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之亡魂歸來》[冥婚之亡魂歸來] - 第二章 被綁架

  義父轉過身發現除了那伙外來人,大夥都走了,就我還傻愣在他身旁。

  「小七,你怎麼還沒走?」

  「我……我動不了了。」

  我的身體像被定住了一般,完全無法支配,我知道一會義父要辦事,我這樣實在是拖後腿,可我真么辦法走動。

  看着黑壓壓的西山,我的心更加地不安,突然狼嚎聲一陣又一陣地響着,這西山很大,有沒有狼沒有人見過,但這狼嚎聲倒是實實在在的。

  「幾位還不打算離開嗎?」

  義父看着那群人,語氣十分冷硬。

  「我知道,你們不是來遊山玩水的,幹什麼的,你們心裏清楚,但是我警告你們這裡的東西不是你們能動的!」

  我現在雖然詫異義父的態度,可更令我頭皮發麻的是奇怪的風總在我背後吹,像一隻冰冷的手一遍又一遍地摸着我,然後又像爪子,緩緩從我的大動脈划過,好像隨時都會劃開我的血管。

  義父一邊警告那群人,手裡也沒閑着,立馬掐了個訣朝我腦門打來。

  我只聽見腦子裡轟的一聲,什麼東西撕心裂肺地尖叫着逃離了,同時我的身體一軟,被義父接住了才沒摔倒地上。

  「小七,你的身子陰,呆在這裡實在不合適,容易招惹這些邪祟,一會阿清來,你就跟他回去,讓後躺回木棺里,不要出來。」

  我點了點頭,和義父一起望向以四爺為首的那群人。

  四爺呵呵笑了兩聲,也同樣給義父放話了。

  「九叔,我們既然來了,就不會空手而歸。」

  狼嚎聲吼得我心驚膽顫了,好像那狼就要衝出來獵食一般,不遠處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一個小光點正朝我們靠近,待它落到黑袍男人的手裡時我才看清原來是一隻黃符折出的紙鶴。

  黑袍男人一把將發光的紙鶴捏碎成一片火星,緩緩開了口:「姓張的有信了。」

  四爺一聽挑了挑眉,轉身對他身後的人說道:「回去,等張師傅。」

  「九叔,告辭了。」

  待他們走遠,黑袍人才動身,走前竟跟義父了招呼,還別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義父淡淡地嗯了一聲,沒說什麼。

  我很奇怪他們兩人之間的態度,總覺得這個言之和九叔有點關係。

  義父說這群人打開了西山的禁制,現在我們不能隨意走動,林子里邪祟眾多,而且整個西山上的陣法都已經啟動,一會他要去清除林子里的邪祟,以免他們出來害人,而我必須回家,否則邪祟纏上我,要是吃了我的魂和肉身,全村都要完蛋。

  待他們走了,西山腳下只剩我和義父兩個人,氣氛陰森地可怕,林子里嗚咽的聲音,就像女人一樣,哭的凄慘,義父神情嚴肅地站在我身前護着我,而林子里發出的狼嚎聲離我們越來越近。

  那些狼的眼睛在黑暗中閃着綠光,低吼着一步步朝我們靠近,等他們顯出身形我才看清這哪裡是狼,渾身磷火,說是鬼狼還差不多。

  鬼狼慢慢地靠攏,將我和義父包圍了起來。

  「小七,你自己小心些。」說著義父咬破手指在我手心畫了一道符咒,說要是有什麼不對勁的東西纏着我,就用這符咒制它們。

  正所謂敵不動我不動,我兩和狼群對峙着,之時林子里發出一聲女人凄厲而怪異的叫聲,聽了就像頭皮要被撕裂一般,真心駭人。

  頓時狼群朝我們猛地撲了上來,義父護得了我前面護不住我後面,我還沒反應過來,義父已經和狼群纏鬥起來。

  我看着義父,根本沒有注意身後的鬼狼,等我察覺到脖頸後陰氣逼人時,我已經被咬住了肩胛骨,拖出去老遠,後面的狼群衝上來,就看見好幾張狼口已經朝我咬來。

  聽見我的慘叫,義父連忙加快手裡的動作,打散一隻狼鬼,準備來救我。

  那怎麼來得及!

  好在我手上的符咒還沒有弄花,我一掌朝我的肩胛骨拍去,只聽見一聲凄厲的狼叫,頓時我的肩膀鬆了下來。

  看着一隻只撲向我的狼,我的神經高度緊張,已經容不得我害怕,我不能拖義父後退,我必須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