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總,夫人她只想傾得你心》[慕總,夫人她只想傾得你心] - 第4章 官宣:情遲也痴

眷歸苑,夜清寂。

蘇眷幫慕時深凈身換了衣服,不過,依舊是白襯衣黑西褲,是他們領證那天穿的那身。她告訴秦驍給她一晚的時間,天亮就讓他來接慕時深。

蘇眷穿着領證時的白色素紗裙坐在床邊,手裡捏着兩本結婚證,靜靜地看着躺在床上的慕時深。

「與玠同游,朗然照人,」蘇眷這樣想着。慕時深的五官每一寸都是精心雕琢過的,眉間星河,如神明,似謫仙。他是冷白皮,都說美人在骨不在皮,可他是樣樣都佔了的。蘇眷最喜歡慕時深的眼睛,黑曜石一般,幽魅深邃,可在看她時總是那麼含情又克制,他只是這樣安靜地躺着,卻仍是睥睨之姿,如微雲憂悒,如孤月清遠。

蘇眷摩挲着他骨節分明的手,有薄薄的繭,是他用槍時留下的。還有手指上那枚婚戒,他好像從未摘過。

他戴着,可真好看。

蘇眷盯着,思緒漸漸遠了……

那時,蘇眷的爺爺蘇遠城對於慕時深做孫女婿相當滿意。慕家老爺子—慕時深的爺爺—慕溥淵打小就惦記着蘇眷做孫媳婦,兩人不謀而合。蘇遠城身體不好,又逢蘇眷要獨自去娛樂圈闖蕩,連哄帶騙催二人領了證。蘇眷記得,在領證前一天,她對慕時深說:「既然你我都不滿意這門婚事,不如都逃了。」慕時深一句話便回絕了她:「二老年紀大了,身體受不住。」蘇眷當時覺得慕時深可真孝順……

領證後,蘇眷並不在乎自己已婚事實,三天兩頭和席景上熱搜緋聞,慕時深只是讓人在背後默默處理着。蘇眷記得有一次慕時深深夜歸來,喝的酩酊大醉,他將她抵在卧室的門板上,修長分明的手禁錮着她,慕時深紅着眼,偏執地問她:「他有什麼好,為什麼,為什麼就不能回頭看看我啊……」酒精控制着慕時深的理智,鋪天蓋地的吻落了下來,蘇眷又怕又急,猛地掙開他的桎梏,抬手耳光落下,慕時深徹底清醒,幽深的眸底映着小姑娘泛紅的眼睛,蘇眷哭了。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