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 - (5)這書怎麼還沒崩呢?

江采正坐得百無聊賴,突然眼前出現了一個食盒,啊啊啊——終於有人慧眼識珠了,她接住了食盒,拿起大勺,「這位師兄,這樣夠了嗎?」

她看着眼前的人,那個臉上有疤的人,掌門新收的弟子,祉息。他好像,一直都穿着黑衣。

「嗯。」他的聲音很輕,聲線也是很冷的那種,更襯得語氣就像臘月的寒風,讓人冷得直打哆嗦。

江采看了看他瘦削的身軀,還有臉上有些凹陷的顴骨,心中掙扎一番,「等等——那個,我做得挺好吃的,我盆里還剩這麼多,你多吃點。」

他點了點頭,江采立刻再給他舀了一大勺。然後,他端着食盒走向了一個空座。

膳堂已經漸漸沒什麼人了,江采作為工作人員終於可以用膳了,江采打了一份,正準備坐下,眼角瞥到了那個身影,他的身邊有一個人,就連吃飯也毫無聲響,很安靜。

不知道中了什麼魔咒,江采不自覺坐到了他前面,「味道怎麼樣?我沒騙你吧。」

他抬頭,看着面前滿眼笑意的女孩,她的眼睛像是夏日星辰一般,閃爍明亮,生機蓬勃,他下意識點了點頭。

聽到他肯定了她的成果,她有些激動,這算是她唯二做成功的事了吧?竟然有些心酸難忍,江采把手中剛剛從其他師傅盤中搜刮的裝滿肉的菜碟推到他面前,

「看在你這麼誠實的份兒上,獎勵你的哦,其他人都沒有,不過你明天能繼續光顧我的菜盆的話,我會更開心的」

「謝謝啦——」江采說完,慢慢起身離開了。

祉息的視線從那離開的身影移到手邊的菜碟上,好似想起了什麼,又忽地掩住了神色。

江採回到後廚,準備打掃一下,一個師傅拉住了她,「小菜——你這今日的豆腐做得着實不錯,我們幾個還從未試過這樣的口味,可否讓我看看菜譜研究研究?」

江采想了想,「李伯——我這沒有菜譜,要不我給你寫一份兒吧?」

「好——好——,那你先寫,這兒就交給我們了,你寫完就先回去歇息歇息。」李伯開懷地笑着說,他們在這,一不修仙,二不練法,每日的樂趣便是研究新鮮菜式了。

江采把菜譜寫好交給李伯後,便被推着趕緊回去了,江采打了打哈欠,好吧,熬了幾日的夜,她又困又累。

「啊——」一隻手拍在了她肩上, 她一時不察,被嚇了個半死。

她轉身看着嚇她的人,那人擺了擺手,「我可沒想嚇你的,誰知道你走路還犯困。」

「你叫江采是吧?」

江采看着眼前的人,有些不可置信地皺眉,這人難道是覺得早上輸給了她一個菜雞,覺得丟人了來找她的茬吧?她有些不確定地緩緩點了頭。

他噗嗤笑出了聲,「想什麼呢?我只是來問你,知道早上我在紙上寫了什麼嗎?」

廢話,我怎麼會知道,江采有些無語。但是還是好脾氣地乖乖搖頭,「我怎麼會知道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