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 - (1)成了炮灰女配(2)

方在哪兒?我該怎麼過去?」她換了個姿勢趴在地上,別說,還挺舒服。

「這個簡單,只需要你提供劇情貢獻值,我可以滿足你一些小小的要求,比如,送你到蒼華山。」

「額,難道我連一點福利都沒有嗎?作為一個穿書人士,好歹來點排面嘛。而且我就一點特殊都沒有,真就是被拉來湊數的?」江采開始思索自己看過的小說,說好的天選之子呢?說好的金手指呢?

「也不算湊數,只是剛好離開的那個人物與你名字和樣貌相同,所以才讓你來接班嘛——這不,都是緣分,緣分。」

她聽着系統那略顯心虛的語氣,好吧,認命了,湊數就湊數吧。「那我怎麼得到劇情貢獻值?」

「就是融入你這個身份的原人物的生活,當契合度得到提高,劇情貢獻值就會增加,當然也有其他情況,不過這是最簡單的方法,系統會自動提示,好啦,今日份諮詢時間已結束,幸運兒再見啦!」

江采頭疼地耷拉下了腦袋,當真問了個寂寞。人物契合度?那就是按照原書「江采」的人生生活,可是上哪兒去找「江采」的生活呢?狗系統,什麼都不交待,難道炮灰就不配有家庭父母和朋友嗎?真的是,氣死了!

趴了一會兒,江采理了理思路,既然是本玄幻小說,她現在要做的首先肯定得去蒼華山拜師學藝,然後解鎖男女主,最後關注劇情進度成功送人頭。想清楚後,江采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雜草,前面就是一條河,要不,先跟着河走,找到住戶,再問問情況。

這麼想着,江采來到河邊,沿着河岸向下方走去,她看着河中清晰可見的小魚,默默撇過了頭,腦中回想起曾經的烤魚,剁椒魚頭,紅燒鯽魚等等等等,「等我回去了,先來一頓全魚大餐,好餓,嗚嗚嗚」

「看來老天還是眷顧我的——」江采不禁感慨,她看着前方一棵野樹,上面只是孤零零地吊著一個顏**人的大野果,眼中放出了光。她來到樹下,然後慢慢爬上了樹,一支手扒着樹榦,一支手使勁夠着上方的野果,還差一指頭的距離,她往前伸了伸,眼見果子要到手了,結果那顆果子被一個東西射住,然後掉了——

江采看着那在她眼前直直掉下的大野果,愣是急得直接從樹上跳了下來,果然壞事總是扎堆兒來,她一下歪了腳,眼睜睜看着一隻手撿起了那個果子。

她抬眼看去,那人頭髮凌亂,臉上也是髒兮兮的,還有一道猙獰的傷疤在左臉,血污已經干在臉上 看起來有些瘮人,整個人瘦得有些營養不良。他撿了果子, 拿在手中,眼神警惕地看着她,「這是我用石頭打下來的。」

江采有些害怕,荒郊野外遇見一個可能有攻擊性的陌生人,她拉着裙擺遮住了腳然後站起來,雙手拚命擺動着,「不要了不要了,這是你的,你的。」說著,她想趕緊跑 離開這裡,可是一動,腳下的痛感讓她冷汗直流,她只得咬着牙轉身一步一步向前走。

聽着身後沒有動靜,她向後看去,那人已經走去了河邊,清理自己的頭髮和臉。江采見沒有危險,便挪到樹下坐了下來,然後揉着已經紅腫的腳踝。

她直直地看着那人把果子洗凈,嘴唇不自覺開始動了起來,她真的很餓呀。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目光,那人轉過身來看着她。江采從未見過這樣一雙眼睛 ,像是漩渦里摻進了無邊的黑夜,深邃到令人膽寒,那樣直直看着你的時候,無端生出顫意。她清晰地感受到冷汗從背上滑落。

那人看了她一會,然後向她走來,江采清晰地感受到冷汗從背上滑落,她掩了衣袖輕輕摸索着腳下的碎石。他來到她面前,然後把果子掰成了兩半,一半遞給了她。

江采愣了愣,才顫巍巍接過來那一半果子 ,然後他在她面前把手中剩下的一半的果子咬了一口,又向河邊走去。

江采雙手捧着果子,看着他把手中的吃完,才開始咬自己手中的。她一邊吃 一邊觀察着那人,她沒看過這本書的原著,不過可以分析分析「首先作為炮灰我肯定不會那麼快遇見男主,而且看這人的遭遇,難不成是和她一樣的炮灰?」心中這樣想着,面上卻不能表露出來。但是好歹人家都那麼慘了還分了她半個果子,她總不能白吃吧?

她壯了壯膽,看向了四周,她爬起來在地上扯了些草,她之前是學中醫的,雖然還只是個菜鳥,但是一些簡單的消炎草藥還是能認出的。她慢慢向那人走去,把草藥放在他身旁,「那個,謝謝你啊,你臉上的傷可以先用這個處理一下,可以止疼。」說完,她又向樹下走去。

那人拿了草藥 ,看了她一眼,便離開了。江采看着他離開的背影,慢慢鬆了一口氣,壓迫感太強,有些害怕,她真的慫啊,救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