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之亡魂歸來》[冥婚之亡魂歸來] - 第三章 虐待

  我不知道義父怎麼樣了,也不知道阿清為什麼要打暈我,我聽見身旁有人說話卻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

  等我醒過來時我發現我在一個山洞裏,山洞不大,一間房子的大小,洞外很黑,山洞裏有火光,我被捆了起來,渾身無力,肩上的傷口已經被包紮過,可我無法動彈,身邊是同樣被捆起來,但仍在昏睡的阿清。

  山洞裏還有一個老頭,他背對着我坐的離我有些遠,但他聽見了我這邊的動靜。

  他緩緩轉過身來,陰鷙的目光看的我心涼颼颼的,他左臉上有一條很長的傷疤,在一閃一閃的柴火映照下,十分駭人。

  「小姑娘……怕么?呵呵呵……」

  他怪異如同破舊風箱的聲音,聽得我毛骨悚然,怎麼可能會不怕。

  我沒有回答他,只是靜靜的看着他,回不回答有什麼區別,又不能改變什麼。

  「你綁來我們,到底想做什麼!」

  我問道,儘管我知道根本問不出答案。

  「想做什麼,你會知道的。只是林正風要是知道,他守了這麼久的東西還是出來了,呵呵呵……」

  這老頭說的林正風是我義父,雖然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但是我清楚了一件事,他認識義父,而且他是和那四爺一夥的,因為他們都說到了那神秘的「東西」。

  既然是他們要害我們,那個言之為什麼要送我玉,難道也是陰謀?

  老頭詭異的笑着,那奇怪的笑聲我不願再聽,我用身體撞了撞阿清,想看他能不能清醒過來,可是阿清一點動靜也沒有。

  「呵呵呵……小姑娘,別浪費力氣了,他喝了我的符水,我不願他醒,他就莫要想醒來,呵呵……」

  我一聽便不再動作,我也好想呵呵這死老頭一臉,真是陰險。

  可是奇怪了,阿清打暈我之後,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我們兩都被這老頭綁架了。

  現在義父怎麼樣了,邪祟那麼多,更何況還有背後使陰招的小人,也不知道義父有沒有受傷。

  我心緒不寧地靠着阿清,不知道坐了多久,那老頭像是入定了,也沒有說話,洞外忽然嘈雜起來,有人說話的聲音。

  不一會四爺為首帶着幾個人進了洞,那幾個人里還有黑袍男人言之。

  「張師傅,墓穴里已經處理好了,主墓穴之外也都布置好了,你看……」

  四爺很給這老頭面子,看得出來是畏懼他的。

  而他身後的黑袍男人,連一個眼神都沒給那老頭,不像其他人那樣恭敬,看來是個不買賬的傢伙。

  「呵,你要用她做活祭?」

  黑袍男人看到角落裡的我,突然冷笑一聲說道,那聲音不大不小,卻讓老頭氣得不輕。

  活祭?要用我做活祭?那就是死路一條啊。

  我不怕死,但我也不想死在他們手上,更何況要我活祭,那他們會怎麼對付阿清和義父。

  義父說那「東西」動不得,若放出來了又會怎樣。

  「怎麼你有意見?」老頭不滿地問道。

  他早就看這小子不爽了,若不是這小子還有用,他早就弄得他死得不能再死了。

  「呵,我怕你用不起。」

  黑袍男人又冷笑一聲,轉身便出去了。

  「哼,用不用的起我說了算。」

  老頭冷哼一聲,轉過身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後惡狠狠地剜了我一眼,好像要把氣撒在我身上一樣。

  「張師傅,那我們……」

  四爺還想說什麼就被老頭打斷了,老頭冷冷地說道:「等,等到兩日後,陰時一到再動手。」

  「可林正風已經知道了,而且我看他本領高強,墓里跑出來的邪祟,已經被他收了大半,我怕他會壞了咱們的事。」

  那四爺取出一根雪茄,身後的一個男人會意上前替他點了火,然後退了下去。

  我看着吐着煙圈的四爺,又看了看沒出聲的老頭,知道他們是有備而來,怕是已經對這九轉村了如指掌了。

  想起今天那個在院子里勾搭年輕小姑娘的男人,估摸着是在找適合活祭的人選,可是他們又怎麼會找上我,除了那個叫言之的黑袍男人,我沒有與他們的任何一個人接觸過,聽剛才他說話的語氣,應該也不是他要對付我。

  我想所有問題都的答案都在這個老頭身上。

  「他救人都來不及,哪裡還有空管我們。」

  老頭眯了眯眼,從懷裡取出一個黑葫蘆遞到了四爺的手中。

  「在村子裏,把葫蘆打開,裏面的小鬼會辦事的。對了,把這小姑娘也帶去,讓她見識見識小鬼怎麼殺光全村的人,她的怨氣越重,我們越容易打開封印。」

  他竟然要殺了全村的人!這死老頭竟然這麼狠毒,一點良心都沒有,我要是能動鐵定衝上去先打他一頓再說。

  老頭揮了揮手,四爺身後的男人就把氣得快炸了的我拎了過去,老頭如枯木的手鉗住我的嘴,我本來就動彈不得,他拿出一張黃符燒了浸在一碗水裡就灌進了我的嘴裏,嗆得我差點背過氣去。

  我正想罵他,卻發現我說不出話來,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