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炮灰女配的作精日常] - (1)成了炮灰女配

天蒙蒙亮,江采看着眼前還要複習的一大摞書,欲哭無淚,眼睛已經泛酸,她看着鏡中自己眼下濃濃的烏青的黑眼圈,淚水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上輩子殺人,這輩子學醫 ,嗚嗚~」

她猛地站起來,然後眼前一片漆黑,倒在地上。

她睜開眼,是一個白茫茫的世界,四周空空如也,她拍了拍腦袋,「做夢了?趕緊醒醒吧, 下午還有考試。」她使勁掐了一下大腿,「艹,好疼,怎麼回事兒?」

她看了看四周 ,突然一本書的樣式立在半空中,空中傳來聲音,「你好呀 ,幸運兒——我是小說《白月光怎麼會be》小說的系統,歡迎你來領取任務。」

江采揉了揉眉心,心裏無語,「離了個大譜,這夢怎麼還不醒?」

系統好像看出了什麼,突然樂了起來,「幸運兒,你沒有做夢哦,告訴你吧, 你已經猝死了,現在有個可以活命的機會,只要你完成了我可以特許你回到你原來的世界。」說罷,空中顯出一幅場景,醫院裏她躺在病床上,周圍都是她的同學,老師。

場景霎時消失了,她看向空中,「我需要怎麼做呢?」

系統忽然賤兮兮地笑了起來,「這簡單,我們小說的世界裏原本在平穩運行,但是由於最近的穿書太多,導致一些程序出現了混亂,而《白月光怎麼會be》中有個人物在時空混亂中去了其他書里了,所以這才召喚你來了嘛。」

江采有些狐疑,「什麼人物?」

「這個嘛,這個嘛,我的業務原本是推劇情的,誰成想出了個紕漏。你的身份是蒼華山的一個弟子,然後——然後——」系統聲音有些沒底氣地小了下去。

「我,,,,」無了個大語,她有些鄙視地看着半空。「不會你也不知道然後是什麼吧?」

「很簡單的,劇情才開始到百分之一,就是等到劇情到百分之五十的時候,需要你給女主擋個大招,去送個人頭就完了」

江采消化完系統的話,感情她穿過去不是女主 ,甚至不是女配,只是個為男女主愛情陪葬的炮灰,當真純純大冤種,她徹底無語住了。

「幸運兒,你做還是不做呢?很划算哦,而且你在原世界的人生是靜止的,所以鑒於本書bug。可以讓你原世界做植物人哦,完成了你就可以活命了。」系統的語氣里充滿了哄騙的味道,她要是能摸出手機,肯定立刻打開國家反詐app。

「那任務失敗了呢?」江采心中思索, 笑話,老師常告誡他們,「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煙火。」她真的不想當個無情的送人頭機器。

「一旦任務失敗,那麼你在原世界會徹底死去,而這個世界的你也會消失。」系統說著認真了起來。

好吧,生命誠可貴,她還是想活着,她的炸雞燒烤火鍋,奶茶自助夜宵還在那個世界向她招手,

而且,她磕的cp還沒有happy endding!她追的小說還沒有完結!她的手機聊天記錄還沒刪乾淨!她得活着呀,還是得頑強的活着!想到這些,她當真欲哭無淚,只怪遺憾那麼多

「好吧 ,我去,不就是炮灰嘛,多簡單的事兒」心中一橫,她便答應了系統。

隨即她陷進入了隧道之中,虛空中響起系統的聲音,「好的,歡迎江采女士的穿書之旅,祝你旅途愉快,牽手師尊上仙,走上人生巔峰,改寫穿書之史。」

江采額上閃過頻頻黑線,「什麼玩意兒?」這難道是它們系統界的標語嗎?她替人尷尬的毛病又犯了。

江采醒來時,她剛好掛在一棵歪脖子樹上,她動了動兩條腿,下不去,「怎麼別人就那麼屌炸天的出場,就我,估計掛這樹上大結局了都沒有就我。唉——」想到這,還是靠自己吧。她鼓足了勁兒,向後一翻,整個人向下摔去。

「艹——」嗚嗚嗚,怎麼那麼疼,她整個人摔倒在地上,感覺屁股都被砸開了花,她翻過身來趴在地上,先緩緩,躺着緩會兒,疼啊——

就這麼趴在地上,她看着四周,還以為穿到了什麼地方,這個狗系統,什麼都不告訴她,要是可以投訴,她絕對實名舉報它上班摸魚。不過這山河樹林倒是和原世界沒什麼區別,這倒是讓人放心多了。她揉了揉太陽穴,「現在該去哪兒呢?好像是什麼蒼華山,我怎麼知道在哪兒?真的是,上趕着送人頭還真是第一次做,卻連個地兒都找不到,晦氣——」心裏默默吐槽着,實在忍不下了,大喊了了幾聲,「狗系統——狗系統——狗系統——」

「幸運兒,還有什麼要諮詢的嗎?竭誠為你服務哦——」

系統的聲音悠悠傳來,江采驚掉了下巴,這召喚的方式還真是,特別呢。

「我——那個,我應該要去那個蒼華山吧?那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