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我契約了頂級強者》[末日,我契約了頂級強者] - 第9章 語嫣冰的感謝

林凡用箱子和書把一樓到二樓的樓梯間,堵得嚴絲合縫,滴水不漏。

這才滿意的拍拍手,左右手各拖一個搜刮來的,裝着戰利品的箱子,回到了六樓。

心情有些愉悅的林凡站在宿舍前,抬手推開了虛掩的門。

門側那邊的床上,清醒過來的語嫣冰,早已換上了一件清涼的短袖,背靠牆壁,正和她姐姐互相傾訴這短短半日所帶來的悲苦。

重逢的倆人,雖是在訴苦,臉上卻露出淡淡的笑意。

林凡用批判的角度認真審視了兩人一番。

嗯,用國色天香,花容月貌形容絲毫不為過。

林凡進到宿舍,湊到了倆人眼前,用略帶關懷的語氣對語嫣冰說道:

「你感覺怎麼樣?傷處疼嗎?」

語嫣冰沒有多大的反應,秀眸望着林凡,慢條斯理說道:

「謝謝,我身上的傷,應該是好了。」

剛醒來時,她感到非常的疑惑,自己不是應該和林凡葬身屍口了嗎?

她掃了一眼宿舍,沒有見到林凡,自己身上的事都顧不上,就急着大聲問站在她身邊的姐姐:

「林凡呢?他在哪?」

語沁水寵溺地瞧着焦躁不安的妹妹,安撫她說道:

「你不要着急啊,他只是有事不在這裡,說要搬些東西堵下面的門。」

聽完姐姐說的話,語嫣冰的心情平和了不少。

林凡作為語嫣冰的同伴,在最危險的時刻沒有拋棄她,而是背着她,受了重傷的累贅,一起逃命。

換作別人,可能早就果斷放棄了語嫣冰,能像林凡這樣的,真不多。

如果林凡因自己失去了性命,她的內心會不安,良心也會遭到譴責……

而林凡還活着對於語嫣冰來說可以算是個喜訊了吧。

語嫣冰用右手摁了下自己左側的肋骨,沒有疼痛感與不適。

她自己的傷,她很清楚,被石頭砸到左側肋骨,受了很嚴重的內傷,根本不是吃藥或者處理下外傷就能好的。

語嫣冰詢問她姐姐得知,此時離她受傷時,不過三個小時。

想將此事探查清楚的語嫣冰,卻不知從何調查,無從下手的她只好先暫時將這份疑惑壓在心底。

語沁水對失而復得的妹妹,自是關懷備至,不停地噓寒問暖。

倆人坐床上訴說著災難發生以來的所見所聞,說著不想承受失去家人的滋味,倒着這一天的苦水。

林凡對語嫣冰的關切之情,她姐姐自是看在眼裡的。

語沁水見到林凡,笑了笑拿起一旁的凳子放在他的背後,拉着他的胳膊招呼他坐下。

貼心的拿了瓶純凈水遞給他,又拿了幾張紙巾,想替他擦去額頭的汗。

林凡輕輕搖了下手,拒絕了語沁水的好意,表示自己擦就行。

語嫣冰何時見過姐姐如此柔聲下氣,心中貧貧,漠然道:

「姐,你對他這麼好乾嘛?對我都沒有這麼好,再說了,他還不領情。」

林凡捂着眼睛,心裏想着:

「你這36度的嘴巴是怎麼說出如此冰冷的言語啊。」

不敢將心中所想的話說出去,林凡無奈訕訕笑了下。

語沁水搞不清妹妹的想法,林凡沒來前是一個樣,來了後又是另一個樣。

當下賞了妹妹一個板栗,嘻笑說道:

「你怎麼對你的救命恩人說話呢?少貧嘴。」

「林凡,你別和她一般見識,她就這樣,嘴笨。」

林凡挑了挑眉,表示自己並不在意:

「沒事,我只是盡自己淺薄的一點能力背了會她而已,又沒有做什麼大事。」

救語嫣冰,也是早年受到的教育,促使他去做的。

更何況,語嫣冰還可以算是和自己有過命交情的同伴。

他和語嫣冰相處的大半天里,還是比較愉快的,知道她是一個看上去比較冷清不喜言笑的女生。

實際上她除了暴力點,暴力點,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毛病。

林凡瞟了一眼擺在桌子上的鐘,想着時間不早了,當下起身說道:

「都快到凌晨了,先休息吧,明天再商量商量該怎麼辦,再做打算,我拖來的那兩個箱子里裝有些食物,還有些感冒發燒葯,都放這裡保管着。」

言畢,林凡轉身要走出宿舍,語沁水見狀攔住了林凡,拉着他的手問道:

「你要去哪?」

「當然是隔壁宿舍啊,難不成和你們睡一間宿舍。」

語沁水小臉紅成一團,扭扭捏捏硬着頭皮說道:

「不許走,你就待在這宿舍,萬一有什麼突發情況也好照應,你離那麼遠,不方便。」

神情不自然的林凡,見此卻無可奈何,內心獨白道:

「不方便,喂,大姐難道你不知道男女有別嗎?我要是在這睡才是真的不方便吧,你就不怕引狼入室啊。」

林凡想甩掉掛在他手臂上的語沁水,誰知語沁水像是黏了膠水似的,死活掙不脫,無奈的他只能妥協道:

「好吧,我待在這行了吧,今天出了一身汗,那讓我先去隔壁宿舍洗個澡總行了吧。」

「不行,你就在這洗。」

「啊!」

林凡俯視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