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摸魚錄》[末日摸魚錄] - 第9章 雷光閃爍

進門後發現李沐維早已坐在客廳等候多時,看到跟在李牧元身後緩緩行動的金澤奉,笑着打趣道:

「小狗都想讓你留在這裡,哈哈~」

金澤奉無奈地搖了搖頭,自嘲一笑道:

「那些狗子是真滴凶啊,追的我落荒而逃……」

雖說如此,但金澤奉還是注意到了一些格外活躍的狗子,具有鮮明的特徵。等以後有機會,金澤奉並不介意報仇雪恨,如果可以的話挫骨揚灰也不錯!

金澤奉打算躲一會兒就繞其他的路回去,但李沐維擔心體力耗盡的金澤奉若是再次被圍住,只怕是連根骨頭都剩不下來,因此便勸其與李牧元一起睡。

兩人雖極力反對,但畢竟客廳像是火災現場一樣狼狽不堪,因此李牧元只能強忍心中的彆扭拿出一套備用的新被子留給金澤奉使用。

李沐維打了個哈欠,簡單囑咐兩人早些休息便走回卧室。

白天着急添火,李牧元忍着內心滴血將自己卧室里的木製傢具全給拆了,包括書架、床、衣櫃等。

整個家裡唯獨李沐維卧室里的東西分毫未動。

所以李沐維可以舒舒服服的睡在床上,而金澤奉和李牧元二人只能在冰涼的地板打地鋪。

金澤奉略顯拘謹的躺在被子里,與李牧元閑聊着。

第一次在別人家裡過夜,顯得有些慌張,好在李牧元並沒有表現出嫌棄,使其不由自主地鬆了一口氣。

金澤奉感受着心肺傳來的活力,體力似是恢復大半。而李牧元則是聚精會神的盯着金澤奉的周身,那淡淡的光暈再次縈繞,使得其本人百思不得其解。

在李牧元眼裡,這層光暈時隱時現。

淡的時候幾乎不可見,只有偶爾才會顯露出其璀璨的光芒。

李牧元猶豫片刻便開口問道:

「你……沒有感覺到身體有什麼變化嗎?」

「沒有,你白天不是問過了嗎?」

「我能看見一些東西,白天的時候還不是很明顯,但是現在卻清晰可見……」

頓了片刻見金澤奉若有所思的盯着自己的眼睛,便繼續開口道:

「我以為白天的時候你只是差一個契機,現在的話應該是『覺醒』了才對……」

說著李牧元略有些不自信的再次使用能力觀察金澤奉,然而片刻後不敢置信地問道:

「怎麼又暗淡下去了?!」

聽着李牧元的自言自語,金澤奉突然想到了什麼便神秘兮兮地說道:

「你等會兒,好好看着!」

說完再次運轉呼吸。

經過剛才的極限運動,似乎對體力以及身體的掌控力有了極大的長進。呼吸較之往常比起更加通暢。

隨着一個周期結束,呼吸漸入佳境。

突然!

一道紫紅色的光亮一閃而逝,隨即傳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雷鳴傳響!

在李牧元的眼中,金澤奉周身黯淡的光暈逐漸變得明亮,散發溫暖的光亮。然而隨着轟鳴聲傳來,那溫暖的明光,逐漸變得狂躁,似是閃雷般四處攢動!

兩個周期後,金澤奉呼吸漸弱,吐出一口濁癱軟地躺下去,氣氣喘吁吁地說道:

「累死了累死了……你有沒有看出來什麼?」

李牧元目光微凝,略顯疑惑道:

「你的『能力』是呼吸?」

「不知道啊,要不你試試?」

「這,可以嗎?」

「有啥不可以的,明早再讓姐姐試試!」

想了想李牧元便同意了金澤奉的建議。如果這個呼吸法可以讓李沐維更好的控制自己的能力,那麼身為弟弟的他不介意先試一試。

當然若是有效,還得注意保密工作,若是被忘恩負義的狗東西學去後反過來背刺,那可就噁心死了。

李牧元突然意識到這一點後對金澤奉說道:

「喂!你別傻傻的隨便往外傳呼吸法啊!」

「嘿~你以為我跟你似的呢!哈哈~」

李牧元啞然失笑,無奈地搖了搖頭後正色道:

「我準備好了,你教我吧!」

金澤奉躺在地上回想着呼吸節奏,緩緩說道:

「那我現在開始說,你照着我說得來,剛才你也看了應該有印象的吧!」

說完便開始講解呼吸節奏。

半刻鐘後隨着接連不斷的咳嗽聲響起,呼吸節奏被迫打亂。

李牧元漲紅着臉說道:

「不行不行,我感覺我體質太差了。這個呼吸法我現在用不了!心肺根本就控制不住越來越狂躁的呼吸,你運轉這個呼吸法的時候也能感覺到狂躁嗎?」

「不會啊,我覺得還可以!可能一邊運動一邊呼吸的話會更好吧……」

金澤奉不確定的說道,但是一聽說一邊運動一邊運轉呼吸法的李牧元臉色發白,隨即搖頭道:

「不行不行,算了吧算了吧,明早讓老姐試試。」

喝了口平復不適的氣腔,隨後說道:

「睡吧睡吧,早點兒睡早點兒起!」

沒聽到回應的李牧元轉頭看去,發現金澤奉早已失去意識,陷入夢鄉。李牧元無奈地笑了笑為其蓋上被子後,揉了揉因為過度使用『能力』略顯疲憊的眼睛,繼而入睡。

「咚咚!」

一陣敲門聲響起,接着便是一道悅耳的聲音傳來喚醒沉睡中的二人。

「醒了嗎醒了嗎?早餐已經做好了,你們快出來吃。」

李牧元略顯迷茫的睜開眼睛,看向緊閉的卧室門眨了眨眼,接着一腳踹向一旁踢開被子的金澤奉的屁股,嘴裏不知呢喃着什麼,起床出門洗漱。

睡夢中的金澤奉一個趔趄,猛地從地鋪爬起,看着李牧元離去的背影撓了撓頭,難道做噩夢了?

金澤奉輕輕咳嗽,想必是昨夜太過疲憊,還沒緩過來。

三人簡單的吃着早餐,金澤奉突然好奇姐姐的職業,便開口詢問。

原來在市醫院任職護士的李沐維在一年前失業,後來在家當起了全職寫手,劇本殺、網絡小說無不涉獵。

怪不得這幾次過來都看到姐姐顯得「無所事事」。金澤奉如此想到。

李沐維原先也經常出門與朋友聚餐,不過失業後逐漸喜歡上了在家裡宅着的感覺,隨即找了個合適的平台後當起了鹹魚作家。每天不是被催更就是在被催更的路上。

偶爾有評論噁心到了作者的時候,氣急敗壞的李沐維就會換個小號與那個『口出狂言』的用戶對線,若是對線失敗,就找自己弟弟幫自己一起與對面的用戶對線。

金澤奉無法想像那畫面,不過大受震撼。

心中略顯可惜,如果當時自己在場的話,肯定能更愉快的與對方對線。雖然在線下不善言辭,不過在線上用上鍵盤後的金澤奉宛如方天畫戟在手的呂戰神,雖然有過敗績,但那是因為對方實在太過強悍,比下限金澤奉還真比不過。

吃完飯無聊的無所事事的三人,圍着疊起的小毯子,一邊喝着冰鎮汽水一邊鬥地主。

另一邊再次找上門的宋何江敲了敲門,發現門內並沒有回應,略顯不敢置信。這廝不會為了躲着自己一整晚沒回來吧?!

宋何江有些事情想要囑咐金澤奉,而且最近有些忙,所以並未在此地等候太長時間。找來略顯無所事事的齊恆三,令其在此地等候並傳達話語,便轉身離開。

城西唐叔和城東的雙子聽聞南紅九的半數人馬被拘押,便心有靈犀的打算痛打落水狗。

雙方不謀而合,決定這兩日派人去城南,抓住對南紅九而言較為重要的人作為人質,脅迫對方填寫地契轉讓合同或者簽約一些合作合同。

這會兒正在組織人手,一路上惹了數不盡的麻煩,四處調戲、收保護費、若是遇到孤苦伶仃的人想必是難逃厄運。

金澤奉就是個孤苦伶仃的人,宋何江有些擔心自己還未收服的小弟,特意過來囑咐一聲。

這廝命大的很,又低調,而且本身就是個窮逼,想必不會被人特意針對,宋何江如此想着,加快腳步往城南走去。

前一天紅娘找到他做了一筆交易,待宋何江完成交易內容後,南紅九保證不再派人騷擾姜童。交易內容很簡單,不過是帶南紅九的妹妹四處逛兩天。

宋何江心中冷笑,重要的妹妹不可能沒人保護,還多此一舉的找上自己,不過是為了多上一道保險罷了。宋何江雖百般不願,但若是為了姜童並不介意狐假虎威一場。

聽聞南紅九正在談一項生意,宋何江搖了搖頭不知是該評價為自信還是自大。

宋何江到達臨吾第二中學門口時,有一道俏麗的身影早已等候多時。

「你遲到了。」

「抱歉,來之前見了一個朋友。」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