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藏沉浮錄》[密藏沉浮錄] - 第一章:清末女屍

王祖業脊樑出了冷汗,溲溲的順着脊椎往下淌。

他費盡心思贖回來的祖宅里,竟然發現了一具無腐的清代女屍,這讓他驚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這可是真驚天啊!那時爺爺還活着呢。為啥封在上房屋貢祖的台里有女屍呢?想想頭不大才怪呢!

說起王祖業,那可有說頭的主,他窮的就剩下錢了。

魯中城最大的泥瓦匠,據說抖抖身上的土也好幾個億,簡單的說吧,就是這魯中的第一房地產開發商,第一有錢人。

人有了錢當然要光宗耀祖啊!可王祖業是在不情願下,把在魯中城大街上的三套院,王家祖宅出了三倍的價格贖回來的。

想想都肉疼,祖宅里的十幾戶人家,他王祖業說了多少好話,陪了多少笑臉,最終比市面高出三倍的錢才鬆了口,要知道這王家大宅院本來就是他家的,他是窩着火氣,硬生生的把它吞下的。

不為臨斷氣的爹,他才不幹這**的事呢!要說他在楓葉谷建的布達拉宮,比祖宅大也豪華的多,幹嘛給他們強佔他爹祖宅的人,兒孫陪錢陪笑呢!

這犯賤的事都是他答應了爹,記的那天爹一陣迷糊一陣清醒,使勁攥着他的手斷斷續續的說:「祖業啊,你知道為啥給你起這個名子嗎,就為了讓你贖回咱老宅來,讓祖宗們都回來。」

老爹說完,喉嚨里咕嚕了幾下就去找祖宗們了。

這簡直比拿刀捅着他干還絕呢,你再也找不着講理的地方,干不幹就上升到孝不孝的問題了。

王祖業看着哭成淚人的老娘,一咬牙一跺腳就幹上了,可誰想到剛費盡了心思,磨破了嘴皮,用盡了辦法贖回來的老宅,消停了才幾天又出了這檔子事,不急才是無腦兒呢!

早上剛九點負責古建的尤三,就慌慌張張的敲開了他家門,嘴唇哆嗦的說不出話來,似乎傾勁了全身力氣說:「出事了…秋園屋…有死人……。」

王家大宅院三個院落建在一個緩坡上,扇形的造勢,亭台樓閣、假山怪石、蓮池藕塘、名花貴樹、雕梁畫柱飛檐走獸,氣勢宏偉,絕對的王者風範。

王家大院的氣勢堪稱小故宮,三個院子就建在魯中的中軸線上,分上院中院和下院,分別又叫:春園、夏園、秋園,佔地一百多畝,房間有一百零六間。

可是經過近百年的拆騰,就剩下屋架了,要想恢復如初可要準備好大把的銀子,好歹王祖業不缺錢,省下了這方操勞。

那成想又出了這檔子事,王祖業問尤三:「還有誰知道?」

尤三扭捏了起來,王祖業就明白了,這是想搜點古董換倆錢,還沒得手就咬了手。

「我問你哪!還有誰知道?」王祖業冷靜了一下又問。

尤三苦喪着臉說:「就我知道。」

王祖業嘆了口氣說:「別外傳,看個究竟再說。」

他倆來到了秋園,所謂秋園是亂遭遭一片,惜日的亭台假山魚池荷塘月色早已被搭建的小屋雜棚所掩蓋,什麼皇家氣派早已蕩然無存。

王祖業在尤三的引領下進了正房上屋,迎面就是貢祖宗牌位的凸顯出的半米的擴台,

擴台的漢白玉板平面被砸碎了,王祖業踮起腳望里一瞧,立刻汗毛都豎起來了。

裏面端坐着一位沒有腐爛的清末的女屍。

看上去也就二十三左右的女子,身穿清代過膝大鑲滾裝飾,裙上有無數個飄帶的桃紅色吉服。

臉上雖然已成褐色,但也擋不住眉清目秀的大家閨秀的神韻。王祖業瞪大了眼,渾身顫抖着,他似曾相識,在那裡見過想不起來了。

他讓尤三用木板先把她封了起來,而且不想在他的深宅大院讓人數落,對王家祖宗不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