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術少年》[秘術少年] - 你要對我負責

  第一章【臭流氓】

  一大早,柳鎮集市的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這天年輕的少男少女格外的多。

  因為這天,集市正好與柳鎮的廟會同一天,老年人在集市上買一些家用的生活用品,而那些年輕人來集市則不是為了趕集,而是為了一年才有一次的廟會,這天男男女女成群結隊的在大街上遊走,一副樂不此比的模樣。

  「喂,柳軒,別看了。」一個體型臃腫的男子扯着柳軒的胳膊叫道。

  「噓!」柳軒手指掩着嘴,乾笑道:「不要打擾我。」

  男子看着差點流哈喇子的柳軒,輕哼一聲:「拜託,先把你的事情辦完,我們一起看好吧。」

  「嘿嘿,小文子,虧你還記得我要辦什麼事。」柳軒看着柳文輕笑着。

  柳文跟柳軒既是鄰居,也是無話不說的發小,柳軒今天讓柳文跟着他出來,就是為了跟一個小妹妹見面。

  也不是柳軒靦腆,因為他知道,讓柳文跟自己在一起,在能顯示出自己的與眾不同,這點怎麼能瞞過柳文的耳目,但是,柳文沒有在意,最後還是跟着柳軒出來,因為,柳軒是什麼人,柳文可是一清二楚。

  走在街道上,柳軒的眼睛瞥斜着,還時不時的嘖嘖嘴巴,而柳文見到柳軒這廝這種表情,早已習以為常,隨後搖搖頭。

  柳鎮的村民,對於現在的廟會,感到無語,因為,這裡已經變成年輕的天下,一對對的小情人在這裡勾肩搭背,大庭廣眾之下,隨處可見那種曖昧的香艷場景。

  「嘖嘖-」柳軒扯了扯柳文,沒正行的道:「你看,我們落伍了吧。」

  柳文白了一眼柳軒:「這事你乾的還少?」

  二人走到集市一邊的古廟旁-

  「柳軒哥,我在這裡。」

  古廟的另一旁,一個梳着馬尾辮的女孩衝著柳軒揮舞着小手叫道。

  「小文子,你在這等我一下,一會我把小敏這妮子拉過來。」柳軒奸笑一聲,向著小敏走去。

  柳文看着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的柳軒,碎了一口:「畜生啊-」。

  「小敏呀,也不找個好時間約我。」柳軒抬了看了一眼耀眼的太陽,對着小敏笑道:「還這麼偷偷摸摸的。」說完,雙手不老實的在小敏那圓嘟嘟的小臉上寧捏着。

  「好啦。」小敏腦袋一沉,不在吱聲。

  柳軒感覺到小敏異反常態,扶在小敏的雙肩,柳軒也嚴肅起來問道:「出什麼事了?」

  小敏緩緩的抬起頭,撲哧一笑道:「騙你的啦,看你緊張的。」

  「額!」柳軒緩過神來後,壞笑道:「哼哼,叫你騙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著,柳軒在小敏的胳肢窩騷擾起來,傳來一陣小敏的咯咯的笑聲——

  「你泡妞,老子在這裡做燈泡,真是畜生啊-」柳文苦笑着。

  「好了好了,不鬧了,柳文等我們呢,一會那小子一定急死了,我們過去吧?」柳軒笑道。

  「嗯。」

  當小敏轉過身那一刻,失落的表情一閃而過。

  「柳文哥早上好。」小敏對着柳文甜甜一笑。

  「早啊。」柳文回眸笑道。

  「嗯,確實早了點,要不,我們晚點在過來?」柳軒一把摟住小敏:「妹子,要不晚上過來?」

  小敏很自然的掙脫柳軒的手臂,然後笑道:「我們還是在這裡逛逛,好久沒有這麼玩耍了,不知道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還有多久。」

  「小敏妹子在說什麼?」小敏的話讓柳文聽着有些不得勁。

  「不懂什麼啊,小敏妹子的意思是說,這樣的時光不多,我們應該在一起好好的耍耍。」柳軒雖然感覺到小敏今天有些不對勁,但是,看到小敏此時的模樣,依然附和着。

  「哦,是這個意思啊。」柳文撓撓腦袋,一副不好意思的說道:「不好意思哦小敏。」

  「咯咯,那我們一起去廟會的那頭玩吧?」小敏忽閃着眼睛問道。

  「好啊。」當柳軒準備再次把小敏挽在懷中的時候,小敏已經蹦蹦跳跳的逃離魔掌。

  柳文也跟在小敏的身後,看着小敏那可愛的模樣,心裏還是美滋滋的。

  但是,柳軒心裏有些膈應,今天的小敏對於柳軒來說,有些讓柳軒看不透,柳軒心裏的小敏妹子,是對他這個大哥哥般的順從,就算是從小敏身上揩油,她也不會說什麼,只能說是完全的配合,現在小敏這是怎麼了?

  從小敏的表現中來看,根本就看不出什麼,難道真的會發生什麼事情么?柳軒感覺自己的心跳,就在此刻間,驟然加速。

  眉頭微皺了一下,也跟了過去。

  「你怎麼了?」看到柳軒此時的神情,柳文疑惑的問道。

  「呵呵,沒事,看你的美女吧。」柳軒笑罵道。

  「小敏妹子,你看這個項鏈好不好看。」柳軒平復了一下心中的雜念,走到小攤旁蹲坐了下來。

  「嗯。」小敏蹲在柳軒的一旁,把玩着小攤上的飾品。

  「那這個呢?」柳軒拿起晶瑩剔透的手鐲問道,雖然地攤上都是瑕疵品,但是,這種精緻手工做出來的手鐲,拿在手中,還是讓人有種愜意的感覺。

  「小夥子眼光不錯嘛,這個手鐲雖是贗品,可是,經過我們高級師傅的巧妙雕琢之後,可以說是跟珍品不相上下。」擺地攤的老大爺笑呵呵的介紹着。

  柳軒完全沒有理會他的話語,而是看着小敏。

  雖說柳軒沒有正行,但對小敏那種愛意,已經深深的紮根。

  「我還是喜歡這個。」小敏拿起一個塑料的戒指衝著柳軒呵呵一笑。

  「那個可是小孩子的玩意,還是這個手鐲好看。」

  小敏眨巴着大眼睛,撅着嘴。

  「我說你小子聽小敏妹子的嘛。」柳文有些看不過去了,小敏喜歡什麼就給她買什麼好了,婆婆媽媽的這麼羅嗦。

  「嗯。」柳軒也沒有在跟他鬥嘴:「老闆,這個多少錢?」

  「呵呵。」老大爺尷尬一笑道:「一塊錢一對。」

  買好後,小敏與柳軒一個人一個。

  小敏說了一句讓柳軒二人有些模糊的話語。

  「希望這個戒指能留給我們一個美好的回憶。」

  「啪——」

  當柳文、小敏二人向前走,柳軒轉身的時候,猛然間眼前一黑。

  「沒長眼么?」柳軒晃了晃神,罵了句。

  「戒指呢?」柳軒看着手中的戒指不見了?

  「說誰不長眼呢?」一個甜甜的聲音讓柳軒暫時把戒指的事情給放在一邊。

  眼前的女人,穿着一身緊身的衣服,那種凹凸有致的曲線,修長的大腿,更是讓柳軒心裏一緊,尤其是女人身上的那種香味,被柳軒深深的吸進鼻子里之後,心一陣的蕩漾。

  「說、說不長眼的人。」柳軒舔了舔嘴唇,面對這個性感的女人說道,說著,還故意抬了抬頭。

  女人打量了一下柳軒,除了臉白一點,長的清秀一點,在看一身破破爛爛的打扮簡直就是一個地痞流氓。

  「你是什麼人,敢這麼跟我家小姐說話。」在女人的身後,站出一個體型彪悍的男子沉聲道。

  從這個男子身上就可以看出這個女人的不同,柳軒看着女人的打扮,根本就不是本地人。

  「你家小姐?切,你知道我是誰么,敢這麼跟我說話?」柳軒眯縫着眼睛,不服氣的說道。

  就在這時,柳文二人來到柳軒跟前,看着眼前一男一女,在看柳軒這副架勢,隱約間明白是什麼事情了。

  「出什麼事了?」柳文壓低聲音問道。

  「這個婆娘撞了我,她還有理了?」柳軒怨聲道。

  柳文聞言,點點頭,跟着小敏說了幾句話之後,小敏審視了片刻女人。

  「我看這是一個誤會,算了吧。」

  「不行。」柳軒跟那個女人同時說道。

  「額。」女人身邊的男子看着周圍圍過來的村民,勸說道:「小姐,既然這樣,我看就算了吧。」

  「難道你看你家小姐我好欺負是么?」女人沉聲說道:「這件事他要跟我道歉。」

  「什麼?」柳軒哼哧一聲道:「讓我給你道歉,你做夢呢?」柳軒想想就覺得好笑,這個女人也太不是東西了吧,這種裝扮一看就是城裡人,難道城裡人就不可以道理?難道城裡人就能這麼趾高氣昂的呵斥自己?

  「告訴你,讓我給你道歉,比你讓我嘿咻嘿咻一晚都難。」柳軒**的壞笑道,在說話的時候,還有那種不雅的動作,讓這個女人臉上一陣火辣辣的。

  「你——」她身邊的男子眉頭一皺,剛想衝過來的時候教訓柳軒的時候,被女人攔了下來。

  柳軒的話,讓小敏臉上同樣也是火辣辣,看了一眼柳軒,也不在說話,小敏知道柳軒的脾氣,要是倔強的脾氣一上來,任何人的話柳軒都不會聽進去的。

  而柳文聽着二人的對罵,也很是識趣的退居二線。

  女人走到柳軒的跟前,嘴角一陣抽搐,眼中帶着殺人的目光。

  「不講理的東西。」女人抬着頭,說話間,那種香味讓柳軒再次舔了舔乾燥的嘴唇。

  柳軒比女人高出半個頭,看女人的樣子,跟柳軒的年齡也差不多,都是二十多歲的樣子,這種幾乎零距離的接觸讓柳軒心怦怦直跳,而此時周圍已經圍滿了人,每個人看到二人這種親密接觸,不約而同的嘖嘖嘴巴。

  柳軒是在想不到,這個女人真是大膽,竟然這麼挑逗自己。

  「你、我、告訴你哦,你不要試圖挑逗我,吃虧的可是你。」柳軒咽了咽口水道。

  「借你兩個膽你都不敢。」女人此時心裏真的有種挑逗的味道,追自己的人她可見得多了,但是,像柳軒這種鄉村野人,她可是第一次碰到。

  她一說話,那種香味再次讓柳軒心裏發顫,咬了咬嘴唇,眼睛微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