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摸魚錄》[末日摸魚錄] - 第10章 初識清魚

金澤奉走在前面,時不時的在還開着門的小吃店門口駐足。好不容易逮到一隻羊可以薅,金澤奉並不會客氣,畢竟宋何江也未曾與其客氣過。

又是半個小時,三人正大步流星地走着。宋何江瞥了眼一旁面無表情地少女,悄悄地擦了擦兩鬢的汗水。

忍不住輕嘆口氣,暗嘆自己居然連個小女孩都比不過。對此宋何江只能誇劉清魚體力驚人,同時忍不住對走在前面帶路的金澤奉抱怨,走個路何必那麼快?

不過自己造的孽,含着淚也要撐下去。

三人正走着,劉清魚突然說道:

「你們,不覺得氣氛不對嗎?」

走的身心俱疲的宋何江如夢初醒,悄悄瞥了眼四周,而從半刻鐘前起便覺得四周氛圍有些怪異的金澤奉恍然大悟。

前幾日被追習慣了,以至於現如今金澤奉對視線極其敏感。就好像上台演講時吸引到許多的目光一樣。但正常走在路上,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吸引路人的目光呢?

金澤奉忍不住長嘆口氣,內心無奈至極。

轉頭看了眼宋何江問道:

「你又惹什麼麻煩了?」

「你這說的什麼話!萬一就是找你的呢?」

「你放屁,找我麻煩的放出來還得好幾天呢,誰沒事找我麻煩!」

宋何江不着痕迹的瞥了眼一旁的劉清魚,淡定道:

「誰說一定就是那批人了!萬一就是城東的『老大』找麻煩呢!」

「城東的找我麻煩幹嘛?」

「你不就住在城東嘛!」

「是這樣嗎?」

一見金澤奉猶豫了,宋何江不厚道地笑了笑接著說道:

「雖然不一定是這樣,但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金澤奉忍不住暗自吐槽『如果你沒說廢話,那就是沒說廢話。』接着聽宋何江分析道:

「你也知道,這段時間他們在搞事情。可能只是我們點兒背,正好路過這裡。」

金澤奉恍然大悟,雖說好像冤枉了宋何江但並沒有一絲愧疚感。身後的劉清魚看着金澤奉那副表情只覺得好笑,忍不住揚起嘴角。

「明白」事情緣由的金澤奉轉頭問道:

「那怎麼整?咱跑路嗎?」

「當然了!難不成留在這兒任由他們宰割嗎?」

說完便打算轉身就跑,不過不知何時起,身後已是沒了退路。

宋何江暗嘆一聲『吾命休矣!』隨即向前邁出一步強裝鎮定地問道:

「你們老大就這麼教你們做事的嗎?什麼人都敢攔?」

「宋何江,好久不見了!」

聞言轉頭望去發現是一個一米六的小男孩,面容清秀,顯得人畜無害。

宋何江忍不住罵了聲「艹」隨即問道:

「確實是好久不見了,你哥呢?」

「我哥一聽說你帶着劉姐姐出現在遊樂場,就讓我出來找你們了。方才是我們招待不周,所以想再邀請你們過去玩一玩。怎麼樣?」

「不怎麼樣!小雙,我們還有事情要忙,就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

「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啊。」

那小男孩笑嘻嘻的說著,卻使得四周的氛圍嚴肅到了極致。

宋何江淡笑道:

「你不會以為吃定我們了吧?」

「難道不是嗎?宋哥哥~」

宋何江強忍住內心的噁心,一個可愛的小男孩這麼稱呼自己應該是高興才對,但是來自眼前這個人的稱呼卻令其內心反感至極。

宋何江輕嘆口氣說道:

「也許是吧,但你不會這麼輕鬆就拿下我們的!是吧,老金!」

「?????」

金澤奉不敢置信地望向一旁呼喚自己的宋何江,忍不住呢喃道:

「你TMD是什麼毛病啊……」

金澤奉注意到剛才小男孩說的『劉姐姐』,轉頭看向身後的小女孩,又看了眼宋何江內心不禁想到『小丑竟是我自己?!』

雖然並沒有猜到小女孩的身份,但金澤奉意識到,在場眾人里自己的身份是最輕的。可能只比那些路人甲的小弟們高一些。

小男孩瞥了眼宋何江身邊的男子,發現其好像忽略了自己。

等了片刻逐漸失去耐心的小男孩不爽道:

「行了,不墨跡了!宋何江,你不用拖延時間了,你的那位老管家已經被我重點關照了!你現在回頭也許還不至於留下殘疾!」

「至於劉清魚,不好意思了!動手!」

說完一步踏出向著眼前三人中唯一一個可以隨意動手的傢伙衝去。

隱藏在暗處的小弟們在小男孩衝出去時,亦是一同動身向著宋何江和劉清魚圍去。

宋何江見到圍過來的眾人,輕嘆口氣對着身邊的小女孩輕聲說道:

「抱歉了,你可能需要自己找個機會離開了……」

深吸一口氣接着對金澤奉大笑道:

「老金,你終於可以大展身手了!」

金澤奉不爽的回頭看向已經解開兩顆扣子的,躍躍欲試的宋何江,又看了眼同樣躍躍欲試的小男孩,大聲喝道:

「你個王八蛋!這件事兒你不給我個解釋,我跟你沒完!」

說完抬起小臂擋下向著自己打來的沖拳。

那小男孩揮拳的速度極快,且力道極猛使得金澤奉只能勉強招架住。

小男孩見到男子狼狽的摸樣嘲諷道:

「就這?還大展身手,丟不丟人啊!」

金澤奉緊皺眉頭思索片刻,隨後似是失去理智般放下雙臂向小男孩衝去。

隨着又是一拳衝來,金澤奉右踏半步躲過,硬接緊隨而來的第二拳後伸出右臂,一把勒住其脖頸形成裸絞之勢。

在小男孩痛苦拍打金澤奉臉頰之時,只見其咧嘴笑道:

「小崽種,沒想到吧!你再TM瞎說話,爺勒死你!」

說完倒吸一口涼氣。這男孩看起來小,但下起手來竟如此狠辣。方才被一拳擊中其肋部,似是斷了一根肋骨。

金澤奉加大手臂上力氣的同時,忍住小男孩用肘猛頂肋部的疼痛,強裝遊刃有餘地看向宋何江和劉清魚。

只見那劉清魚一個轉身後踢,因身高原因正好踢的一個猛男雙腿一軟,可見那一腳之力。隨後再接一個墊步側踹,使得另一個被踹之人蜷縮在地,猛吸涼氣。

見到二人的慘狀,其餘人紛紛止住步伐,氣的小男孩忍不住就要破口大罵。

一旁的宋何江倒是輕鬆的很,其餘人只是將他團團圍住,不給他活動空間也不對他動手。

劉清魚見狀不屑地撇了撇嘴,隨即衝著圍住自己的那些混子說道:

「再圍着我浪費時間,你們老大就沒了!」

聞言宋何江和那些混子不敢置信般轉頭望向金澤奉和小男孩二人。

見狀金澤奉略顯不好意思的說道:

「嘿~不好意思哈,已經結束了!」

說完低頭看了眼出氣多進氣少的小男孩,急忙鬆開小臂將其放平在地,略顯緊張的對着小男孩進行心臟復蘇法。

那些混子躊躇不前,既擔心二哥的安危,又擔心那挾持二哥的人因自己這些人的妄動,做出什麼失去理智的事情。

劉清魚無趣的搖了搖頭,走到金澤奉身旁一腳踹出。

小男孩被猛地踹醒,隨後大口呼吸着空氣,慶幸着劫後餘生。似是感應到了氛圍的怪異,僵硬地轉過頭看到圍住自己的二人,嘴角似是抽動了一下。

「大哥,有事兒嗎?」

小男孩略顯討好地問道。

「沒什麼大事,只不過你現在是我們的人質,所以你老實點兒就行,不會有什麼皮肉之苦的。」

劉清魚語氣淡漠的說完,有意無意的跺了跺腳。堅硬的鞋底與地面相撞發出的聲音,好像踩在小男孩的胸口,堵得其喘不上氣,面色僵硬道:

「好的好的,劉姐姐放心!我一定配合!」

說完轉頭衝著一幫小弟喊道:

「都散了都散了!回去跟我哥說,我和大哥玩去了,不用管我了!」

緩緩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