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總,夫人她只想傾得你心》[慕總,夫人她只想傾得你心] - 第8章 她也只是阿璃,乾淨美好的珍貴

蘇眷急得不行,她的吻漸漸往下,落在慕時深精緻的鎖骨上,氣氛有些亂,曖昧橫生。

慕時深鳳眸瀲灧,黑得純粹,他反手扣住蘇眷的手腕,拉過粉色的軟被將不老實的蘇眷裹住,隔着被子抱在懷裡,他喉結滾了滾,拍拍她的背,輕哄:「阿璃,乖一點,要睡覺了。」

蘇眷心底不願地扭了扭,奈何裹得太緊動不了,她氣結,在他懷中仰頭,欲求不滿的水眸瞪着慕時深,他依舊是那副清清冷冷的模樣,蘇眷着實不服氣,更是激起了她滿身的勝負欲,蘇眷想看看這麼仙氣的人兒是怎麼在她身上口耑的。

蘇眷想得激動,眼神是絲毫的不掩飾,過分露骨,倏然,一雙骨節分明的手遮住了那雙滿是嫣然的眼,帶着啞意的聲音響起:「阿璃,你乖乖的,快睡。」蘇眷的眼神太過炙熱,慕時深有些受不住。

約莫平靜了幾秒,慕時深抽出胳膊,欲要起身離開,蘇眷焦急地開口:「阿深,你還要走嗎?我病還沒好,渾身難受,你不陪着我嗎?」

慕時深到底還是擔心蘇眷的身體,低聲說:「我去沙發睡,守着你,你好好休息。」蘇眷看着他的背影,掙扎着伸出手,及時握住他的手心,撒嬌道:「阿深,你別走,你陪我一起睡,好不好嘛」

看着頓住的慕時深,蘇眷乘勝追擊,音色更是軟了幾分:「老公,你陪陪阿璃,好不好,好不好……」軟乎乎的老公叫得慕時深徹底敗下陣來,眼底難得浮現笑意,蘇眷看在眼裡,哦,原來喜歡叫他老公啊,早說嘛!

最終,蘇眷如願地躺進慕時深的懷裡,緊抱着他的腰身,鼻間是她喜歡的檀香氣。從重生到現在,無論是心理還是身體,蘇眷真的累極了,伴着慕時深的體溫,一夜無夢。

這一夜,蘇眷睡的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