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總,夫人她只想傾得你心》[慕總,夫人她只想傾得你心] - 第7章 蘇眷想里里外外都沾染上慕時深的氣息

盛夏的夜有微風,微涼斑斕。

慕時深進屋,伸手將黑色西裝外套遞給了身旁的王叔,扯開領帶,修長的手指挑開襯衫的扣子,垂眸,低聲問:「她呢?」

此時已經被張媽收買練習了N遍的王叔機械地說:「少夫人看完醫生已經在主卧睡下了。」慕時深蹙眉不語,抬腳向樓上走去。隨後的慕昀心中警鈴大作,緊緊盯着王叔,沉思,少夫人?還睡在主卧?是王叔病了還是我聾了?

樓上,主卧。

慕時深打開房門的手,頓住,看着屋內的擺設,遠眉擰得更緊,剛剛是少夫人,現在又是這般,他不知道蘇眷要做什麼,只是無論做什麼,都與他慕時深無關。她喜歡,那他便縱着。

慕時深目光移向床上鼓起的小小的一團,心間都好似被什麼填滿了。

屋裡開着冷氣,淺粉色的紗帳翩躚,更添迷離。蘇眷聽着那愈來愈近的腳步聲最終停下,眼眸緊閉,軟被下的小手攥的緊緊的。慕時深凝着那紅撲撲的小臉兒,俯身,手背貼上蘇眷的腦門兒,不燙。

蘇眷聞着那襲來的清冷的檀香氣,眼眶微熱,抓住慕時深試溫的手,猛地往下拉,猝不及防,慕時深壓在了蘇眷身上,被蘇眷抱了個滿懷。

兩人四目相對,蘇眷能感受到慕時深身體緊繃,她對上那雙墨玉般的黑眸,聲音帶着病後的沙啞:「阿深,你回來啦,我不燒了,可還是有點難受,你抱抱我好不好…」

慕時深看着眼眶泛紅,抱着他撒嬌的小姑娘,又甜又澀,一股無力感湧上心頭。他從未見過這般柔軟的蘇眷,這次她應該又是為了席景吧!席景,席景,席景在她心裏就那麼好嗎?

慕時深兩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