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之亡魂歸來》[冥婚之亡魂歸來] - 楔子

  楔子(第一卷:鬼夫陰緣)

  九轉村,是西南山區一個與世隔絕的小村子,三面環山,一面向水,形成巨龍銜珠之勢,水從東方而來,正所謂山主人丁水主財,紫氣東來,受三面的大山阻擋,紫氣于山中經久繚繞,是大富貴的好風水,以為這紫氣流轉,故取名九轉村。

  九轉村民世代居住於此,民風淳樸,年年風調雨順,家家安居樂業。

  今日的九轉村頗為熱鬧,整個村子張燈結綵,喜慶的嗩吶響了一整天,紅綢掛滿長街,紅紙糊的燈籠在風裡悠哉悠哉的盪着,所有人都在老村長家的祖屋周圍忙碌着,因為今天是老村長的孫兒娶妻的大喜日子。

  時近黃昏,天邊血色夕陽,緩緩落入大山的懷抱,染醉一片嫣紅的雲霞村子四周是火紅茂盛的櫻花林,像燃燒的團團火焰。迎親的隊伍走在青石板的長街上,路上泛出淡淡的紅光,與屋角飄蕩的紅燈籠交相輝映,好不美麗。

  嗩吶鑼鼓聲還未叫歇,媒婆阿喜娘攙着新娘子進了堂屋,長輩們已經各就各位了,老村長一頭花白的頭髮,正襟危坐於最中間,臉上是掩不住的笑意。

  待新郎新娘拜過堂後,便是吃酒的時間了,老村長卻叫住了眾人,有話要說,他伸手指了指坐在一旁穿着灰色長袍,正喝着茶的中年人。

  「阿九啊……今天是茂茂大喜之日,也該讓小初七沾沾喜氣的……」

  被喚作阿九的是村長的九弟,並非一母同胞,而是義結金蘭。他本是雲遊四方的道士,多年前追殺一個殭屍至此,消滅殭屍後因初七而在九轉村一待就是十八年,村裡人都敬重地稱他一聲九叔。

  「大哥說得是,我讓阿清帶些東西回去,初七她會知道的。」九叔放下茶盞,叫來一旁正與同齡人嬉笑打鬧的年輕人說道:「阿清,你帶些水果回去給初七,告訴她今天是茂茂大喜,辦完你就可以回來吃酒了。」

  阿清會意,笑了笑,便退去一旁,在身旁的酒桌上挑了幾個樣貌好的水果,用瓷盤盛着,又拎了一小壺酒,才出了村長家,朝九叔的房子走去。

  「大喜的日子,吃水果有什麼意思,喝喜酒才是正理啊。」阿清低笑着,一臉壞笑:「不知道小七妹,會不會喝酒啊……」

  說起小初七,其實已經不小了,再過七八日就是她的十八歲生辰了,當年的初七隻是一個被放在九叔家門外未滿周歲的小嬰兒,不哭不鬧,除了還有呼吸,其他與死人沒有什麼分別,十七年了一直如此。

  當時在初七的襁褓里,還有一把銀色的小匕首,以及一張寫滿了字的黃紙。紙上是初七的生辰八字,以及供養初七的方法。

  想來初七並不是被人遺棄,而只是寄養。九叔照着生辰八字掐指一算,便知初七是太陰,陰年陰月陰時所生,且發現其命數竟就算不出頭尾,朦朧一片不可窺探。

  再者九叔發現初七的三魂七魄中少了天魂和地魂魂,只有生魂住身,七魄只有天沖靈慧魄和中樞魄其餘五魄離體,這就是初七異於常人的原因。

  可憐初七那麼小就離開父母,九叔還是決定收養她,將她收為義女,根據黃紙上的記錄,十七年來將其放在木棺中供養,每日三頓水果的供奉。奇特的是她不吃不喝也將她養到十七歲,長相身材比常人過之而無不及。

  收養初七後,九叔四處尋找初七少了的魂魄,可始終無果,他想約是有人將初七的魂魄拘留住了,也只能放棄尋找的念頭。

  村民們也心善,知道初七是個活人,便常打發孩子們去九叔屋裡玩耍,陪陪初七。初七雖不言不語,躺在木棺中,卻也能聽得到外面的事。

  多時,有孩子在初七身前說起自己的願望,沒想到竟在不久後成真,初七有靈一言,在村中紛紛流傳開來,村民更是將初七看成神靈一般,九叔解釋不得也只能作罷。

  阿清是九叔的兒子比初七要大上幾歲,也算是看着初七長大的,平日鬼點子最多,可心地卻不壞。

  回了家,阿清朝初七的屋子去了,屋裡除了一口不落地的,一角掛這個陰鈴的大紅棺材和一個供桌,便沒有別的了,阿清放好水果,晃了晃手中的酒壺,嬉笑道「小七妹,阿茂怎麼說也陪咱們從小玩到大,他今天娶媳婦,哥哥我給你帶了點喜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