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聲熱》[玫瑰聲熱] - 003.明奔/我不會讓你殘疾

雙腳離地的感覺很稀奇,特別是被一個比自己瘦弱的女孩抱起來。

邵涇北的臉色黑的能滴水。

幸虧這裡沒人。

明潺迅速把他放到停穩的單車后座上,幸虧單車不算高,她的腿勉強能夠到腳撐。

邵涇北坐在後面,止不住的咳嗽了一聲。

「扶住我。」

明潺說。

邵涇北左腳剛着地身形虛弱的穩不住,拽着單車搖晃了一下,感覺到邵涇北逃離動作的明潺回頭瞪他一眼。

小兔子發威了。

邵涇北面上漫不經心。

一雙眼睛耷拉着很沒有精神。

明潺乾脆握着邵涇北的手搭在自己腰間,豪橫的瞪了他一眼。

一回頭臉瞬間就熱的要命。

活了兩世這還是第一次有男孩子碰她的腰,明潺雙頰緋紅,不過她來不及想那麼多。

邵涇北坐不穩,全身的注意力都在手上。

儘管跟那群朋友沒少去酒吧,酒吧里各種女性都見過,但還是第一次離女孩這麼近。

手擱在她腰間,觸摸到熱熱的溫度,五指僵直不敢動。

女孩的腰很軟很細,邵涇北挺直脊椎骨。

明潺單車蹬得飛快,風從耳邊刮過,邵涇北控制不住的向前傾。

剛開始坐的筆直,但漸漸開始意識迷糊,最後只能把頭靠在她的肩膀上維持穩定。

真麻煩。

邵涇北昏迷前想。

手術完已經半夜了,主刀醫生和護士打開病房門,明潺從夢中驚醒,渾身一抖站起來。

「他怎麼樣了,會不會留下殘疾?」

「你是他的?」

「同學。」

明潺答,雖然不是一個班,但是是同一所學校一個年級,四捨五入算同學吧。

「他沒事,只是失血過多需要靜養,另外右腿骨折了,這半個月都需要住在醫院觀察。」

醫生又說了些注意事項,明潺一一記下,等醫生走後就去前台繳費了。

夜深了,但是前台的護士還在值班,看她一個人從走廊深處走出來有些驚悚。

因為明潺白天淋了水臉色蒼白,又穿了一身白裙。

小板鞋在醫院走廊里發出稀碎的聲音,後半夜確實有些恐怖色彩。

「你好,我想知道林醫生的科室在哪,他今天值班嗎?」

「額……嗷,你是說林明河醫生嗎?」

小護士迅速反應過來,露出一個笑臉。

這哪是女鬼,分明是個可愛的小女孩。

「你找他有什麼事嗎?」

「他是我哥哥的朋友。」

明潺細軟的聲音回答,她要找林明河借住院的錢,剛剛才想起來手機在家裡,現在身上一分錢也沒有。

但幸好大哥溫朝在這裡有個朋友。

說來很巧,林明河剛好值夜班,聽說同科室的兄弟們晚上接待了一位渾身是血的男孩,身邊還跟着一個女孩。

但林明河沒想到就是他好兄弟的寶貝妹妹明潺。

「進。」

敲門聲響起,林明河頭也沒抬的回應。

「林大哥。」

林明河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抬眼門口是站的規規矩矩的明潺。

眼鏡下眼睛疑惑的眯起來,林明河放下手裡的鋼筆,「坐。」

明潺開門見山的說明了自己的來意,聽完林明河點點頭。

「見過你大哥了嗎,那小子是什麼人

猜你喜歡