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摸魚錄》[末日摸魚錄] - 第4章 再臨北岸

一陣暖風吹入,從臉頰一側一拂而過,令金澤奉不由自主地露出微笑。這無比溫柔的感覺哪怕是在睡夢中都能令其露出痴笑。

金澤奉緩緩醒來,習慣性的活動了下四肢,較之之昨日比起又好了大半。已經能正常發力了,不至於像之前一樣走路時兩腿都會打顫,不知道的還以為夜裡太過勤勉了。

恢復速度意料之外的快,不過在飢餓感的來襲下,四肢略顯無力。金澤奉翻了翻箱子,發現按照現在的飯量,剩下的泡麵只夠吃兩頓。

加上宋何江送來的食物,正好夠金澤奉撐到次日。

吃過早飯坐在沙發上望着窗外的烏雲揉着肚子的金澤奉,突然想起自己並不知道今天是幾號。金澤奉仔細想了想卻只想得起來今天是八月的某個星期五。

家裡並沒有日曆,包括手錶、鬧鐘等,因為用不到。平時看日期一掃手機屏即可,然而那匆匆一掠使得金澤奉並沒有太過深刻的記憶。

金澤奉很少購買用不到的東西,純粹是浪費錢財罷了。金澤奉衣服也很少,除了幾件很喜歡的遊戲周邊服飾外,其餘的幾乎是從高中時期穿到至今。

整個房間,沒有電視、冰箱、空調……

除了特意挑選時自帶的小沙發、床、桌子和衣櫃外沒有其他傢具。

房間不過四十八平,但金澤奉是打心眼裡喜歡。

大三至今已經兩年有餘,這間房子租了兩年而金澤奉也已經二十二歲了。

金澤奉不需要多大的空間,只要能夠裝得下自己且獨立就足夠了。這是從金澤奉能夠獨立思考開始便徘徊於腦中的想法。

十數年來,未曾動搖(到後期主要是為了遠離父母間的戰場)。

消化完金澤奉起身繼續鍛煉着身體,枯燥乏味但金澤奉無事可做。

數小時後宋何江按時送來金澤奉的午飯+晚飯。金澤奉高興的咧着大嘴,在宋何江的一再強調以及自己的不斷確定下金澤奉緩緩關上房門。

本想再活動片刻的金澤奉聞到食物的香氣,猶豫了片刻,隨後理智佔據上風,接着金澤奉便坐在沙發上吃起了午飯。

今天宋何江準備的有紅燒肉蓋飯、兩盒炸雞、兩杯奶茶、兩盒甜點、兩盒果盤。

金澤奉不由自主地咧着嘴笑。自從開始在外面租房子,金澤奉就沒吃過這麼豐盛的午餐。

雖然因為一頓吃不完、不得不分成兩頓,但那怕是涼了也是許久未吃過的美食,心中無比喜悅。

吃過午飯將剩下的食物包裝好留到晚上吃,便一如往常坐到沙發上消化着食物。

金澤奉最近一坐在沙發上就喜歡望向窗外,之前還有終端刷刷影視作品、小說之類的,現在金澤奉也沒辦法,只能望向窗外打發時間了。

也許金澤奉自己也沒想到,自己會痴迷於望着窗外的漫天烏雲。烏雲雖然壓抑沉重,但也無比廣闊,舉目千里,無邊無際。

金澤奉也很喜歡雷聲、雨聲,尤其是傾盆大雨拍打在窗戶的聲音,莫名的感到安心。

雨滴從屋檐滴落的聲音也很喜歡、大風呼嘯而過的聲音、河水流淌而過的聲音、海浪翻滾的聲音……這些金澤奉都很喜歡。

不過生存還是比較之重要的,金澤奉是個理智的人,因此苟活於繁世間也不會不快樂。

這時突然一聲慘叫響起,接着響起罵娘的聲音。

「CTMD,老子養了你這麼久,你TMD居然咬我?」

「老子買着最貴的狗糧伺候你個小祖宗你TMD不吃,居然想吃我?」

「老子今天TMD的還想吃狗肉火鍋了!艹!」

金澤奉聽着隔壁不敢置信卻又帶着憤怒的罵聲,不由自主地揚起嘴角。不免替鄰居感到悲慘。住着這麼小的房間,養着小動物並儘力悉心照顧,沒想到今天居然差點兒被反殺了!

鄰居家的狗子金澤奉見過,很乖巧,今天居然反殺自己的主子,想必是受什麼刺激了吧。

金澤奉起身趴在窗檯望着樓下的人群。不知是不是錯覺,好像樓下的人群不再那麼密集,而且雖然如今每日溫度平均在二十七度左右,但還是有不少人穿着長袖長褲,戴着帽子口罩出門。

金澤奉感覺下面的人奇奇怪怪的,有種莫名的心悸。定了定神,不再理會,轉身專心鍛煉身體。

數個小時後疲憊感先飢餓感一步來襲,金澤奉喘着粗氣坐下休息,一刻鐘後吃起了剩下的食物。

依舊很香。

金澤奉吃完,與昨夜相同再次裹着毯子坐在沙發上休息。消化了十多分鐘便緩緩陷入沉睡,而今日的雷聲姍姍來遲,直到金澤奉陷入夢鄉半小時後才綿綿不絕的響起。

次日一大早,金澤奉在熟悉的敲門聲中睡醒。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口水,金澤奉將毯子疊的方方正正,隨後起身開門。

這次金澤奉將宋何江邀請了進來,並令其坐在沙發上休息,並表示自己要吃早飯。

說著拿出僅剩的幾桶泡麵,泡在熱水裡。

宋何江看着金澤奉正在準備的早飯,微微皺了皺眉。忍不住開口道:

「難怪你這麼瘦。」

聞言金澤奉啞然失笑,內心想着『你比我還瘦』,卻組織了半天語言,數秒後才說道:

「我只是最近如此而已,平常我吃的也不算太差。」

宋何江淡定地開口道:「我知道,最近吃的喝的都漲價了嘛,而且還漲得離譜。」

頓了片刻後沒忍住繼續說道:「這些惡意漲價的傢伙,真是不知死活。」

說完瞥了一眼金澤奉,接着一臉傲然的淡定說道:「當然,我是不可能在意這些垃圾的。」

金澤奉手中端着的小碗差點兒被這言語驚掉地上。

想了想還是不給他分一些泡麵了,接着轉頭問道:

「你要喝點兒什麼嗎?咖啡或者涼白開?不過咖啡質量並不怎麼好,也就我比較習慣罷了。」

宋何江想了想開口說道:「還是咖啡吧,正好你燒了一壺熱水。」

金澤奉笑了笑不置可否。

轉頭沖了一小杯,畢竟宋何江只是想嘗嘗,聊勝於無。

宋何江輕吹口氣,緩緩喝了一小口。含在嘴裏眉頭微皺,隨後咽了下去。淡淡開口道:

「就提神醒腦而言,這咖啡還不錯。」

金澤奉笑了笑說道:「不是一無是處就好。我馬上吃完,你可以隨意看看。」

說著指了指宋何江身後的空間。

宋何江說了聲「好」便轉身一眼「望」去,不到半分鐘就把這間屋子從上到下打量了個遍。注意到床頭中心擺放着的若干本書籍,宋何江瞅了過去。

片刻後轉身對金澤奉問道:「你看這些?」

金澤奉含糊不清地問道:「怎麼了?」

宋何江搖了搖頭略顯意外道:「沒什麼,只是沒想到而已。」

金澤奉迅速咽下口中的食物,開口道:

「大學時候同學推薦的,去年才買上看了看,一本書而已有什麼驚訝的?」

說完繼續吃起了面前的面,金澤奉吃飯很安靜,除了若隱若現的咀嚼聲,幾乎沒什麼聲音。

宋何江目光明亮的看着眼前這個不管做什麼都很安靜的男子輕笑道:

「我以為你不過是個草包。這些書,你翻過很多遍了吧?」

宋何江看着那枯黃磨損微微翹起的邊緣淡定問道;

金澤奉快速吃完僅剩的泡麵,抽出一張紙擦了擦嘴,接着拿起一杯水漱了下口後只是淡定的「嗯」了一聲。

宋何江輕笑着搖了搖頭,走到桌旁拿起喝了兩口的咖啡,將剩下的一飲而盡。緊皺着眉頭將手中的杯子還給金澤奉,淡定道:

「一會兒的大事,不容出錯。」

金澤奉咧着大嘴笑道:

「放心,你出計謀我行動,不可能出意外。」

對於這種打算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