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之亡魂歸來》[冥婚之亡魂歸來] - 第六章 活人祭祀

  張老頭笑罷,連接這墓室的墓道那邊突然傳來一聲慘叫。眾人紛紛望去,阿清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把四爺手下的胳膊活生生地扯了下來,神色怪異地將那胳膊丟到一邊。

  只見他渾身是血,一路殺了進來,四爺手底下的人衝上去想要抓住他,奈何敵不過他身上怪力神通,死傷大半,殘肢落了一地,場面極其血腥。

  四爺見狀十分恐懼,生怕被阿清抓了過去撕成兩半,連忙朝張老頭跑去,畢竟他深知張老頭是有本事的人,此行與他又是合作關係,必不會讓他送了性命。

  打阿清一進來,張老頭就冷眼看着,沒有什麼動作,見四爺朝他跑去,他似乎想起了什麼,朝我看了一眼,然後冷聲對四爺說道:「去給她鬆綁。」

  「可……」四爺擔心我跑了,也怕阿清對他有什麼動作,有些遲疑。

  卻被張老頭橫了一眼,便不再說話,不情願地朝我走了過來。

  我見阿清滿身是血,表情怪異,手段又這樣殘忍,心中也是一抖,阿清被張老頭綁着,又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變成這樣必定是張老頭對他做了什麼手腳。

  想到這,我心中對張老頭的恨意愈發濃郁,阿清心地善良,必定不會原諒自己犯下這殺人的罪孽,我自然想去阻止他,又如此恰巧張老頭肯給我鬆綁,他到底想做什麼。

  四爺不情願地來給我鬆了綁,又連忙跑回張老頭身邊。

  我冷冷看了一眼張老頭,不理會他回我的詭異笑容,轉眼開始打量阿清。

  四爺的手下除了死了的,有的在奮力閃躲阿清的攻擊,有的試圖制服他,我撿起一旁之前四爺他們打盜洞用的鏟子,把前頭的木楔子取了下來,把鐵鏟拿掉後,我用力握了握僅剩的木棍。

  「清哥……」

  我對着阿清喊了聲,他一點反應也沒有,仍在追捕他眼中的獵物。

  想起之前阿清打暈我,會不會就是在那時,他就已經被控制了?不管怎樣,受制於人,我和阿清一起想辦法,逃走的機會總比我一個人大,更何況阿清一直這樣,也不知道會不會時間拖久了對他本身造成不可估量的傷害,我能做的就是盡量阻止他。

  我不知道我的猜測是否正確,但為了確認阿清現在是否真的沒有自己的意識,我又叫了他一聲。

  「清哥!我是小七啊!清哥!」

  阿清似乎根本沒聽到我在叫他,現在只有試試能不能打暈他,讓他停下來,只要我把握好力度,就不會讓阿清受傷。

  阿清的動作十分迅速,我趁他正背對着我,沖了上去,在那些想要抓住他的人的掩護下,一棍子猛地朝他後勁揮去。

  我以為他會倒下,正準備扶他,誰知他硬生生受了這一棍子,只是僵硬了兩秒,便緩緩轉過頭來,滿眼殺氣地看着我。

  糟了。我沒有成功,反而還激怒了他。

  我連逃的時間都沒有,就被阿清一把掐住了喉嚨,他把我提了起來,十分生氣地盯着我,映入我眼帘的她那張俊朗卻滿是鮮血的臉。

  「清哥……你醒醒啊……你好好看看我是小七啊!」

  被他掐着脖子,我幾乎喘不過起來,只希望我的聲音能讓他想起點什麼。

  可他遲遲沒有反應,就在我快窒息而死的時候,他鬆了手,有些發怔地看着我「小七……?」

  「清哥!你……清醒了?」我摔在地上沒來得及喘口氣,看阿清好像有意識了,連忙應他,生怕他又變回現在的樣子。

  這時我身心疲憊完全沒有注意到那張老頭再一次勾起的嘴角。

  「張師傅,他好像醒了……」四爺見阿清平靜下來,有些擔心地對張老頭說道。

  「別急……好戲還在後頭呢……」張老頭呵呵一笑,不再說話。

  四爺會意後,見他手下想趁阿清消停把阿清抓住,連忙揮了揮手,示意他們退開。

  我的精力都放在阿清身上,自然也沒聽進他們的對話,見四爺的手下都自己退開了,我也只當是他們怕了阿清,沒有多想。

  「小七妹……我這是……」

  阿清茫然地看着自己滿手鮮血,臉色蒼白。

  「沒事了……清哥,對了清哥張老頭到底對你做了什麼?」

  阿清皺了皺眉,想了許久才開口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