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的斬神護衛》[女帝的斬神護衛] - 第6章 這就是衙門(2)

荒廟。

林然一手扶着腰一手推開了大門。

這衙門着實有些清冷,面積不大倒是其次,關鍵是還沒有人歡迎他,反倒是六名大漢齊齊瞪着他,讓他有種進錯門的感覺。

再一看門匾,沒錯啊!

難道說對方是要給他個下馬威?

一定不會錯,怎麼說自己也是欽點的,強龍還難壓地頭蛇呢,更何況是衙門。

於是他直起腰咳嗽了一聲:「在下林然,幾位好漢這是何意?」

「你就是林然?」張曉陽向前一步,原本嚴肅的臉龐頓時變的無比獻媚:「我看您剛才的模樣一定是操勞過度,這是我家祖傳的良方,保您滿意。」

其他衙役一聲唏噓,不過也急忙掏出自己的禮物,結果清一色的補腎佳品。

這麼一整倒是讓林然有些不好意思。

「諸位太客氣了。」

「大家都是自己人,尤其是聽說尊夫人才貌雙全堪稱絕美,林哥日夜操勞必然耗費精力,我們大家作為您堅實的後盾怎能不為您排憂解難。」

張曉陽一邊獻媚一邊介紹,很快大家便互相認識了。

這六人便是整個衙門的衙役,算是這裡的老人。

清河鎮不大,所以衙門裡也沒養太多閑人。

除了這幾位便只有鎮長一人,如今來了他,正好湊夠八個,兩桌麻將的人數。

「張哥,我在醉紅樓特意定了酒菜,專門為您接風洗塵。」張曉陽嘿嘿一笑:「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先待我去與鎮長交差,哥幾個,這頓我請!」林然突然覺得豪情壯志:「我先失陪了。」

告別六人,林然去了後堂。

鎮長一人坐在桌前沉思。

他也是昨天剛剛接到的聖諭,不但陛下親臨而且還偽裝成了一賣布商人的妻子,這着實讓他驚掉了下巴。

不過轉念一想也就釋然了,如今雙王執政,有一個不靠譜的也沒什麼。

奈何前幾日他自家卻出了大事,小妾背着他偷腥被抓了個正着,一時之間讓他臉面無存,尤其是那人還與陛下所說的林然一模一樣。

他就搞不明白了,守着一如花似玉的女帝都敢出來偷腥,就不怕被宮刑?這人也太大膽了吧。

再想想自己剛剛納進門沒多久的小妾,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咋就不守婦道呢?

自己好歹也是鎮長,一方父母官,咋就套不牢女子芳心?難道不如一名一貧如洗的小白臉?

正胡思亂想呢,林然推門而入,完全沒把他當回事。

「鎮長,屬下林然前來就任。」

鎮長差點一口氣沒上來,伸出手指點了半天本來想說放肆的,但是一看來人只好換了說辭:「林然,你過來。」

鎮長看上去約摸五十來歲,身體還算硬朗,一身官袍倒也穿的得體,只是怎麼看都露出一副愁容,就跟別人欠了他一大筆錢要不回來般難受。

林然疑惑走了過去,畢竟初來乍到,一切還是以小心為上:「鎮長有何吩咐?我看您躊躇滿志,難道最近遇到了什麼無法解決的案子?」

「林然啊,女人越漂亮就越需要男人守護,你們年輕人不懂,到了我這個歲數,一切都會明白的。」鎮長擺了擺手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下去吧,好好乾!

我想他們一定給你準備了不少的禮物,我就不準備了。禮物都乃身外之物,保重身體才是本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