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之亡魂歸來》[冥婚之亡魂歸來] - 第一章 外來人

  我叫林初七,因為被義父撿到是在七月初七那天,所以義父給我取名為初七,隨義父姓林。

  我有個哥哥,是義父的親生兒子,叫林雲清,名字雖然起的清秀,心地自然是好的,可人卻帶一身痞氣。

  我在木棺中沉睡十七年,雖然因為不知名的禁制無法與外界直接溝通,但卻能清楚的感知外面的世界。我知道這村子有多大,長什麼樣,有些什麼人,還有那陪着我長大的一張張面孔。

  今日是我蘇醒的第一天,老村長說要趁着茂茂的喜事,為我慶祝一番,從清早就張羅起了。我換上阿清哥為我準備的衣裙,望着鏡子中俏人的面容,十七年來,第一次笑了。

  「小七妹!你好了沒?要出門咯!」

  阿清敲了敲了我的房門,我應了聲,起身才打開門,就看見阿清身後跟着好幾個眼熟的年輕人,一個個都滿臉桃花的望着我,看的我都我有些不太好意思。

  「走吧,別讓大夥等了。」

  我輕輕推了推阿清,幾個人就一起出去了。

  「小七妹,你生的這麼好,你說九叔會不會把你嫁給阿清做媳婦兒啊!真是這樣就便宜他了……」圓臉的虎子,長得十分壯實,說到阿清佔了便宜還操起拳頭給了阿清一拳。

  「虎子哥真會說笑,阿清哥要模樣有模樣,要本事有本事,喜歡他的小姑娘可多了去了,哪裡會差我一個呢。」

  我睡了十七年,身份來歷不明朗,興許還是個禍害,怎麼可能會隨便嫁人,何況是嫁給阿清呢,當年義父收我為義女,對我來說已經是天大的恩情了。

  阿清聽了神色有些暗淡,轉眼仍是嬉皮笑臉地罵了那虎子「虎子你484撒?小七想嫁誰哪裡是我爹說了算,趕緊走,別他娘的給老子廢話。」

  見虎子被罵,其他幾個伙子捂嘴在一邊偷笑,虎子沒好氣了瞪了他們一眼,瞧着我和阿清已經走在前面,虎子低聲罵了幾句。

  「媽個嘰,這幾個慫貨,說什麼試探下小七妹的心意,敢情是拿老子當槍使。」

  說著就要揍那幾個小伙,幾個人亂作一團。

  「別啊,虎子哥,我們錯了……」被虎子拍了幾下頭的老幺可憐兮兮的承認着錯誤。

  這時走在前面的我們卻看見一群穿着光鮮亮麗的人正在老村長家的祖屋外站着,剛成親的茂茂正在同他們說著什麼,臉上笑嘻嘻的。

  阿清見這群人新鮮,連忙走過去同茂茂搭起話來。

  「喲,小茂哥,你們這是幹啥呢?」

  我悠悠地跟了上去,仔細地打量了一番,這些人,與我們穿得不大一樣,前面幾個長相還算過得去,就是有點拽,尤其是後面幾個穿黑衣服的,僵着個臉,一身殺氣,好像誰挖他們祖墳了一樣。

  最特別的是站在一邊沒有說話,彷彿置身事外的男人,他穿着黑色的長袍,容貌俊美,輪廓分明,只是面色白得如紙,看起來很是虛弱。

  他似乎感覺到我在打量他,側過頭朝我看了過來,微微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的,我心裏不知為何咯噔地窒了下,只當沒看見,加快腳步朝茂茂和阿清走了過去。

  聽茂茂他們的對話,這幾個人是出來旅遊的,見到我們村子,就想進來體驗下民風民俗,村子裏的人又都淳樸好客,加上交涉那幾個人態度還算友好,所以老村長就讓茂茂先請他們來參加我的慶賀宴了。

  進來祖屋,大夥都在着了,我一眼就看到了義父,義父見我示意我過去。

  從與那個男人對視之後,我一直能感覺到他落在我身上的實現,我覺得很不安,但又說不出是什麼。

  我坐在義父身邊,義父問我能不能喝酒,我心想昨日也喝了,除了醒來也沒有別的不適。義父叫阿清過來,陪我一起去敬酒,村裡人差不多都敬完了,只剩那外來人一桌。

  我看到那個穿黑袍子的男人正坐在角落裡,他低着頭,瓷白修長的手指捏着小酒杯,一晃一晃地。

  還有一個男人在院里走來走去,遇到年輕的小姑娘就上去搭話,其他人坐在桌上說說笑笑地吃着東西。

  畢竟來者是客,村裡人都敬了,出於禮貌還是去敬敬他們。

  我同他們客氣了一番,他們打趣我同阿清像是新婚敬酒一般,是他們外面成親的禮節。我有些尷尬地笑了笑,準備拉着阿清回去,誰知道角落裡的那個男人卻叫住了我。

  「姑娘。」

  他站起身來,出自己的脖頸上取下一條墜着一塊玉石的黑繩,離開酒席朝我走來。跟他同來的人似乎很驚訝,嘴巴都張成了O字形。

  「這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