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開局一座加工廠》[末世:開局一座加工廠] - 第3章 孫行者棒殺攔路妖

第3章 孫行者棒殺攔路妖自金蟬長老拜別靈山後,這一行四眾也走了半月有餘。
八戒,悟空。
為師肚中飢餓,你們二人誰去化些齋飯,我們稍作休息後再行前進。」
八戒道:師父,您老人家騎在馬上有甚飢餓。
再說這荒郊野嶺哪裡有的人家,到哪裡去化些齋飯。」
悟空笑道:你這憨貨,居然連師父都敢頂撞,該打。」
那金蟬長老勒住馬道:着實該打。
八戒,也不怕你譏笑,為師當年在西天雷音處時便是三五年不吃也不感飢餓。
也不知為何,一別靈山後總覺得腹中飢餓。」
捲簾也道:不瞞聖僧言語,自出了靈山後,我也頓覺時間流逝之快,且肚中也總覺飢餓。」
悟空笑道:你二人都是久居天上的仙人,豈知這人間的規矩。」
金蟬探頭問道:人間有甚規矩。」
八戒回頭道:師父你是不知,這天上一日,人間便是一年。
你莫要看我們走了這十天半月,想必那靈山上老君和佛祖還未話別呢。」
悟空又道:人食五穀,一日三餐,不可短缺,如若不吃則腹中飢餓難當。
想必是師父和捲簾還未適應這凡間生活,再走幾日適應適應就可以挨住飢餓了。」
金蟬點頭道:原來如此。」
捲簾道:以前總聽飢要命,飢要命。
還未有體驗,直到今日我才知此話含義啊。」
悟空笑道:既然師父和捲簾飢餓,那我們就暫且休息,待我老孫尋些瓜果野草為大家充饑。
捲簾,八戒你二人照料師父護好經書,我去去就來。」
話語未畢,只見行者縱身一躍,便消失在金蟬等人面前。
許久之後,悟空帶着一筐野桃,野梨,野杏前來。
八戒撥弄着一顆野桃說道:師兄,師父叫你去化齋,你怎麼凈化些野果回來。」
悟空道:你這憨貨,此處地處荒山,哪裡來的人家,你們就暫且充充饑。
我剛看到前方有一城池,到達城中後我們在化齋飯,好生休息。」
金蟬吃着桃道:出家人在外,有食物果腹就已不錯,還談什麼好與不好。
只是苦了捲簾將軍,要受此苦罪。」
捲簾道:能陪聖僧前往東土本就三生有幸,還能結識二位哥哥已然高興,哪裡受什麼罪了。」
就在這四人稍作休息時,遠處的草叢中忽地閃出一群妖魔,只見那一群妖魔長的青面獠牙,牛頭豹尾,手裡個個拿的寶刀利刃。
直唬得那白馬仰天長嘯,慌得那聖僧渾身顫抖,驚的八戒捲簾呆若木雞,只有行者跳將起來手持如意金箍棒看着遠處的妖魔。
在群妖的簇擁下,一個牛頭人身怪手持一柄開山巨斧朝這四人走了過來。
此時,八戒捲簾已經緩過神來,各取兵刃走在行者身旁。
行者笑道:兩位賢弟莫要驚慌,你們只管保好師父護住經書,讓我來結果了這幫前來送死的畜牲。」
只見那牛頭怪手持開山斧朝行者喝道:對面的和尚,我乃此處鎮山太保,想必你們便是要去東土傳經的和尚,放下經書我便饒你們一命,若是膽敢說出半個不字,猶如此石。」
只見牛頭怪揮起那柄開山巨斧將一塊巨石砸到粉碎。
行者笑道:如今這世道真是可笑,連這毛還沒褪去的畜牲都敢妄稱太保,我見你道行不淺,特留你一條性命,你在勿要在此逞強,壞了爺爺的興緻。」
那牛頭怪怒道你這猴頭有甚能耐竟敢羞辱與我,今日我不殺你……」還未等牛頭怪說完,悟空便從耳朵里掏出如意金箍棒砍向牛頭怪,這牛頭怪慌忙舉起開山斧抵擋。
奈何悟空勁大,只一棒便打的這牛頭怪腦漿迸裂,半個身子埋入土中,只露出一顆被打的稀爛的腦袋。
可憐了這千年的道行就此毀於一旦。
群妖見牛頭怪身死,都慌忙逃命。
行者隨手抓住一個小妖問道:你們搶我經書,卻是意欲何為?」
那小妖跪下哆嗦答道:爺爺饒命,爺爺饒命,都怪這死牛精不知從哪裡得到的消息,說只要參透三藏佛經便可省去修行,肉身成佛。
故率我等在此劫經,不想遇到爺爺,不知爺爺神通,還望爺爺恕罪。」
悟空聽後拿起鐵棍刷的一下便將那小妖打出九天之外。
捲簾心中暗道:早就聽聞這廝法力高強,今日得見,果然名不虛傳,好生厲害。」
八戒說道:哥哥好本領,好本領。」
那金蟬長老從地上爬起來後見到被打死的牛頭怪不由得大叫了一聲,念起了往生經。
悟空笑道:師父果然仁慈,還要給妖怪念經超度。」
金蟬念完經後對悟空說道:好徒弟,這怪攔路搶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