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術少年》[秘術少年] - 相助

  第一章【臭流氓】

  一大早,柳鎮集市的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這天年輕的少男少女格外的多。

  因為這天,集市正好與柳鎮的廟會同一天,老年人在集市上買一些家用的生活用品,而那些年輕人來集市則不是為了趕集,而是為了一年才有一次的廟會,這天男男女女成群結隊的在大街上遊走,一副樂不此比的模樣。

  「喂,柳軒,別看了。」一個體型臃腫的男子扯着柳軒的胳膊叫道。

  「噓!」柳軒手指掩着嘴,乾笑道:「不要打擾我。」

  男子看着差點流哈喇子的柳軒,輕哼一聲:「拜託,先把你的事情辦完,我們一起看好吧。」

  「嘿嘿,小文子,虧你還記得我要辦什麼事。」柳軒看着柳文輕笑着。

  柳文跟柳軒既是鄰居,也是無話不說的發小,柳軒今天讓柳文跟着他出來,就是為了跟一個小妹妹見面。

  也不是柳軒靦腆,因為他知道,讓柳文跟自己在一起,在能顯示出自己的與眾不同,這點怎麼能瞞過柳文的耳目,但是,柳文沒有在意,最後還是跟着柳軒出來,因為,柳軒是什麼人,柳文可是一清二楚。

  走在街道上,柳軒的眼睛瞥斜着,還時不時的嘖嘖嘴巴,而柳文見到柳軒這廝這種表情,早已習以為常,隨後搖搖頭。

  柳鎮的村民,對於現在的廟會,感到無語,因為,這裡已經變成年輕的天下,一對對的小情人在這裡勾肩搭背,大庭廣眾之下,隨處可見那種曖昧的香艷場景。

  「嘖嘖-」柳軒扯了扯柳文,沒正行的道:「你看,我們落伍了吧。」

  柳文白了一眼柳軒:「這事你乾的還少?」

  二人走到集市一邊的古廟旁-

  「柳軒哥,我在這裡。」

  古廟的另一旁,一個梳着馬尾辮的女孩衝著柳軒揮舞着小手叫道。

  「小文子,你在這等我一下,一會我把小敏這妮子拉過來。」柳軒奸笑一聲,向著小敏走去。

  柳文看着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的柳軒,碎了一口:「畜生啊-」。

  「小敏呀,也不找個好時間約我。」柳軒抬了看了一眼耀眼的太陽,對着小敏笑道:「還這麼偷偷摸摸的。」說完,雙手不老實的在小敏那圓嘟嘟的小臉上寧捏着。

  「好啦。」小敏腦袋一沉,不在吱聲。

  柳軒感覺到小敏異反常態,扶在小敏的雙肩,柳軒也嚴肅起來問道:「出什麼事了?」

  小敏緩緩的抬起頭,撲哧一笑道:「騙你的啦,看你緊張的。」

  「額!」柳軒緩過神來後,壞笑道:「哼哼,叫你騙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著,柳軒在小敏的胳肢窩騷擾起來,傳來一陣小敏的咯咯的笑聲——

  「你泡妞,老子在這裡做燈泡,真是畜生啊-」柳文苦笑着。

  「好了好了,不鬧了,柳文等我們呢,一會那小子一定急死了,我們過去吧?」柳軒笑道。

  「嗯。」

  當小敏轉過身那一刻,失落的表情一閃而過。

  「柳文哥早上好。」小敏對着柳文甜甜一笑。

  「早啊。」柳文回眸笑道。

  「嗯,確實早了點,要不,我們晚點在過來?」柳軒一把摟住小敏:「妹子,要不晚上過來?」

  小敏很自然的掙脫柳軒的手臂,然後笑道:「我們還是在這裡逛逛,好久沒有這麼玩耍了,不知道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還有多久。」

  「小敏妹子在說什麼?」小敏的話讓柳文聽着有些不得勁。

  「不懂什麼啊,小敏妹子的意思是說,這樣的時光不多,我們應該在一起好好的耍耍。」柳軒雖然感覺到小敏今天有些不對勁,但是,看到小敏此時的模樣,依然附和着。

  「哦,是這個意思啊。」柳文撓撓腦袋,一副不好意思的說道:「不好意思哦小敏。」

  「咯咯,那我們一起去廟會的那頭玩吧?」小敏忽閃着眼睛問道。

  「好啊。」當柳軒準備再次把小敏挽在懷中的時候,小敏已經蹦蹦跳跳的逃離魔掌。

  柳文也跟在小敏的身後,看着小敏那可愛的模樣,心裏還是美滋滋的。

  但是,柳軒心裏有些膈應,今天的小敏對於柳軒來說,有些讓柳軒看不透,柳軒心裏的小敏妹子,是對他這個大哥哥般的順從,就算是從小敏身上揩油,她也不會說什麼,只能說是完全的配合,現在小敏這是怎麼了?

  從小敏的表現中來看,根本就看不出什麼,難道真的會發生什麼事情么?柳軒感覺自己的心跳,就在此刻間,驟然加速。

  眉頭微皺了一下,也跟了過去。

  「你怎麼了?」看到柳軒此時的神情,柳文疑惑的問道。

  「呵呵,沒事,看你的美女吧。」柳軒笑罵道。

  「小敏妹子,你看這個項鏈好不好看。」柳軒平復了一下心中的雜念,走到小攤旁蹲坐了下來。

  「嗯。」小敏蹲在柳軒的一旁,把玩着小攤上的飾品。

  「那這個呢?」柳軒拿起晶瑩剔透的手鐲問道,雖然地攤上都是瑕疵品,但是,這種精緻手工做出來的手鐲,拿在手中,還是讓人有種愜意的感覺。

  「小夥子眼光不錯嘛,這個手鐲雖是贗品,可是,經過我們高級師傅的巧妙雕琢之後,可以說是跟珍品不相上下。」擺地攤的老大爺笑呵呵的介紹着。

  柳軒完全沒有理會他的話語,而是看着小敏。

  雖說柳軒沒有正行,但對小敏那種愛意,已經深深的紮根。

  「我還是喜歡這個。」小敏拿起一個塑料的戒指衝著柳軒呵呵一笑。

  「那個可是小孩子的玩意,還是這個手鐲好看。」

  小敏眨巴着大眼睛,撅着嘴。

  「我說你小子聽小敏妹子的嘛。」柳文有些看不過去了,小敏喜歡什麼就給她買什麼好了,婆婆媽媽的這麼羅嗦。

  「嗯。」柳軒也沒有在跟他鬥嘴:「老闆,這個多少錢?」

  「呵呵。」老大爺尷尬一笑道:「一塊錢一對。」

  買好後,小敏與柳軒一個人一個。

  小敏說了一句讓柳軒二人有些模糊的話語。

  「希望這個戒指能留給我們一個美好的回憶。」

  「啪——」

  當柳文、小敏二人向前走,柳軒轉身的時候,猛然間眼前一黑。

  「沒長眼么?」柳軒晃了晃神,罵了句。

  「戒指呢?」柳軒看着手中的戒指不見了?

  「說誰不長眼呢?」一個甜甜的聲音讓柳軒暫時把戒指的事情給放在一邊。

  眼前的女人,穿着一身緊身的衣服,那種凹凸有致的曲線,修長的大腿,更是讓柳軒心裏一緊,尤其是女人身上的那種香味,被柳軒深深的吸進鼻子里之後,心一陣的蕩漾。

  「說、說不長眼的人。」柳軒舔了舔嘴唇,面對這個性感的女人說道,說著,還故意抬了抬頭。

  女人打量了一下柳軒,除了臉白一點,長的清秀一點,在看一身破破爛爛的打扮簡直就是一個地痞流氓。

  「你是什麼人,敢這麼跟我家小姐說話。」在女人的身後,站出一個體型彪悍的男子沉聲道。

  從這個男子身上就可以看出這個女人的不同,柳軒看着女人的打扮,根本就不是本地人。

  「你家小姐?切,你知道我是誰么,敢這麼跟我說話?」柳軒眯縫着眼睛,不服氣的說道。

  就在這時,柳文二人來到柳軒跟前,看着眼前一男一女,在看柳軒這副架勢,隱約間明白是什麼事情了。

  「出什麼事了?」柳文壓低聲音問道。

  「這個婆娘撞了我,她還有理了?」柳軒怨聲道。

  柳文聞言,點點頭,跟着小敏說了幾句話之後,小敏審視了片刻女人。

  「我看這是一個誤會,算了吧。」

  「不行。」柳軒跟那個女人同時說道。

  「額。」女人身邊的男子看着周圍圍過來的村民,勸說道:「小姐,既然這樣,我看就算了吧。」

  「難道你看你家小姐我好欺負是么?」女人沉聲說道:「這件事他要跟我道歉。」

  「什麼?」柳軒哼哧一聲道:「讓我給你道歉,你做夢呢?」柳軒想想就覺得好笑,這個女人也太不是東西了吧,這種裝扮一看就是城裡人,難道城裡人就不可以道理?難道城裡人就能這麼趾高氣昂的呵斥自己?

  「告訴你,讓我給你道歉,比你讓我嘿咻嘿咻一晚都難。」柳軒**的壞笑道,在說話的時候,還有那種不雅的動作,讓這個女人臉上一陣火辣辣的。

  「你——」她身邊的男子眉頭一皺,剛想衝過來的時候教訓柳軒的時候,被女人攔了下來。

  柳軒的話,讓小敏臉上同樣也是火辣辣,看了一眼柳軒,也不在說話,小敏知道柳軒的脾氣,要是倔強的脾氣一上來,任何人的話柳軒都不會聽進去的。

  而柳文聽着二人的對罵,也很是識趣的退居二線。

  女人走到柳軒的跟前,嘴角一陣抽搐,眼中帶着殺人的目光。

  「不講理的東西。」女人抬着頭,說話間,那種香味讓柳軒再次舔了舔乾燥的嘴唇。

  柳軒比女人高出半個頭,看女人的樣子,跟柳軒的年齡也差不多,都是二十多歲的樣子,這種幾乎零距離的接觸讓柳軒心怦怦直跳,而此時周圍已經圍滿了人,每個人看到二人這種親密接觸,不約而同的嘖嘖嘴巴。

  柳軒是在想不到,這個女人真是大膽,竟然這麼挑逗自己。

  「你、我、告訴你哦,你不要試圖挑逗我,吃虧的可是你。」柳軒咽了咽口水道。

  「借你兩個膽你都不敢。」女人此時心裏真的有種挑逗的味道,追自己的人她可見得多了,但是,像柳軒這種鄉村野人,她可是第一次碰到。

  她一說話,那種香味再次讓柳軒心裏發顫,咬了咬嘴唇,眼睛微眯,忐忑道:「你不要後悔。」

  「哼。」女人輕聲一哼,讓柳軒再次受不了,雖然周圍這麼多人看着,可是,這種赤|裸|裸的誘惑,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也受不了。

  柳軒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輕輕的靠近女人的嘴唇。

  而女人看到柳軒的樣子,她知道柳軒不敢,索性嘴唇翹起,同時微眯者眼睛看着柳軒,她倒要看看柳軒這樣的人是否有膽量做這事?

  柳軒的嘴唇慢慢的靠近女人的嘴唇,此時在柳軒的心裏,也在矛盾着,暫且不說圍攏上來的人群,就說在旁邊的還有小敏這個丫頭,柳軒的心裏就有些尷尬,可是,見到這個女人用那種眼神看自己,跟自己不是一個正常男人似的,就讓柳軒受不了。

  柳軒呼吸急促起來,越是靠近女人的嘴唇,那種欲,望感就越強烈,媽的,不管了,柳軒一下狠心。

  「啵」

  「哇——」

  當柳軒深深的親到女人的嘴巴的時候,周圍的人哄然驚愕起來。

  女人全身一陣的哆嗦『吃虧了』這個念頭在女人的心頭升起。沒有想到柳軒竟然有膽量親自己?

  「你這個臭流氓。」女人後退了幾步,指着柳軒罵道:「你、你竟然——」。

  而她身邊的那個男子同時也是愣住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小姐竟然被一個臭小子當眾給那個了,還是小姐自己挑逗人家,天啊,他不知道自己要怎麼做,要是老闆知道小姐當街被人家給非禮的話,他的飯碗還能不能保得住?

  「是你逼我的。」柳軒冷冷的說道。

  而就在此時,小敏跺了一下腳,急匆匆的跑開。

  「喂」看到小敏離開,柳軒準備追過去,便被女人身邊的男子攔着,而柳文看了一眼柳軒,嘆了一聲,急忙追趕小敏而去。

  「你!——」柳軒指着男子惡狠狠的瞪了一眼。

  對於這個男子的動作,讓柳軒眉頭微微的皺起:「怎麼滴,還不讓我走了?」

  雖然柳軒親了她,可也是她自己投懷送抱,柳軒覺得跟他沒有半點干係。

  「哼。」男子冷哼一聲,走到女人跟前有些為難的說道:「小姐,你看這事?」

  其實,男子他也不知道怎麼辦,畢竟這件事是小姐搞出來的,現在,自己也想不出要說什麼,不由的可憐巴巴的看着小姐。

  女的漲紅了臉,沒有理會男子,而是轉過頭,瞪着柳軒。

  「沒有想到你竟然真是想個流氓?」女人看着柳軒輕聲道:「哼,果然,男人都是一個德行。」

  讓柳軒意外的是,這個女的之前那中害羞的模樣全部都消失,仿若換了一個人?

  「哦,是么?」既然這個女的都不在意了,那自己還在意什麼?柳軒輕笑道:「我們男人之所以這樣,還不是你們女的給逼的?」

  看着這個女的這種妖嬈的模樣,本來柳軒可沒有這種心,可是,這個時候聽女的這麼一說後,心裏有種邪惡的念頭生出。

  「親都親了,你想怎麼樣?」柳軒淡然道,本來柳軒不想在跟他們糾纏,因為,柳軒本想去安撫小敏,可是現在柳軒看到這個女的這般樣子,索性看看她到底要怎麼做?

  當柳軒說完,女的身後的男子挽了挽袖,冷眼看着柳軒,若是女的一聲令下,柳軒知道,這個男子一定會扁自己。

  「不要忘了,你小子也是男的?」注意到女的不會讓男子動手,柳軒心中冷笑一聲,頭微微的昂起,眼睛眯成一條線。

  男子聽了柳軒的話,心裏嘀咕了起來,看了看女的,男子也就不在說話。

  「你叫什麼名字?」女人沉思了片刻問道。

  「記好了,我就是大名鼎鼎的柳軒,柳公子。」柳軒嘴角一翹,冷笑道:「你呢?」

  「陳思思。」聽到柳軒這麼囂張的話語,輕哼一聲。

  柳軒笑了笑,他不知道這個陳思思到最後為什麼會這麼做,難道是為了認識自己?想到這裡,柳軒微眯者眼睛看着陳思思問道:「如果沒事的話,我就不奉陪了?」此時,柳軒就想找到戒指,同時在跟小敏解釋解釋。

  「事情?哼,難道你想這件事就這麼算了?」聽到柳軒這麼小兒科的問題讓陳思思感到好笑。

  「那你想怎麼樣?」柳軒眉間一挑,厲聲道,本以為自己不在為了這個小事追究,可沒有想到這個陳思思倒是變本加厲了。

  「我想怎麼樣,哼,我告訴你,從來沒有人敢對我這樣,你是第一個,所以你要對你做的事負責。」此話一說,讓柳軒大笑起來。

  「負責?」聽到這個詞,讓柳軒感覺真是天大的笑話,就算自己對女人如饑似渴,對於這樣一個陌生的女人,自己豈能就範?

  「哈哈,好一個負責。」柳軒笑道:「你要是想做我的小妾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柳軒托着下巴,色迷迷的說道。

  「臭流氓,我告訴你,我不會放過你的。」聽到柳軒這麼嘲笑自己,陳思思冷哼到。

  「臭流氓?」柳軒冷哼一聲道:「喂,我說八婆,難不成你嫁不出去,想賴上我是吧。」

  柳軒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微眯者眼睛看着陳思思此時衝動的模樣。

  柳軒的這些話,讓陳思思有種抓狂的衝動,但經過這麼一想,陳思思哼哧着點點頭,不過在沒有之前那般難看的臉色。

  「你的確是一個不錯的人?」陳思思的這句話倒是讓柳軒愣了一下,他不明白眼前的女人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而是輕輕的笑了笑。

  「剛才的事情就算了」陳思思想了想,從小包中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了柳軒說道:「要是閑的無聊的話,可以找我。」說完,微微的笑了笑,準備轉身的時候,忽然想到了什麼事情:「明天你來你們柳鎮的鎮頭來一下?」

  對於陳思思這種莫名其妙的舉動,柳軒有些摸不着頭腦,剛認識一會,難道就有事情找自己?

  柳軒低頭想了想,問道:「有事?」此時柳軒的心裏詫異起來。

  「你到時候來就對了。」陳思思此時嫵媚般的笑了笑。

  「抱歉,我恐怕去不了。」柳軒看到陳思思這種笑意,在心裏打了一個冷顫。

  難不成這個城裡女以為自己是處,想上自己?柳軒使勁甩了甩腦袋,因為這種事情是不會發生的,就算自己讓人家上,人家會上自己?

  「不要說的這麼絕對,我相信,你回來的。」說完,淡然一笑後,轉身離開。

  讓陳思思這些話給搞的有些摸不着頭腦,微微的抬起頭,思考起來。

  猛然間,柳軒眼眸閃過一道精光。

  「小心。」

  聽到柳軒的叫喊聲,陳思思還沒有反應過來出了什麼事,一道影子就出現在自己的身邊,一把挽住自己腰間,停落在一旁,緊接着傳來一陣男子慘痛的吼叫聲。

  陳思思看清緊緊抱着自己的人正是柳軒,臉上泛起緋紅,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柳軒察覺到陳思思的動作後,一臉無所謂,隨後把她給丟了下來。

  因為,在陳思思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柳軒抬頭就看到一條牌匾滑落下來,情急之下,柳軒出於本能意識,衝上前去。當把陳思思給丟到一邊的時候,柳軒暗嘆一口氣道:「還好這回沒有失靈。」

  柳軒這種天生的感應能力,讓柳軒半喜半憂,因為這個能力失靈時不靈,有時候,總是在關鍵的時候失靈,但是這回還好,總算使出來了。

  此時的柳軒,在陳思思的心裏忽然像是變了一個人死的,她看着柳軒,露出了甜甜的笑意。

  「幹嘛?花痴啊!|」看到陳思思一副花痴的模樣,不由的打擊道。

  「沒有想到,你的身手挺敏銳。」陳思思這回沒有在意,而是衝著柳軒抿嘴笑了笑。

  「切。」柳軒搖搖頭道:「沒事就再見。」

  「嗯,好,記住,明天我在柳鎮鎮頭等你,說完,等待被壓在牌匾下的男子爬起來後,跟着陳思思一瘸一拐的離開這裡。

  柳軒望着陳思思的背影,雙手插兜,臉上閃過一絲迷茫。

  陳思思為什麼這麼自信自己會去找她?從這個自己剛認識的這個女人來看,柳軒可沒有瞎想,連一個人的背景都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自信?

  「呼-」柳軒傾吐了一口氣,望着消失在遠處的陳思思,怒聲道:「媽的,戒指在她身上。」

  ————

  「小敏在哪呢?」柳軒回到路口,看到柳文正蹲在那裡抽着煙,四處張望,也不見小敏的影子。

  「之前的事情我就不說了,可是剛才的事情,你做的可是有些過分了。」柳文斜視着柳軒冷聲道。

  「靠,我怎麼了,不會是跟那個八婆接吻這件事吧。」柳軒詢問道。

  「跟那個女的接吻也就算了,小敏跑出來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跟來,還要繼續留在那裡跟那個女的胡鬧?」柳軒丟掉手中的煙頭,說道:「你知道么,小敏為了你,可是背着他家人——」說道這裡,柳文忽然意識到了什麼,趕緊閉上了嘴巴。

  「小敏她怎麼了?」聽到柳文說小敏的家人後,柳軒眉頭微皺,在他的心裏,預感有些事情要發生,還有從小敏今天的異樣,柳軒深吸了一口氣。

  「告訴我,小敏怎麼了,到底出什麼事情了?」柳軒厲聲吼道:「她家人又怎麼了?」

  「這個?」柳文呢喃着搖了搖頭。

  「那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快點告訴我。」柳軒深邃的眼眸中閃爍精光。

  小敏可以說是柳軒從小就喜歡的女孩,他也知道,小敏的家人是看不起自己,甚至全村的人都看不起自己。

  無論是自己跟別的女孩在一起嬉戲,還有有什麼曖昧的動作,小敏只是一笑而之,可是,小敏的家人有什麼事,又發生了什麼事,柳文竟然閉口不提,柳軒冷哼一聲,轉過身,向著小敏的村子跑去。

  「柳軒-」柳文叫喊道,可是,柳軒哪裡顧得上柳文在後面叫,一股腦的向前跑去,而柳文只能在後面干嘆氣。

  柳軒一路上想了很多,從小敏的表情中,就能想到的事情,可是柳軒竟然沒有想到,心裏帶着悔恨一路奔跑着——

  小時候,柳軒跟小敏的關係格外的親,哪怕柳軒的家世不好,小敏也沒有嫌棄過柳軒,而是更加的纏着柳軒。但是,柳軒從沒有踏進小敏家一步,不是因為柳軒不想去,而是,他怕-

  怕小敏家人看不起自己,就因為柳軒是在貧困家庭中長大的孩子,家裡什麼都沒有,可以說是一貧如洗。

  其實,柳軒也知道,小敏的家人早就知道自己跟小敏的事情,可是,他們從來沒有提起過,甚至裝作不知道,柳軒明白,雖然小敏不嫌棄自己,可是,她的家人對自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好感,這些柳軒都不在意,最在意的而已小敏。

  柳軒知道,小敏不會因為剛才的事情不在理會自己,想到這些,腳步不由的加快了些。

  走到村頭,柳軒放慢了腳步,他感覺自己在村子裏,每走一步,都會覺得異常的艱難,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村莊,在柳軒的心裏有種說不出的味道,在這個村子中,一半以上都是看不起自己的人,個個都是冷眼相對,面對那些人的指指點點,柳軒也沒有說什麼,就當他們是一群聽不懂人話的瘋狗而已。

  當走到一個衚衕的時候,柳軒停止了腳步,看着衚衕口停着的一輛奧迪轎車,柳軒眉頭皺了皺。

  在轎車一旁站着一個人,同時也看着柳軒。

  「小敏。」柳軒臉上泛起一絲笑意,快步走到小敏跟前。

  「你這是?」看了看小敏旁邊的轎車,柳軒疑惑道。

  小敏忽然低下頭,雙手扭捏起來。

  「小敏,對不起,剛才都是我不好,以後我——」柳軒的話還未說完,小敏抬起頭,眼中含着淚花看着柳軒。

  「應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小敏的這句話讓柳軒怔了一下。

  「可以告訴我出什麼事了么?」柳軒輕聲道。看着這輛轎車,在側耳細聽從不遠處小敏家傳來的嬉笑聲,柳軒的眉頭深鎖了起來。

  「對不起。」小敏含着淚花再次道歉起來。

  「不要跟我說什麼對不起,告訴我到底出什麼事了。」柳軒嘴角微微的抽動了一下,雙手搭在小敏的雙肩,眼眸盯着小敏問道。他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更不知道這輛轎車跟小敏有什麼關係,此時柳軒的內心在顫抖着。

  「以後敏兒不能陪在你身旁了,你以後多保重。」小敏顫聲道。

  此時,柳軒的心在顫抖着,雙手顫顫的捧起小敏的小臉,輕輕是吻了一下。

  「告訴我,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柳軒強忍着動蕩的心情問道。因為,只有知道出來什麼事情,他才能解決。

  「今天是我陪你的最後一天,或許以後有時間我們會再見面的。」小敏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淚花,勉強的說道:「這輛車是我哥的,他今天來就是要帶我走的。」

  柳軒聽小敏把事情給說了一遍之後,眼神瞬間變得空洞無光。

  原來,小敏的家人要讓她跟着她哥哥出去磨練一下,順便適應外面的環境,雖然這樣對小敏以後的前途是無限的,可是,對於柳軒來說,這無疑就是程家不想讓小敏跟自己在一起,才想出來的注意。

  看着小敏此時的樣子,柳軒輕嘆一聲,隨後搖頭笑了笑。

  世道果真就是如此,你有錢就可以贏得人家的重視,沒錢什麼都不知道,即便是柳軒跟小敏東西村的,都避免不了。

  「這樣對你來說,是好的。」柳軒點點頭,他知道,此時自己在說什麼也不能改變什麼,唯一能改變的就是現在的回憶。

  小敏微微點點頭道:「以後我會聯繫你的。」

  「能告訴我,你要去哪么?」柳軒此時沒有手機沒有電話,要怎麼聯繫?

  「我哥帶我去蘇州,做服裝生意。」小敏抿了抿嘴道。

  好後悔,此時柳軒腸子都悔青了,要是自己早一點登門提親,也不會落得這樣了。儘管小敏的父母不會同意。

  小敏的哥哥柳軒到還不會陌生。小時候就很高傲,整天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樣子,現在一定也一樣,因為柳軒知道『狗是改不了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