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 - (2)被原女主公主抱了 ?

江采沿着河邊走了一夜,終於在天亮前找到了小鎮住戶。

他看着前方的集英鎮三個大字,蒼天不負有心人吶,終於可以進入劇情了。她蹲下在地上摸了點灰抹在臉上,抓了抓頭髮,微微勾着腰進了小鎮。她現在身無分文,只能扮得可憐點,看看有沒有好心人收留一下她。

她走到小鎮集市上,找了一處房檐下坐了下來,靠在牆上,她真的沒力氣了,全靠着意志力在活命。誰能有她慘,穿書第二日便當了乞丐。

她摸了摸肚子,喝了一夜的水,全是咕嚕咕嚕的聲音,丟臉就丟臉吧,先活着比什麼都強,反正又沒有認識她,她在身旁摸到了一塊磚瓦,然後放在自己面前,繼續無力地靠在牆邊。

日中的太陽照得人火辣辣地疼,江采看着空空如也瓦片,算了,繼續等吧,大不了做第一個被餓死和累死的穿書人。

天空漸漸黑了下來,空中響起雷聲,不一會兒大雨忽至,行人匆匆跑回家中避雨,收拾衣物,江采被這飄風雨打**半身,她撐着地往牆裡挪,雙手抱着膝蓋,把頭埋在腿上,好冷——

突然,感覺到好像沒有雨滴落在她腳上的聲音了,江采抬起了頭,一道傘柄出現在眼前。

「小妹妹,我先帶你去避避雨吧。」

江采看着那說話的人,她從未見過這般好看的女子,一襲青衣,眉如遠山,眸若星辰,明眸皓齒,膚如凝脂,好似畫中仙子降世,連聲音也如風過柳梢,溫柔舒心。

江采一時看晃了神,下意識點點頭。那女子撐傘蹲在她面前,微笑着問她,「還能站起來嗎?」

江采誠實地搖搖頭,模樣好不委屈。

女子把手中的傘交到江采手裡,然後一把把她抱了起來,向著雨中走去。江采頭暈乎乎的,可卻瞪大了眼看着這個美女姐姐,一顆心忽地七上八下地跳起來,讓她整個人的感知變得清晰起來。

她竟然,被一個仙子一樣的美女公主抱,衝擊力太大,她像是一個傻子般盯着人家看,真的很好看啊,比她見過的所有明星都美,原來真的有人的肌膚如白雪一般乾淨柔嫩。

她應該是女主吧?如果不是女主,怎麼會有這般的風姿容貌。可是怎麼感覺,好像哪裡不太對?

美女姐姐抱着江采一路來到了客棧,點了兩間房和飯菜送去了江采房裡。

江采看着眼前的飯菜,狼吞虎咽地吃着,噎到了也使勁咽下去,兩天沒吃飯了,她只是一介凡夫俗子,而且炮灰什麼的,吃個飯肯定沒什麼惦記。

大概吃飽後,江采有些尷尬地看着坐在她前方的美女姐姐,好像吃相不太好,會不會嚇到人家?這麼想着,江采試探性地問出聲「那個,美人姐姐,你放心,我吃飽了明日便去賺錢,今晚的飯錢和住宿錢我會還給你的。」

「美人姐姐,你叫什麼名字呀?」她真的很好奇,這麼人美心善的人該是什麼樣的名字才配得上呢?

「湄愔——」她說著,沾着一杯茶水在桌上寫下這兩字。

江采心裏千迴百轉,就沖這名字,還不是女主?許是吃飽了整個人思考力便下降了,不過腦子的話脫口而出,「湄愔姐姐,你是女主嗎?」

江采後知後覺,有些懊惱地扶額,怎麼想什麼就問什麼了,她這樣會不會被當成胡言亂語的傻子?畢竟從雨中到現在,她真的處處像個二傻子。

「是的——」

「那個湄愔姐姐,我只是——! ! ! 」隨便胡說四字還未說出口,江采便聽到了湄愔肯定的回答。

是的,二字一直在她腦中徘徊,湄愔說什麼! 她說她是女主!江采震驚到手中的碗掉落在地,這個答案可能是她猜出,可能由系統告訴她,怎麼會出自湄愔之口,如果她知道自己是女主,那麼難道她也知道了自己是給她送人頭的,所以特意來找她的?

「別緊張,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叫江采,對吧。」湄愔像是對她的震驚瞭然於心,只是笑了笑。

「那 ,你是特意來找我的嗎?」江采現在心裏一團亂麻,狗系統什麼也不交待清楚,她現在已經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了。

「是,也不是。江采,其實我做了一個夢。」湄愔神情淡淡,繼續說著「夢見一個人,我教詩書,授他武功,可是他秉性惡劣,殺了我的師傅,師兄,滅了我的師門,後來他成了一個魔頭,殺人滅世,禍亂蒼生,人間變成了煉獄,到處是屍山血海。可是——」她說著,轉過頭來看向了江采,

「可是——我被那魔頭囚禁的時候,有一個人出現了,她救了我,讓我從那魔頭手裡逃生,讓我活了下去,而那人卻死在了魔頭的手裡,而那個人就是你——江采。」

江采愣愣地聽完湄愔的話,難道湄愔說的是原書《白月光怎麼會be》的情節,原來原書竟是怎麼慘烈的嗎?

「後來呢?我救了你以後呢?」江采有些迫切地想知道劇情,因為系統告訴她的劇情也是到了她殞命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