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藏沉浮錄》[密藏沉浮錄] - 第五章:高人指路

王祖業氣急了,他睡了三天就沒有啥動靜,怎麼他們都碰上呢?無奈只好把保安撤了,晚上只好落上鎖了。

這樣即省了錢又找不了麻煩,何樂而不違呢!雖然趙瑞文嘴上不說,但從他臉上己經看出來了,他是真領教了。

一二三了,能不信嗎?老娘讓他儘快入土為安,可自己就想找個黃道吉日,偏偏就在這空檔上出事了,從這幾件事看,而且肯定就在這大院里。

不管她詐屍還是成了精,這蓋子不捂也的捂,要是**插了手就不好說話了,王家就丟大人了。

王祖業想的頭都大了,神婆神漢輪翻上陣,可是效果沒有,反而那天把李神婆嚇病了,至今還躺在床上。

當王祖業把王家大院鬧騰的事,講給李神婆聽時,她笑了笑說:「你得破費點定上一桌子的大席,外帶我發功求四方神靈驅魔的錢?」

王祖業順嘴問了句:「多少?」

李神婆伸了一個指頭,「一百?」王祖業問,李神婆說:「一萬真幣才能壓下?」

王祖業點了點頭說:「只要把祖宗安頓好了,啥都行!」

王祖業轉身讓秘書掏出了一萬塊錢給了她。

晚上把大酒店訂了一桌子酒菜,並加上了兩瓶茅台。李神婆帶着兩個徒弟,把酒菜擺在了八仙桌上,李神婆又是跺腳又是念咒,兩個徒弟,跪在桌前,持着咒。

王祖業擺上了酒菜,燒了一炷香,磕了三個頭就走了,李神婆看到王祖業走了,擺了擺手讓徒弟起來活動一下,反正得上一晚上的貢。

三人相互一笑,抓起燒雞分了三下,啃了起來,吃着燒雞喝着茅台酒也算可以。

就在其中一個去小便一下時,剛走進黑處,就驚恐的嚎叫了起來,他被抱住了,當走近燈光後,李神婆當場就嚇沒了氣,抱住她徒弟的就是穿清代連襟大褂的女屍,她正呲着牙,發著瘮人的笑呢!

誰看了不怕,另一個徒弟還算機靈抱頭就躥出了院子,滿街大喊了起來,正好碰上了公安巡邏,公安進了大院,找了一圈啥也沒發現,忙把嚇昏的倆人送到了醫院。

這事也不願王祖業是她找上門來,要給驅魔。再說也不是很光彩的事就這樣悄然無聲了。

接二連三的事讓王祖業傷頭了心,到現在他就不信,可又抓不着證據是誰,特別這厚門高牆誰沒事爬進去裝神弄魔呢!

再說一個人也難爬進去,讓他鬱悶的沒辦法,白天沒事,晚上過了十一點就有了動靜,據說折騰到四點才消失。

雖然嚴格外傳但也堵不住他們的嘴,在社會上紛紛傳開了,越傳越邪乎,白天成了一處陰宅景點了,特別那些看了幾天巫術的人更是異常的活躍。

王祖業都把他們趕走了,他成了王家大院的門神了,除去在裏面幹活的,別想進去,這一弄更玄乎了起來,大門口成了看西洋景了。

這幾天弄的他心煩意亂,就在他不知這攤子咋收場時,一位清瘦的老者走了過來,臉上掛着慈祥的笑。

「你是王先生吧?」來者微微彎了一下腰,全身散發著一股叫不上了的神韻,這種神韻不是一般人有的。

王祖業從門坎上站了起來,問:「老先生有事找我?」

老人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說:「我是琉璃爐的孫述怨。」王祖業一聽忙伸出雙手說:「孫老您好,有啥讓晚輩乾的事?」

孫述怨是全國有名的內畫大師,他的內畫堪稱一寶。此人非常清高,突然象他淘好,肯定有事。

「能進你王家大院參觀嗎?」

「當然,你老來去自由。」

孫述怨聽到王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