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總露餡了》[墨總露餡了] - 第007章: 噁心的男人

  「莫西故睡了我老婆,我也要把他的女人給上了!」池歡的風衣很快的被他扒了下來,唯一剩下的毛衣也被撕扯得變形,「裝什麼裝……你這种放盪的下賤女人!」

  當他的手將她按在后座上,低頭親在她臉上時,那肌膚摩擦生出的感覺讓池歡身上的每一根神經全部綳斷,再也找不到一絲的理智。

  她尖叫,「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滾啊·····」

  當人的心理恐懼深到一定的程度,就會失控到無法抑制,轉而變成生理恐懼,俗稱為心理病。

  池歡的排斥遭遇強行侵犯時,她幾乎也瘋了。

  清醒,害怕,她身上令她噁心的男人,記憶里骯髒至極的回憶,交織着一併呼嘯而來,如潮水般淹沒她所有的意識。

  「啊……」

  半個小時後,**局。

  束手無策的一撥**面面相覷,轉而看向蜷縮在椅子里,低着腦袋,渾身不斷顫抖的女人。

  十分鐘前,池歡被報案的兩個男人送了過來,連同強一奸未遂的犯人。

  五分鐘前,局長火速親自趕到處理此事。

  局長原本聽說池歡被「路過」的行人及時救下明顯的鬆了一口氣,但他剛靠近她想說兩句話,手還沒伸過去,就遭到了她情緒極其失控的排斥。

  也不敢再刺激她。

  莫西故收到消息就火速的趕了過來。

  但他不是一個人來的,身後跟着連病服都沒換,只在外面罩了件厚厚的大衣的怯生生的蘇雅冰。

  他一進來就看到了椅子里蜷成一團的女人。

  隨即他就愣住了,因為他從來沒有見過池歡這個樣子。

  在他的印象里,池歡是典型的天之驕女,大小姐,嬌媚,明艷,主動,無憂無慮。

  他從來就沒有見過,這個臉色蒼白如紙,嬌小的身子不斷顫抖着的池歡。

  莫西故心頭一窒,加快腳步走了過去,俯身,手想要搭上她的肩膀安慰。

  「滾。

  她沒動,一個字眼從血色寡淡的唇中吐出,重複了今晚重複了無數次的幾個字,「別碰我。

  莫西故瞳眸一縮,手僵在了半空中。

  從他認識她開始,池歡即便對着全世界所有人都高傲嬌蠻,但她在他面前,從來都是笑靨如花,更別說,讓他滾。

  只有在她最初糾纏他的時候,他曾不耐煩的說過這個字。

  一旁值班的**走過來小聲的道,「莫少,池小姐好像受了不小的刺激,不允許任何人靠近她…」

  原本以為她男朋友來了會不一樣,沒想到還是這個樣子。

  遠處,年輕俊美的男人事不關己看戲般的看着那一幕,視線在落在孤零零的站在莫西故身上的蘇雅冰身上時,薄唇扯出諷刺的弧度。

  末了,他低頭睨着一旁的手下,「那小妞兒真的沒?」

  「沒,我們過去的時候那人渣剛開始扒她的衣服,不過女人反抗時候的樣子真的挺嚇人的,跟不要命似的。

  男人不再說話,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輕微的動靜響起,門口又走進來一個人。

  墨時謙仍是一身深色系的衣服,冷峻挺拔,俊美深冷的臉陰沉得能滴出水,望着那被人圍着的,像受驚的貓一般縮成一團的女人,眼眸一暗,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

  這個男人從出現開始,就散發著一種無聲卻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