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聲熱》[玫瑰聲熱] - 003.明奔/我不會讓你殘疾(2)

?」

林明河隨意的轉動手裡的鋼筆,面上帶着笑,他可沒少聽溫朝訴苦,說不知道怎麼哄妹妹開心。

這不,看起來挺安靜,挺好哄的?

溫朝個廢物。

林明河在心裏吐槽。

「沒來得及,他是我同學。」

「住院費我給你填上,你哥還給我就行了。」

「真的?」

明潺聽到他肯借錢驚喜的抬頭,嘴角帶着微笑,但明媚的笑臉轉眼就暗淡了。

讓溫朝給她還錢啊。

她還沒想好怎麼面對她的兩個哥哥。

「嗯,溫朝還。」

林明河長腿落地走出去,去護士那裡以個人的名義把邵涇北的住院費交上了。

「他傷情怎麼樣?」

林明河簽字時隨口一問。

「有些嚴重,聽說右腿骨折很嚴重。」

「哦。」

林明河放下鋼筆回科室,拿起手機問明潺,「要不要給溫朝打個電話?」

小姑娘蹭的站起來,「不,不用了,謝謝林大哥我先走了。」

明潺匆忙的關上門出去了,慌忙的好像身後有洪水猛獸。

林明河覺得好笑,溫朝寶貝那麼久的妹妹聽見他跟看見鬼似的。

虧他寶貝了那麼久。

「喲,我說,溫朝你把你妹妹嚇成什麼樣兒了,聽見你跟看見鬼一樣?」

林明河對電話里的人打趣道。

「什麼什麼樣兒,看好我妹妹,我明天就過去。」

電話那邊的男人聲音焦急,儼然一個深度妹控。

「對了,給我妹找件衣服,不要凍着了。」

明潺固執,溫朝猜到她今天晚上肯定會留在醫院裏。

不是親的還這樣,要是親的那不得天天帶着。

林明河掛了電話搖搖頭。

明潺打開邵涇北的病房門,房間里只有男孩睡覺的聲音。

他一條腿高高吊起來,打着石膏看起來很滑稽。

明潺搬了椅子坐到他的病床邊,熟睡的邵涇北很乖,皮膚白皙的像嬰兒一樣,漂亮的眼睛下有一片烏青。

安靜躺着的樣子像一個王子。

明潺看着他的臉逐漸出神。

上一世她一直和家裡關係不好,爸爸娶了溫容後,她就與家裡割裂了。

高中她離開青鎮就徹底與家裡斷了聯繫,只知道他們一直在找她。

到死她也不知道爸爸和家裡最後怎麼樣了。

明潺想着把頭埋進了臂彎里,鼻尖發酸眼睛濕漉漉的。

其實溫容和她帶過來的兩個哥哥一直對她很好,明潺永遠記得那個溫柔的女人,每次購物都會給她買很多衣服和首飾。

溫朝和溫揚雖然嘴上說偏心眼,但是對明潺得到的偏愛樂見其成。

是她自己的彆扭傷害了一家人。

幸好她還有彌補的機會。

「邵涇北。」

明潺輕輕握了下他露在被子外的手指,男孩睡得很熟,對她的觸摸沒有任何反應

「我不會讓你殘疾的。」

夜深了,沒有人回答她,只有病房窗外的蟋蟀聲不停的叫着。

第二天早起,明潺從床邊爬起來,渾身酸痛,脖子僵痛,渾身都要散架了。

她一動一件女士的外套從身上掉下來,是護士服。

桌角有一張紙條,「溫朝說給你的,用完放到椅子上就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