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哪》[你們哪] - 第9章

第五章難得見裴顏如此失態,阮清晚心中一震:「將軍無事便請回吧,哀家會命欽天監為你們擇一良辰吉日。」
裴顏眸光寸寸冷了下去,生硬回了句:「那臣便,不擾太后雅興了。」
他將雅興二字咬的極重,足見其中意味。
阮清晚面色又蒼白了幾分,終是一句話也不曾對他說。
翌日。
阮清晚帶了裴瀛愛吃的甜心前去御書房探望。
想和兒子重修舊好。
卻聽一個老嬤嬤的嗓音自殿內傳來:「陛下當效仿靖安將軍這等頂天立地的好男兒,萬不可同後宮中人學些陰狠毒辣的手段。」
阮清晚一怔,這是……太皇太后身邊的蘇嬤嬤。
裴瀛稚嫩的嗓音響起:「嬤嬤言之有理,朕分得清是非對錯!」
心頭猛地一痛,阮清晚猛地推開殿門:「放肆!」
「刁奴,不在行宮好好伺候太皇太后,竟敢跑來離間哀家與陛下的母子之情,你究竟受何人指使!」
蘇嬤嬤佯裝鎮定:「太后,奴婢受太皇太后之命前來照顧陛下起居,太后莫非是對太皇太后心懷不滿!」
「少給哀家頭上扣帽子!」
阮清晚眯起雙眼,「將這刁奴拉去掖庭!」
宮人一擁而上。
囂張的蘇嬤嬤瞬時氣焰全無,跪在裴瀛腳下哀求。
「陛下!
陛下救救奴婢!」
裴瀛面露不忍:「母后……」阮清晚沉聲道:「求情則免了,任由奴才騎到脖子上撒野,哀家還有何顏面做這個太后!」
親見蘇嬤嬤被拖走,裴瀛眼眶泛紅:「母后,您為何變得如此殘暴?
兒臣不是皇帝嗎?
為何既保不住御史,也保不住蘇嬤嬤?」
阮清晚聽得心酸不已:「母后是在為你蕩平威脅!
待你能獨當一面之時,母后絕不插手朝中之事!」
再過五年……縱使裴瀛有需要她的時候,她也無能為力了。
阮清晚默然轉身離開。
才踏下玉階,便見裴顏迎面而來。
掃了眼他手中的禮單,阮清晚黯然垂眸:「將軍這是剛從欽天監過來?
婚期定在哪日?」
裴顏面上滿是柔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