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嶺航空公司第一金牌機長秦林川上場》[南嶺航空公司第一金牌機長秦林川上場] - 第4章

她,讓她來醫院接收治療吧。」
同事惋惜着勸慰道,「胃癌晚期,可是要人命的。」
沈笑笑垂着的手微微蜷緊,臉上的神情與方才無常:「謝謝,我會勸她的。」
取好葯,她轉身往回走,神色漸漸收斂,直至苦澀。
醫者不自醫,渡人難渡己。
這大抵是她身為醫生最大的難處……傍晚,盧灣小區。
沈笑笑燒了熱水,泡葯吞服。
苦澀的味道順着味蕾蔓延至心頭,讓她胃裡猶如翻江倒海。
她忍着噁心,又連吞了一些花花綠綠的藥丸子。
還未吃晚飯,但這些葯已經足夠讓她飽腹。
沈笑笑蜷縮着靠在沙發上,一室的冷清帶着徹骨的涼。
「叮」手機響起視頻電話鈴聲。
她有些疲憊地拿起手機一看,連忙起身搓了搓蒼白的臉,這才緩緩摁過接通鍵。
「爸,扎西德勒。」
她用歡快的口吻打招呼。
父親是紅十字支援醫生,哪裡有需求,他就走到哪裡。
從京郊大地到北荒山區,再到西部邊陲,現如今待在西藏已經兩年。
視頻另一端,一個雙臉頰高原紅的中年男人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
「笑笑,你在南嶺還好嗎?」
沈父的聲音透着幾縷久經風沙的砂礫感。
沈笑笑抬起指尖拂過父親的臉龐,笑着應答:「吃得好睡得好,工作也好,您呢?」
「挺好的,每天都有藏族百姓給我送哈達,抽空爸都寄回來給你,保平安。」
聽着父親的話,沈笑笑鼻頭驟然一酸。
「那是藏族人民給您的祝福,您自己收好,保佑您在那邊平安順遂。」
她仰着頭,不讓眼眶內的霧氣溢出。
沈父嘆了口氣,神情中的思念之情溢於言表。
「傻丫頭,爸這輩子都在行醫路上,你平安健康才是爸最大的心頭願。」
沈笑笑的心一顫,攥着沙發的手也緊了幾分。
她想要平安,也想要健康。
可她要如何開口,對父親說自己的身體情況……「爸,您什麼時候回來?」
她哽着聲,帶着祈盼。
她話音剛落,視頻界面驟然有些晃動,隨即傳來焦急的藏語聲。
沈父立即用藏語回應對方,隨後對着手機說道:「笑笑,爸要看診去了,你照顧好自己。」
說完,他不待沈笑笑任何回應,匆匆掛了電話。
『嘟』聲響過,房間內恢復一片寂靜。
沈笑笑握着手機,感受着視頻通話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