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把深情寄風月》[莫把深情寄風月] - 第6章 你怎麼那麼狠心?(2)

「幫我?
不……你幫不了我……」
「那……要不要找人來接你?」
「也不會有人來接我的。
你就讓我靜靜的喝酒就好了。」
「我跟你說,我老公啊,曾經對我特別好,恨不得把我寵到天上去。
可是後來結了婚啊,他就變了,結婚當天他都是在別人床上度過的……」
「你呀,要是有女朋友,可不管婚前婚後都要對她好,不要讓她傷心,不要讓她流淚。
不然等到她像我這樣要走了,你挽回都來不及。」
「不對,你也應該不想挽回,畢竟像我這樣臟,又生不了孩子的女人,哪裡算是個完整的女人。」
說著說著,她又哭出來。
一邊打着小酒嗝,一邊想要抹眼淚的樣子看着更加楚楚可憐。
調酒師額上冒出幾條黑線,無奈地勸說。
「小姐,你喝醉了,可以把手機給我,打電話讓人來接你嗎?」
「打電話?
啊……對,是應該打電話。」
從包包里摸索出手機,柳風雅艱難地解鎖,又扒拉出通訊錄,眼前的名字卻全部都是模糊的。
「你、你幫我打吧,打給我老公。」
調酒師聽話的找出備註為「老公」的號碼,打過去卻根本就沒有人接聽。
他愣了愣,不死心地又打了一遍,卻仍然是一樣的結果。
「小姐……對方可能不在。
還有別的人可以嗎?
親戚朋友?」
親戚朋友?
柳風雅的腦袋歪了歪,又吐出一個名字。
「那,就打給然然吧,孫瑩然。」
她的腦子已經是一片混沌了,酒量本身就不好,一杯又一杯,酒精的積累足夠壓垮她所有的清明。
另一邊,孫瑩然正在自己想辦法舉辦的一場晚會上糾纏着梁凱澤。
兩個人平時沒有多少正大光明相見的機會,只有在這樣的宴會場上,他才能礙於面子不得不來。
「澤哥哥,我覺得我好像醉了……」
梁凱澤稍微避開她要親吻上來的唇,偏頭朝一邊站着的侍應生道。
「帶你們孫小姐去裏面休息休息吧。」
面對孫瑩然的糾纏,他臉上有一瞬間的不耐煩。
如果這不是他好友的妹妹,他怎麼也不會淪落到今天這麼難堪的地步……
被帶去裏面休息,就代表一切都白費了!
孫瑩然跺跺腳,一臉委屈地看着他。
「你扶我去休息好不好?」
眼神雖然恢復了溫和,但是吐出的話語卻依舊無情。
「不好。」
咬着牙,孫瑩然眼中蒙上了一層水霧。
「我……我就是想要你扶我一下,上去休息……」
「別人扶也是一樣的,順便還能讓人給你煮一碗醒酒湯。」
抿一口酒,梁凱澤就是不動,眼睛看着四周,也在尋找着能夠救他出苦海的人。
難道是她今天的妝容不對?
孫瑩然悄悄看了看旁邊反光的玻璃牆。
兩頰微紅,眼眸也是喝醉酒的樣子,粉嘟嘟的唇更顯誘人。
身上是特意為了今天而設計的高腰裙,仙氣十足,如同醉酒墜落凡間的仙子……梁凱澤應該無法抵擋才是,怎麼會……
侍應生一臉尷尬地等在一邊,孫瑩然看着無動於衷的梁凱澤,氣呼呼地轉身去了衛生間。
她就不信,自己還拿不下一個梁凱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