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之亡魂歸來》[冥婚之亡魂歸來] - 第九章 鴻門宴

  我才被扔出去,那些黑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聽了他的話,明明全部都已經撲到他跟前的黑影竟然調轉頭朝我殺氣騰騰地殺來。

  我的內心是崩潰的,我以為我會摔在地上然後被這些恐怖的黑影瓜分掉,我都已經做好再死一次的準備了,誰知道這些又噁心又恐怖的黑影竟然聚攏在我身下,將我託了起來。

  就在黑影撲來的時候,大宅中傳來一個溫潤的男聲,處於蒙圈狀態的我除了聽懂了聲音的主人說了啥,可我完全反應不過來了。

  哦豁,什麼情況這是,我完全就是蒙圈的。

  「不得無禮,傷了客人。」

  只聽見祭主溫柔地笑了笑,語氣溫和但卻十分毒舌地說道「果然,有什麼樣的看門狗,就有什麼樣的主人。」

  我被黑影緩緩放到地上,緩過神來,聽祭主回的這話,敢情這兩人是真的有仇。

  啊,被扔出去,我真是要氣得吐血,可偏偏又不能埋怨,我不停地深呼吸告訴自己要認命,現在這種時候要認命,一邊安撫自己一邊聽這兩個人打口水仗。

  「呵呵,是我管教無方,焱弟多擔待些。」

  府內的人還真是以德報怨,才說完府邸的大門就開了,意思應該是要請祭主進去吧,可憐我被用來當敲門磚,一直被無視。

  「哼,還傻愣着做什麼,跟上。」

  「誒?叫我嗎?」他們兩個說的火熱,我卻突然被點名,這樣也是蒙圈的好吧,雖然祭主沒有說話,而是自己朝大門走去,可我感覺祭主眼底的無語加嫌棄,我還是動作很快地跟了上去。

  我跟上去後,祭主一把拉過我的手,我一沒控制住就撞到祭主身上,趁他沒看到我對着他翻了個夾雜着濃濃鄙視的白眼。

  「幹嘛。」原諒我實在沒有什麼主僕觀念,突然被他這麼一拉,我就下意識的問道。

  「我看你好像對我很不爽啊。」祭主一邊走,語氣不善地說道。

  我撇了撇嘴不想說話,是啊,被他說對了,還真的是不爽,可我哪敢說,我說了說不定還要被他收拾。

  見我不說話,他也沒惱我,而是漫不經心地說道「剛才若是你落到地上,我就會拆了他的骨頭,他知道我的脾氣,所以你不會有事,你用不着在心地怨我,以後這種事還多着呢,習慣就好。」

  越聽怎麼越覺得他話里有股濃濃的惡趣味,什麼叫這種事還多着呢,要是有權拒絕那該多好。

  我沒好氣地嗯了聲,不想和他進行語言交流,轉眼打量府邸的精緻。

  這府邸的裝飾和簡單雅緻,前門進來便是一大處庭院,庭院兩邊的圍牆上有兩道拱門,正對着大門的是一處花廳,花廳里坐着許多「人」,女鬼很多,雖然一個個妝容精緻,但由於臉色太多蒼白,這鮮明的對比,反而嚇人,她們的雖然舉止優雅,也因為動作僵硬而失去了美感,更顯詭異,一轉頭就是她們像死屍一樣直直盯着我的目光,我被盯得頭皮有些發麻,說實話有點害怕,還在我不是自己來的,不然我早就跑了。

  祭主走得很慢,好像是來散步一樣,他低頭靠在我的耳邊對我說道「看見主位上的男人沒,他封官,掌管陽間命運,現在你是我的妻子,記得不要給我丟臉。」

  「等,等一下,妻子?」

  我先是被他說的封官被驚得目瞪口呆,說起妻子頓時我就想起冥婚的事,感覺被雷劈中了。

  「你心裏知道的,有些事,我只是太嫌棄不想說出來,如今你派上用場,只能勉勉強強了。」

  我心裏知道!?難道真的是像管家說的那樣,我接了祭主的聘禮和祭主冥婚了?

  到底什麼情況,我死前死後到底都發生了什麼,這都什麼破事啊,一下子祭主的,一下子冥婚的,我一定要搞清楚姓張的到底對我做了什麼,啊,濃濃的算計和套路啊。

  「發什麼愣,快到了,敢丟人你就不用見你義父了。」

  我去,又威脅我,難道就不能好好說話么,我忍住體內要爆發的洪荒之力,扯出了一個及其溫柔的笑容「是,我不會給你丟臉的,夫君……」

  「這話,勉強受用。」祭主勾起嘴角邪魅一笑,我不明白自己又能派上什麼用場,感覺有坑啊。

  來到花廳前,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和祭主身上,祭主享受的很坦然,可我就有些頭皮發麻了。

  我身穿火紅雲錦,abc 華髮隨意披散,雙眸靈動有光,眉心一點精緻的火雲紋,體態風騷,玲瓏有致,走起路來飄飄欲仙,嘴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