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 - (3)不一樣的考驗

終於走到了山腰,江采看着來報名的人,他們皆排成了好幾縱隊,江采站在一隊後面 。只聽見最前方發出一陣陣驚呼,

「天吶! 九階慧根!沒想到這次報名的人里還有這樣的曠世奇才!」

「這是哪家的公子呀?如今的三位仙師當初也不過八階六段慧根!」

「這次出了這樣的人物,你說伏嶗尊者會提前出關嗎?」

…… ……

前方的人群激烈的交談聲,江采聽着,慧根?應該算是修仙的天賦吧?出了一個天賦超越三位仙師的天才,難不成是男主?一般小說里擁有這樣的配置,不是男主就是男二吧。江采這樣想着,拍了拍前面人的肩膀,「這位兄台,前面這慧根九階的人,你可知他是個什麼樣的人物呀?」

那人轉過身來,「不過是一個傲嬌的臭屁鬼,有什麼可厲害的,小爺我比他厲害多了!哼——」

江采聽着他這不服氣的語氣,額,應該和那天才熟識,說不定還是死對頭,嗯~,一些不該出現在言情小說的劇情湧上心頭,江采清咳了一下,真是該敲敲腦袋,一天天的什麼都能磕上頭。

「那這位兄台,這慧根多少能過關呀?」江采心裏盤算了一下,原書里的江采是蒼華山的弟子,那麼她應該也能進去,只是她這具身體是自己的,她到底有多少天賦她也不清楚,還是保險起見,問問。

「這蒼華山派每次的慧根要求都會根據報名的人數待定,今年好像是六階九段。」他隨即略帶嫌棄地看了江采一眼,「你不會連這個都沒打聽清楚吧?還好你今天碰到了小爺我,你看看後方那些下山的,就是因為慧根不夠直接走了的。」

江采贊同地點了點頭,心中有些失笑,這人絕對是個社牛。

不一會兒便輪到了他們這一隊的人測試慧根,江采仔細聽了聽前方的結果,測完的人大部分都在七段左右,

「嗯。」她在心中思索着,「看來七段應該天賦一般的人,而八段應該是天才」想想她在原世界裏也算是一個後天型的學霸,到了這裡難道努力就不能作數了嗎?她有些疑惑。

直到剛剛和江采說話的那人去測試慧根,江採的思緒才慢慢被拉回,只見前方一個蒼華山弟子把手放在那人的額前,然後他旁邊的一個巨大的靈石便開始閃動,

「慧根,八階一段——」

負責的人高聲說出,底下又是一陣討論的聲音,那人忽然對着江采挑了挑眉,彷彿在說「看吧,小爺我也很厲害!」隨即,他便跟着一隊跟着一個蒼華山的弟子進入了下一個測試場地。

江采慢慢地走上前,看着那人把手放在她的額前,然後靈石閃動,直到一聲,

「六階九段——」的聲音響起,江采橫亘在心裏擔憂的大事終於落回了原地,好吧,踩着線進去也不錯,剛好到達預期的猜想,

她跟隨着一個弟子來到了這個測試場地,這裡留下來的都是剛剛慧根通過的人,等了一炷香的時間,所有人已經測試完畢,一個負責的弟子站在最上方,「接下來我們便會啟動一個陣法,在這個陣法里,你們每個人看到的景象都是不一樣的,你們會經歷的情景,便是你們心中**的呈現,我們不會到情景是什麼,但是我們可以根據你們的行為來判斷你們的能力心境,還有眼界,測試通過的人會被直接送到,蒼華山的大電扇,三位仙師會在那裡等着你們。」

話落,這個負責的弟子便向身旁的幾人示意,他們分別散布在四周,然後默念着咒語。江采陷入了一片黑暗,待她睜開眼時,她發現她已經回到了原來的世界,她躺在病床上,看到了她一直期盼已久的爺爺奶奶,江採的父母因為車禍去世,她便一直跟爺爺奶奶居住在一起,她高考時因為是省狀元,所以獲得了學校和**的一筆**,上了大學後也是每年都拿到了學校的一等獎學金,而且她還做了各種各樣的兼職,所以她的大學生活過得還是比較富裕的,而且爺爺奶奶是退休的教授,都有固定的退休金,他們也在努力讓江采感受着幸福和寵愛。

江采看着爺爺奶奶憔悴的臉龐和花白的頭髮,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她撲到了奶奶的懷裡,抱着她哭了起來,雖然才到了另一個世界沒有幾天,但是她真的很想他們,真的很想回家啊,可是她分的清現實和虛幻,她的腦海中想起了系統對她說的話,如果她完不成任務,那麼這兩個世界便再也沒有江采這個人的痕迹了,她會永遠消失,可是她消失了以後,爺爺奶奶該怎麼辦呢?江采想到此眼裡閃過一些思索,那位負責的師兄好像說過,在這個環境裏面,它們可以隨時變出想要的東西,那麼,破除這個環境的方法,是什麼呢?

在這個虛幻的世界裏,她不是他自己,而最真實的她,應該還是在原來測試場地的那裡,所以她也只是意識穿越到了原來的這個世界上,腦袋裡閃過一陣靈光,她想到了破處的方法,心中默念着,隨即,她跑過去站在了窗戶上,從窗戶上一躍而下。

沒有傷痕血跡,也沒有疼痛感,那麼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