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開局一座加工廠》[末世:開局一座加工廠] - 第2章 道祖引薦捲簾將

第2章 道祖引薦捲簾將悟空見惠岸倒地,正欲揮棒砍去,金蟬急忙勸道:悟空住手,萬不可傷及惠岸行者性命。」
悟空聞言,嬉笑住手:想不到這廝這麼不經打,我還未用力氣,就是輕輕一碰,他便如此不堪,若我稍加用力,他今日便去閻君處了賬了。」
佛祖心中暗喜,這行者雖是尖嘴猴腮,相貌醜陋卻也本事通天,由他護送金蟬東土傳經,定然無恙。
佛祖面悟空點頭說道:悟空果然好本領,但不知這悟能法力如何。」
見佛祖點到自己,那八戒也學金蟬雙手皈依,面佛答道:弟子雖無師兄那般本事,但是也能護的師父周全。」
悟空揪着八戒耳朵笑道我這師弟謙虛了,他之本領與我無二,尤其水下功夫勝我數倍,就這西天五百羅漢,在我兄弟二人眼裡也視若無物。」
八戒見悟空如此誇讚自己,不由喜上眉梢,昂首挺胸朝眾羅漢道:爾等誰願意出來與我老豬比試比試?」
佛祖見無人答話,便對悟能說道:我這有十八護法羅漢,你兄弟二人敢於他們較量一番么?
我這羅漢,他們可都法力通天,勝惠岸行者數倍有餘,你二人可與之切磋。」
八戒笑道:何須我兄弟二人,我一人足矣,先讓我師兄好些休息,待我與這十八位羅漢切磋切磋。」
悟空笑道:既然如此,就有勞兄弟了。」
金蟬拉住八戒耳語道:萬不可傷及性命,切記手下留情,點到為止即可。」
只見十八位護法羅漢將八戒圍在**,八戒握緊釘耙,來回踱步。
底下菩薩竊竊私語,都譏笑這八戒自不量力。
十八銅人陣已然擺好,八戒揮耙笑道:諸位多有得罪,豬爺爺的耙子可不長眼睛。」
便朝十八羅漢揮去,十八羅漢列陣接耙,這又是一場好鬥。
披香殿內,玉帝摸着捲簾的肩膀問道:朕平日待將軍如何?」
捲簾跪下叩首道:陛下之恩,猶如天海之恩,末將無以為報。」
玉帝扶起捲簾笑道:即是如此,我有一事還望將軍相助。
此事涉及我道派危亡,涉及朕之尊位是否尚存,還望將軍能應允。」
捲簾拱手道:陛下折煞末將了,莫說是一件事,縱然是上刀山取日,下火海尋寶,哪怕要活剮末將,末將也無以報的陛下大恩,陛下只管開口,末將定然應允。」
老君笑道:捲簾將軍忠義果然叫人佩服。
將軍是濟世安邦的功臣,怎能叫將軍赴死呢。
將軍可知西天如來老祖已撰寫經書三藏,要派人送往東土大唐度化世人么?」
捲簾答道:末將也聽聞此事,傳經度化世人乃是極大的功德啊,敢問此事有何不妥么?」
玉帝笑道:傳經渡人,卻是一件極大的功德,無甚不妥,可是傳的卻是沙門的經,東土民眾甚多,倘若人人皈依佛門,我教焉能尚存?」
捲簾又道:既然如此,我便夜訪雷音,一把火燒掉這三藏經書即可,讓他們去不了東土。」
老君搖搖頭道:想必那佛祖早已經將經書藏到了一個極為隱蔽之處,若找到經書還則罷了,如若找不到經書舍掉將軍性命反成不美。
我有一計,既可毀掉經書又可揚我道門,將軍可一聽否?」
捲簾拱手道:還望道祖明示。」
老君低聲言語道:西天距東土想必有萬里之遙,路途艱辛暫且不表,一路定然有歹人劫經。
玉帝欲派你保護那西天傳經的羅漢,待快到東土之時,你便燒毀佛經,想必那時我教派渡人經書早已完成,只需將我道門經書傳到東土便好,這不也是極大的功德么。
如若大計可成,將軍便是我道門第一大功臣。」
玉帝也道:倘若此計可成,我願拜將軍為太乙金仙,世享榮華,歲受香火。」
捲簾叩首道:末將必不辜負陛下和道祖的厚望。」
老君又道:此計尚不光彩,不可於眾人知之,還望將軍保守秘密。」
捲簾發誓道:如若泄密,永墮地獄,飛劍穿身,千刀萬剮。」
那玉帝喜道:來來來,我與老君為將軍踐行!」
再說這大雷音寺,八戒手持釘耙正大戰十八羅漢。
俗語道,孤掌難鳴,獨木難林。
八戒法力縱是高強也抵不過十八位護法羅漢的合力攻擊。
眼看八戒已疲於應戰,處於劣勢。
悟空笑道:這獃子,只曉得說些大話,還叫我好生歇息。」
金蟬子道:你這潑猴,看到師弟受難還不上前幫上一把,如何在此譏笑。
眼看八戒就要戰敗,你還不出手相助一把,這丟的可是咱們師徒的面子。」
悟空嬉笑道:師父切莫着急,我這就助他一助。」
只見這悟空一個跟頭從金蟬長老背後翻出,手持金箍棒喝道:羅漢休得猖狂,八戒頂住,我來也。」
好行者,只見他揮舞着那根如意金箍棒跳將到眾羅漢中間,一棒便將降龍卧虎兩位羅漢打出雷音寶殿,笑對八戒說道:你這獃子,和這幫和尚一樣,光耍些嘴上功夫,我觀你打鬥真是羞煞我也,你都不知害臊。」
八戒道:哥哥,你莫要譏諷弟弟,這幫羅漢好生厲害,我能撐如此之久,已屬不易,我說你這沒良心的憨貨,早知我已不行,為何現在才出來助我,要等我去閻王老君處,定然告你一狀,告你個謀殺師弟的罪過。」
悟空笑道:你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