到後廚,張伯告了一月的假,由於師傅們對她的期待,她暫時接手張伯的工作。

江采看着面前的食材:豆芽和韭菜,那就來個豆芽炒韭菜吧,她在原世界,在家裡的廚房只要放假那可都是她承包的,這些家常菜還真是信手拈來。

她把新鮮的豆芽用清水泡一泡,再洗乾淨,韭菜一小把切成段,紅辣椒1個切成絲,姜切成絲,大蒜切成片。調料備好放在一旁,鍋燒熱,放入薑絲,大蒜小火煸香,放入綠豆芽翻炒幾下,放鹽,醋少許。炒到豆芽完全變軟,放入韭菜和辣椒翻炒,末了再加入剩餘調料,和勻出鍋。

江采拍了拍手,旁邊的李伯走了過來,「小菜,你這是民間多用的炒法吧,我們之前大多直接用蒸和煮,沒想到這樣出來的味道更是一絕。」

江采揚了揚頭,「那可不——李伯你以後試試,您的手藝可比我厲害多了。」

「哈哈——凈安慰我個老頭子,走吧,要到膳點了。」

「馬上。」江採收拾了一下後廚,推着菜來到了膳台。

不一會兒,江采看着向她直奔過來的人,還有身後跟來的人群,一時有些頭大。

「小白菜,我今日可是特地來嘗嘗你的手藝。」紀成淵從江采手中奪過大勺,然後舀了一勺放在食盤裡,然後對着身後的人大聲吆喝,

「大家也來嘗嘗我菜師妹的手藝。」說著,連舀幾勺放入其他人盤中。

「成淵,有你這師哥在,怎麼讓小師妹淪落到膳堂了?」一旁的一個弟子一隻手搭在了紀成淵肩上。

「哈哈,還是成淵你們華清峰的小師妹多,你這小師妹好像不太待見你呀!」另一個弟子出聲調笑道。

「關你們屁事!好好吃飯,走了走了,別打擾我師妹幹活兒——」紀成淵說著,便把他的一眾好友推走了。

江采努力地堆着笑容,有些忐忑地看着後面跟上來的幾個女弟子,救命——她想跑。她們站在她面前,「華清峰那麼多女弟子,怎麼就偏偏尋到你這麼個一無是處的小師妹?」

中間那個女弟子稍微靠近了江采一些,有些嚴肅,「說,你是不是想抓住他的胃才到膳堂來的?」

另外幾個也略有贊同地點了點頭,應聲附和,「雲師姐,這民間都有這個說法,我覺得她就是這個想法,不然怎麼這膳台只有她一個女弟子。」

「對,雲師姐,你要是也有一身好廚藝,說不定就可以和紀師弟雙修了。」

江采聽到這趕緊捂住了嘴輕咳了兩聲,她們的畫風為何如此清奇。還好還好,不是來找她撕逼的。江采看着她們佩戴的紫色暗紋的玉佩,應該是其他峰的師姐,這個紀成淵,桃花真是該死的泛濫。

「幾位師姐,紀師兄愛的可不就是這個菜香嘛,想要抓住他的人,那就得抓住他的胃,師姐們要是想學,一人只需給我五百靈石,包你們學到學成。」江采頓了一下,故作為難「畢竟,我這也是家裡祖傳的手藝,怎麼樣?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

幾個面面相覷,其中一個面露難色,「五百也太多了,我突然覺得紀師弟旁邊的師兄還挺順眼的。」

額,這麼不堅定的嗎?江采忍住了沒笑出聲,「那我便宜些,兩個人五百靈石,這樣不能再少了,你們若是學會了一兩道菜,若是看上了其他的美男子,這也是個優點嘛」江采忽地帶了些哭腔,「我若再少下去,等哪日衣錦歸鄉,家長親友得知我如此賤賣,還不得把我趕出家門。」她說著,用衣袖摸了摸毫無淚痕的臉頰。

「好吧好吧,五百就五百——」為首那個雲師姐一錘定音。

「好嘞——師姐您先打一份嘗嘗,若覺得還可以便多多光顧。你們明日訓練完畢後還找我即可,馬上便可開始教學。」江采立刻換上了一副笑臉,然後把菜打入她們盤中。二人五百靈石,四個人便是一千靈石,有了靈石,她便能多買些法器丹藥,即便修為不夠,她也能多一份平安的保障,而且還能有四個免費勞動力,簡直賺翻了。

江采硬是回憶了一遍所有的傷心事兒,才沒有讓自己放肆笑出聲來。哈哈哈——賺麻了,她簡直是個商機小天才。江采看向了那個為他帶來幸運的人,心裏唱響一萬遍:聽我說謝謝你,因為有你……

膳堂里人群漸漸少了,江采又看到了那個身影,自己好像在訓練時從未見過他,她忽地反應過來,哦——她們這些新弟子有師兄帶着訓練,可是他,祉息,是有仙師們三對一輔導的。人比人,氣死人啊。

祉息走到了她面前,然後把食盤遞給她。江采仍舊給他打了一大份兒,然後抬着食盤坐到他對面,「那個,你怎麼每天都這麼晚過來呀?其他菜都快沒了,你要是早來一些,就能喝到李伯的冬瓜蝦仁湯了。」

祉息看着對面的人,腮幫子說話鼓鼓的 好像真的在為他沒有喝到一碗美味的湯而遺憾,「我叫祉息,你以後,可以叫我祉息。」

江采撐着腦袋,心中思索了一下,好像按道理,她應該叫面前的人師叔。但是,有些彆扭是怎麼回事,算了算了,他說叫什麼就叫什麼吧。

「我天賦不好,所以練得晚了些。」

他的聲音還是那般喑啞,清冷得好似沒有感情,只是江采還是頭一次聽到他說這麼多話。她有些驚訝,

「那你還記得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