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捫天記》[捫天記] - 第七章 神通道法

上回說到,那李廷玉甫一現身,眾弟子便嚷嚷着要找姜譽報仇。

李廷玉聽完教眾所說,眉頭微皺,眼神不自覺得看向了盤坐於前的姜譽。以他的眼光,自然能看出姜譽目前正處在天人交戰之中。也隱約可以感知到姜譽體內有一股龐大的法力蘊藉其中。

他心道此人看着面生,也算不出什麼跟腳。不如我先試他一試。思及此處,李廷玉便把拂塵一甩,塵尾迎風便長,猶如繩索將姜譽牢牢捆住。

李廷玉手臂微微用力,欲要將他捲起。不曾想姜譽竟如磐石一般不動分毫。

「哼!有些意思。」李廷玉冷笑一聲,手上用了十二分的力道,頓時銀絲根根綳起猶如白練。誰料那姜譽突然周身紅光泛起,塵尾竟然起火燒斷。李廷玉心中一驚,連忙回抽,卻發現拂塵已然被燒得焦禿一片。

要知道這拂塵乃是他採集雲霞而製成,本應是刀劈不斷、火燒不爛。不成想竟在此處栽了跟頭,看來這姜譽着實有些道行。既然早已得罪,不趁着他虛弱之時了結,日後必是教內大患。

想通此處關節,李廷玉收起拂塵,從袍袖中飛出一小劍。初時不過三四寸,倏爾已有五尺之長。鋒霜寶鍔,寒光照影。

劍名騰兔,乃是無生老母采月中精氣日夜淬鍊而成。只因李廷玉傳教有功而得蒙賞賜,其劍乃太陰之氣所化,可大可小,可傷人元神。正所謂,杳之若日,偏如騰兔;隨行如影,神仙難逃。

李廷玉心念一動,寶劍凌空而起,直指姜譽眉心而去。

姜譽似有所感,騰身飛空,堪堪躲避。騰兔劍倒轉回擊,直劈而下。那姜譽身如矯燕,上下翻飛。說時遲那時快,頃刻之間,二者已然數度交手。

那騰兔,奔如猛虎,勢若游龍 ,虛實運轉,奇正相合,端的是奧妙無窮;而姜譽,正像怒濤之上扁舟一葉,雖也搏浪潮頭,亦似凌虛蹋波,卻時有反覆之險。

終究是騰兔劍先發制人。姜譽一個失誤,便被其從腦後貫穿眉心而去。姜譽雖然已修成仙軀,周身並無要害。但彼處乃識海關竅,此劍又有污人元神之能。這一擊之下,便已刺破那踆烏所匯聚的神識之海,傷了它的精魄。

疼得它以手扶額,眉心處神光迸發,隱約見神鳥哀鳴。那踆烏也顧不得壓制姜譽意識,法力從丹田傾瀉而下。烈焰瞬間猶如羽毛般覆蓋周身,姜譽整個變成了一個火人。

又聽「颼」的一聲,那騰兔劍調轉回身,化作金光直奔臍下丹田要害而去。卻見得姜譽不躲不避,一隻踆烏從丹田處透體而出,張口將寶劍吞下,繞飛一周之後,又回到了丹田之中。

李廷玉見狀大驚失色,念動法訣想要控制寶劍,卻發現那寶劍竟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要知這騰兔劍乃是無生老母賜下的教內至寶,也是李廷玉最為仰仗的攻伐手段。陡然失去,急的他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也顧不得許多。

大叫道:「好個賊子,快將騰兔劍交出,不然定饒你不得!」說罷,便直直向姜譽抓去,欲要將其擒下。

姜譽豈能如他所願?只見他抽身回躲,身輕好似無物一般,任憑李廷玉如何攻來,他都如那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李廷玉惱羞成怒,手掐法訣口中誦道:「勾入幽冥往事銷,就中百鬼夜哭號。功曹押赴酆城獄,教爾亡魂無處逃。」

霎時間,只見陰風驟起,天色昏暗如墨。鬼氣瀰漫四散,無數鬼手從地下伸出,抓住姜譽腳踝便要將其拖入幽冥之中。但是,甫一抓住姜譽,便被其周身火焰炙烤消散。

這時,又聽得「喀喇喇」鐵鏈拖地之聲響起,陰風中驀地出現兩隻巨鬼。那巨鬼身高丈二,全身披甲,手持拇指粗細的鎖鏈,倏忽間便將姜譽鎖住。

鎖鏈鎖住姜譽,被他身上的火焰一烤,發出「呲呲」般的響聲。那兩隻巨鬼也並不在意,徑直把姜譽往黑暗處拉去。誰料那火焰竟沿着鎖鏈直接燒到了二鬼身上。二鬼吃痛,想要用手將火焰拍滅,卻不知為何竟越拍越多。最終二鬼被火焰吞噬,發出痛苦哀嚎,化作兩團白霧消失不見。

蒼天似乎有感一般,捲起層層烏雲。烏雲卷積成漩渦,如同一隻巨眼望向世人。

這時蒼天之上似有人在念誦。聲音逐漸洪亮最後傳遍整個天際:「累劫受咎,生死熾然,積苦無量。」

那烏雲卷積成的巨眼當中,突然伸出一隻巨大的手掌向姜譽拍去。手掌遮天蔽日,姜譽躲閃不及被拍個正着。

那姜譽被死死壓在手掌下面,只覺得周身骨骼經脈欲要斷裂。識海之中,踆烏精魄也已奄奄一息。它的眉心處有一道烏黑的傷痕,那正是騰兔劍所造成的傷害。

太陰之力不斷侵蝕着魂魄,傷勢也隨着時間的推移不斷加重。它掙紮起身,重新抖擻精神,清啼一聲,眼裡滿是決然。奮而飛起,羽毛根根剝落,撒下道道金光。最後在極高處分解、消散。

姜譽神魂也趁此開疆拓土,不斷吸收殘魂壯大己身。踆烏精魄雖然消散,卻依然凶性不除。姜譽吸收踆烏餘緒,也受其影響,凶性大發,二者交融在一起,難分彼此。

但少了踆烏掣肘,姜譽得以統合全身發揮全力。卻見他身子蜷曲周身被法力包裹猶如混沌雞子。

倏爾一隻踆烏破殼而出,衝破手掌的包裹,飛入天空之中,衝上雲霄,刺破迷霧。映入眼帘的,赫然是李廷玉的那張大臉。原來,那張手掌的主人竟是李廷玉。

眼前李廷玉猶如泰岳一般摩天踵地,低頭看去,剛才所逃出來的地方,竟是一個蟻穴。所謂的無盡鬼手竟是無數的螞蟻。而那兩個披甲巨鬼,不過只是兩隻巨大的兵蟻罷了。

踆烏清啼一聲,眼前迷霧消散,頂着李廷玉愕然的眼神,欺身撲了上去。踆烏翅膀一扇,無數火焰匯成火龍向李廷玉席捲而去。逼得他左支右拙狼狽不堪。

踆烏趁機一爪子將其撲倒在地,熊熊熔岩噴涌而出,似要焚天煮海。踆烏眼中凶意大盛,李廷玉甚至能感受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